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1日星期五

繼續愛人仔?


返內地用港紙遭唾棄,同胞愛人仔。無計,人民幣值錢過港紙。兩年前內地「出奇不意」將人民幣升值,風水輪流轉,兩年後的今天,人人愛人仔變成「意料之內」。

人民幣兌美元升穿7.7大關,係滙率改革以來最高位,滙改以來人民幣累計升超過5%。小布殊政府投訴中國滙率改革進度緩慢,又提到對呢個情況好失望。而早兩年做了人民幣存款的朋友,又投訴升得慢,投資股票回報仲好。係大家期望過高,定還是人民幣升值速度真的太慢?
「中國通」星展銀行經濟師梁兆基認為,人民幣每年升值幅度約百分之四至五,已經係一個可以接受的水平和速度。事實上,中國亦無可能承受人民幣升值過快帶來的負面影響。
八十年代的日本,同樣面對日圓升值問題,情況和中國面對人民幣升值壓力類同。兩者分別,梁兆基認為,是在於人力資源水平。
中國一般教育水平低,工業亦以勞動密集為主,打的優勢是低成本、世界工廠角色,缺乏增值能力。這環境下,在人民幣升值課題上,議價能力根本是相當低的。
還有人民幣政策上要顧及農民。十三億中國人口當中,超過八億都是農民。中國農產品本身已經較國外價格高,升值會影響農產品出口能力。而同時進口貨又會便宜一點,這會嚴重衝擊農民生計。
反觀日本人知識以及教育水平遠較中國為高,她們主力發展和投資的,亦是高增值、資本密集的行業,如汽車、電腦,所以她們亦有足夠的能力去承受日圓升值帶來的負面影響。至於85年廣場協議(註)迫使日圓升值,促使日本資產泡沬爆破則是另一課題。
三年前,內地出版了《警惕美國的第二次陰謀》一書,作者王偉旭和曾秋根提到美國指中國人民幣升值慢的指責是毫無道理的。事實上,人民幣升值既解決不了美國的巨額貿易逆差問題,也解決不了美國制造業工人高失業率的問題,更解決不了美國傳統制造業向低生產成本地區轉移的問題。美國的核心競爭能力是創新優勢,支柱產業是金融服務和高新技術產品。美國指責根本是一場政治上的考慮。
梁兆基亦認同,中國在人民幣立場上,已經兼顧到多方面的訴求和利益。人民幣小幅上升的策略可以說是成功的。
想回報高一點,快一點,還是考慮其他投資工具吧!
**註 : 在美國的策劃下,當時的七國集團中的美、英、德、法、意五國財長與中央銀行行長在紐約的"廣場飯店"簽訂協議,旨在抑制日貨強勁的出口勢頭,手段則是逼迫日元升值。協議結果導致日本經濟於九十年代以後一沉不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