2013年7月2日星期二

實彈演習


經歷左痛苦的六月,特別是內地一場自製「拆息風暴」,經過半年結後,拆息終於穩定落來。

但大家仍然不禁要問,過去兩星期到底發生左咩事?

華爾街日報追踪拆息風暴來籠去脈,中央要如此懲戒銀行,其中一條導火線,是六月頭十天。

當時,全國銀行新增貸款已經有一萬億元,人行形容是前所未見,更甚是七成都是短期票據,資金在表外流轉,沒流入實體經濟。

人行內部會議揭示,當局評估是銀行一廂情願以為經濟放慢、中央就會推出刺激措施,因此預先提供放貸。

會議點名批評信行、民行、平安銀行以及郵政儲蓄銀行,而人行亦決定出硬招,逼銀行改善貸款結構。

但人行破天荒未有向市場注資,就引發流動性恐慌,關鍵是六月二十日。

當天回購利率被扯高至破紀錄三十厘,市場謠言四大行之一中國銀行亦出現違約,人心惶惶之際,金融市場幾乎失控。

雖然中行澄清有關報道失實,不過中央認為並不足夠。

最終由主管金融事務國務院副總理馬凱介入,下令徹查中行債務違約的傳言,要求監管部門展開調查,誓要揪出導致市場恐慌的幕後黑手。

中央亦認為部分傳媒,報道太過誇張,中宣部開始禁止內地媒體,使用「現金短缺」及「流動性不足」等用詞。

據講,上星期內地黨傳宣機關對媒體作出三點指示,全部都同近期熱話既拆息風暴有關。一,媒體避免製造不安,報道要強調內地資金充足。

二,多作正面報道,三,提供正面分析,要市場正面了解內地經濟情況,及人行舉揩。

換句說話,如果再三消化三點要求,內地就夾息、同打擊理財產品呢場仗,簡單講,係既要改革,亦要市場正面解讀,半點負面演譯也不行。

到底,呢個係咪屬於根本性互相抵觸,互有矛盾,不得而知。但由事件發生,到華爾街日報揭露幾日關鍵事態背後,似乎不單止係人行大戰銀行,而係更牽涉兩大主角:周小川及馬凱之間。

周小川掌管人行以來,內地學界,分析師一直清楚,任何改革,任何控制過量放貸活動,最大阻力不是銀行,而是發改委。

事有巧合,發改委正正由馬凱掌管多年。

市場大戰規劃,今次拆息風暴就算未定誰勝誰負,經濟師相信,路亦難行也。

華爾街日報及金融時報幾乎同時刊登拆息三十厘既背後一幕,誰屬深喉,以及時間性令人細味。

由六月十九日央行武林會議,小川大罵銀行不是,到中行盛傳違約,短短廿四小時間,中間發生過咩?

又或者咁講,無中行被傳違約,小川係咪可以更強硬,去得更盡?

馬凱屬於規劃經濟系統,中央委員兼政治局委員,副總理身份,論實權及官階比小川高。

於是,事隔三個多月,市場終於明白,周小川點解當日要以政委副主席,領導人身份坐鎮人行。

上星期五,周小川陸家咀論壇成為讀稿機器,內地媒體形容不大習慣。其後,小川僅僅向一份內地報章談話,重點意思係市場基本正確了解央行。

「市場」,「正確了解」,難道即係只有市場才了正了解?亦到底,今次係控制流動性既實彈演習,抑或係改革大戰規劃既實彈演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