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

一小步

三月風暴後, 用吳天海當日說法,總算踏出重要的一小步。

有人提出,有線變殼股,九倉賣殼?

但綜合中環人認為,賣殼者、理應有可觀嘅賣殼收益。

但觀乎九倉今次,一旦交易完成,不會再持有任何有線股份,而3億貸款資本化涉及的新增股份,除非1097日後水漲船高,現價而言,九倉得益並不如街外殼價。

公平一點,呢一刻,未見九倉從交易中獲取重大金錢利益。而永升一方包銷中間亦不牽涉大幅利益。

又有人話,大比例供股,股價咪必然大跌?
但分析員提出,一間負債超過八億公司,連續虧損多年的公司,唔進行供股,無錢、無資金,隨時會執笠。換句說話,如果冇交易,就只有Downside。

而易主、有新資金,代表生存到 ,理應重現Upside。

如果要質疑,極其量、在於處理新資金注入的交易安排。

今次,1097交易重點在於Open Offer,街外仍然叫供股,查實正確為「公開發售」,並非等同於Right issue。
重點在於:
一,當中不存在所謂的Rights供股權;今日市場不斷話Trade rights,其實今次並不適用。
二,由於並不涉及供股權交易、除權等等問題,涉及時間性及複雜性較少;
三,簡單一句,九倉今次實為透過公開發售形式,將對1097控制權轉手。

邱達昌喺記者會中明言,有線蝕三億,但以收入計,寬頻、廣告、電視等等,去年仍然有大約10億生意。

講白D,有線問題在於成本控制。經營迷失,變、帶來希望,而當中必然存在震盪。

永升強調,「有線新聞是賣點,有線財經要大搞,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理應有一個更好財經媒體,更多資訊。」
這句話可圈可點,的確,本港作為全球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為何容不上一個更國際化,更有影響力財經媒體,呢個問題,我地問左好多年!!

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沙特阿美

華爾街日報月前報道,沙特阿美,決定捨港,取美,落戶紐約上市。

惟只要加以推敲的話,似後乎報道錯得很。

阿美已組成三大上市財務顧問,大、小二摩之外,還有匯豐。中環人指,阿美若然情繫New York的話,即使不選高盛,美林、就算瑞士二邦任何一間均、勝過象哥旗下投行歐美網絡,從排陣上,紐約之說,率先扣分。

路透今日為本港「平反」,形容本港屬於沙特市場之外,海外上市地頂頭大熱。

憑其一千億美金集資額,二萬億美元市值,阿美的確可以讓本港市場更美!!

據報,國家不論主權基金、央企、民企、國有銀行及任何大媽資金,均湧躍表達興趣,勢要成為阿美策略或基礎投資者,但條件在於,阿美只可在港上市。

中環人形容,查實好事漸近,越多有關報道,只怕中途殺出程巧金,好事變壞事也。

阿美情歸可處未知?
但為博阿美一笑,據報魚尾獅願意做最大程度彈性,倫敦及紐約交易所高層不斷游說,日本更派出安倍出動,主動向沙特國王提親。

安倍對小加,阿總早前就形容過阿美與香港=Match made in heaven!!

Ok,香港代表中國,中國代表無窮無盡資金供應地,互聯互通底下,大媽要阿美,試想阿美一如雲遊與IGG,王子及國王會大笑了!

而探子回報,阿美其實早就表達落戶香江之意,前題在於內地資金可暢通無阻買賣阿美,如是者,阿美及新股通可劃上等號了。

當然,所謂資金多,擴展內地投資者層,很大程度上屬於外交門面客套說話,觀乎主觀及客觀情況,阿美除本港之外,可能別無他選。

Huffington Post早上刊載一篇文章,分析阿美上市困局,提及八點地方,阿美難於選擇紐約,或白一點,投資者保障越大,監管及披露要求彈性越細市場,阿美越不能,或不願意到。

當中包括作為沙特最大,而沙特亦是全球最大產油國,阿美上市,一旦符合美國披露要求的話,必須披露石油儲備詳情及細節,以及由獨立估值機構做估算,但沙特一直視石油儲備為國家頭號機密,萬萬不會露底。

更何況,詳細及鉅細無遺披露要求,沙特變相要披露大股東,亦即王室家族財富及資產資料,No La。

再者,石油產油成本多少,對手及其它產油國知悉,沙特作為油組首席成員,不論增或減產議案,以後也不能再佔主導上風。

2017年4月19日星期三

郭樹清風暴

十二日內,下達七份文件,內地烈日當空之下,吹起郭樹清風暴。

內地有種期盼,期望郭樹清一出,能夠將內地影子銀行風險一割全清。

處理影子銀行,近日折外生枝出現變相「騙子銀行」,民行飛單,違規銷售理財產品,為數三十億之外,更驚爆客戶資金被挪用以作補數。

加速郭大人四出巡查銀行,翻查「雙錄」,賣產品時錄音及錄影情況,輔以上星期嚴查「三套利」,一時間,銀監巡查員走通街,情況有如香港食環小販管理隊。

大半個月前,大行仍然對內銀紛紛示好,芸芸盈利動力,最壞情況已過,卻敵不過由市場反映的股價表現現實,工、建、交、農等等相繼創一個月新高。

今日開始有分析員改口,花旗,富瑞等明言,監管越緊,內銀盈利壓力越大,中小型銀行走灰色地帶日子已告盡頭,表外打壓,資產負債表急剎車。

但調轉問,當日正正呢批大行強烈要求正視影子銀行,促請盡快整頓。

民行似乎首頭其衝,被矛頭直指,摩通提過,民行去年總資產增幅三成,超越同業,當中,「非標」,即非標準類資產膨脹一倍三,但民行去年全年風險權重資產,只升一成三。

中小型銀行一向依靠銀行同業之間批發資金做本,製造無數風險、年期、利率錯配。同業存單氾發,去年總數逾13萬億,一單在手,即時可於同業市場抵押拆入資金,郭大人上周劍指NCD,其實等同於捉鬼行動升至極點。

近日股市多隻「閃崩」,原來正正跟打壓表外業務扯上關係,財政部七年期債券拍賣,認購只有1.88倍,中標利息超超預期,來是郭大人惹來的禍。

路透忽然引述人行消息強調,絕不希望近日市場整頓引致惡慌局面持續,此話可圈可點。

一,老郭嚴打之後,人行忽然要重啟逆回購,及四千多億MLF續期,是否代表川長部署被擾亂的結果?
二,監管滯後於市場,忽然嚴超來,往以市場震盪會否超乎當局所料,為川長添煩添亂?
三,川長太強勢,怎容一個比他更強勢。

去槓桿之風,郭樹清風暴,會否引發人行、銀監更大博奕?

2017年4月18日星期二

石沉大海

證監會及交易所早前公佈,上市規管架構諮詢共收八千五百份意見書。

市場諮詢以往做得多,觀乎八千五百份意見提交數目,可說破近年大會記錄,事關,超過八千份屬於「一式一樣」的格式意見書,簽個名,註名代表身份所所屬機構,總之結論歸一:反對。

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今日討論諮詢後續安排,議員糾纏於證監會擴大權力,甚至奪權之說。

但中環人認為,現行市場規管架構當中,證監會有「證券大法」在手,權力已備,而且最大,即使上市審批時宜,證記仍然屬於最後把關人,談不上奪權。

上市公司反對,可以理解;
中介機構大部份保留,亦可以理解,白一點,按當日證監會建議,一個表面實屬港交所審批框架下,變相由證記話事,保薦人做文件某程度上無所適從,因為披露為本,及由證監會全權審批,「埃冰」做事方式截然不同。

中環人直指,諮詢期間,最具破壞力意見不是來自某某上市公司、某大投行或基金公司,而是來自港大法律學院三名學者意見。

一句權力不會再受上訴審裁處規管。而且建議會將原本守尾門的證監會,帶上前線,法律安排上有問題,已將歐達禮雄圖大計打得落花流水。

有「口痕友」話,最初如果證監擺明全線負責上市審批,或效法外國做法,在證監及交易所之下另設上市審批獨立機構,日子會更好過,闖關機會亦更大。

證監會今日強調,仍在處理及分析意見,再決定下一步。但熟識監管人士估計,上市規管架構諾詢,已形同掉入咸水海,逐步沉沒於無形。

君不見,有關新板設立及創業板改革諮詢,已由原本先待上市規管架構檢討完成才進行,變陣成為隨時自行出台。

而對於市場質捺素及監管,證監一定某度上效法內地「快、狠、準」模式,主動而又集中先破大案。

但說到底,現今本港市場,池中多魚,但北水養活,質素好與壞,關鍵繫於劉士余也!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大灣區

風大雨大,股市卻升二百幾,但觀乎貨幣、債息、黃金指標,Risk off 大光燈仍然亮亮照著。

升市、跌市愛尋找原因,中環老行尊自慚力不從心,有心亦無力也。

皆因懂股市,更要懂政治、外交、以至中國地圖。

雄安熱情未散,超級城市建設散布全國,總理一句,大灣區概念大紅燈籠高掛神州,查實十幾年前,早有倡議港深灣區,深圳市領導一句願意接受香港幅射報道早有記載,時而世易,形勢比人強,小島現在願意接受深圳幅射也是真。

美國本土暫交零分,Trump總統心亂如麻,圖以敘利亞、北韓牌轉移視線,期間俄羅斯變瞼、歐洲接連恐襲,事有奏巧,世界頓然更加紛亂。

一個北韓,老Trump向主席大送秋波,環球時報社論一句受夠朝鮮折騰叫人份外咀嚼,會面不足一周,習Trump再通電話,道期由跌轉升,難道有人自作聰明,繼五十年化抗美援朝後,我國朝鮮政策2.0會變為抗朝援美嗎?

港紙長期處於777,無錯,美債債息大回落,但美元拆息卻在升,以一個月及三個月港美息差計,兩者分別拉闊至近八十及廿五點子左右。

美銀美林送我一程,唱出港匯走勢三步曲,第二季目標778,然後見779,四季跌至7.8,之後邁向785,美林呼籲,市場要有耐性,切勿恐慌,但某程度上,已率先自製恐慌也。

彭博新聞,標題一流,今日一篇題為人行六千億美元考驗,全城傳閱。

原來話說川行長MLF操作陸續到期,四至十二月份八個月內,4.1萬億人民幣MLF,即近6000億美元中,有3.2萬億人仔行將到期。

去槓桿就要減續期數目,減續期數目,卻會牽動資金市場波動。

彭博未必言之無物,觀乎劉士余、郭樹清近日相繼部署,似乎流動性到期,及涉及續期的利率,更份外值得留意。

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招招斃命

槓桿要去,惟道路難行,內地「賓卡」形容,當局年年高談闊論去槓桿,事後仍在發現,打槓桿之路長又長,溫水煮蛙,煮又煮。

公平而言,中環人形容,老爺子早就制定好去槓桿三步曲;先減地方債、繼而企業債,而重中之重,戲目中最為觸目,乃在於去年底起,今年升溫加劇的金融去槓桿。

而據觀察,金融去槓桿下亦可再細份「小三步曲」;首先監管要求上表外納表內、及計算季度檢查水平、繼而萬事俱備,隨即閂水喉,只作定向,逆回購形式已連續十二日停止。

而第三曲,亦被內地銀行形容為「招招斃命」,當中牽涉嚴查監管、空轉、關聯三大套利,直接一撃破同業、投資、及理財業務。

消息影響之下,據報內地銀行同業又再風聲鶴唳,國開行新發債券中標利率亦全數高於預期。

以往,內地機構視債券如寶,一債在手,無數抵押,本金越發越大,怪不得,克強總理要急不及待要債券通,小加甘願單向先通予以配合。

內地去槓桿成績如何?
地方置換債計劃,惠及地方政府低息融資,查實將整個社會融資總量谷高,並且構成擠壓效應,部份企業有貸借不得。

正因如此,以摩通早前數字,央企層面槓桿降,但全國企業層面,最簡單如利息幅蓋率未有明顯改善。

打從去年中期業績後,內銀分析員已決定放棄於不良貸款比率之間的糾纏,轉移視線至銀行同業間資產,銀行之間借貸、資產托管、以至理財產品,部份正正源於同業間資產作為源頭,一元本金,幾經轉彎後隨時是一變一百。

結果發現,大型銀行過骨,中小及城商銀行,單以第四季為例,少則升幅兩成,多則仍然接近倍數。

空轉及關聯套利,內地體系出神入化,假買斷、假賣斷,部份為的是人為達致季度報表要求,更多是構成人為水份效益。

某某公司,大發理財產品,高息招徠,但集資所得最後發現催谷自己股價,聞說,境外上市中概股亦已引起當地監管機構注意。

內地金融市場稱不上成熟健全,創意無盡實當之無慚,老爺子閂水喉,同業借貸不得,但同業存單卻倍數上升。

老爺子要摸清槓桿鏈,由資金源頭及產品以至槓桿終極方一目了然,其志可嘉,但路一行,浪一衝,一小步變為三退步亦屢見不鮮。

與其溫水煮蛙,倒不如改試煮法,來個猛火熔爐改革!! 可能更具爆炸性~!

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千年大計

雄安響亮全國,造就了金隅炒爆全港。
不知者無罪,以單日升幅一度超過四成計,還以為金隅宣佈旗下煤礦發掘了金礦!

分析員強項在於股價上升後,總會找出頭頭是道解釋,以求理順升勢。

君不見,Jefferies急不及待以「金隅最受惠雄安新區」大字標題,大書特書,揚言新區之下,大興土木、基建提振、房產興旺,金隅憑其新區五成七市場佔有率,絕對而又直接受惠。

相比之下,內地經紀來得老實及直接,金隅及相關股份,不論天津港、津發、中建材、新天綠色等等,歸根究底,上升動力背後在於遺憾效應的支撐,內地投資者怕A股假期後買太遲、而本地投資者亦怕A股開市後大媽高追只會越追越貴。

對於雄安新區設立,中央層面作出最高規格公佈,一句:千年大計,國家大事,早已盡在不言中。

奈何,在處理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大主題上,市場流於老調重彈,繼續沿用以往不論開發大西北、前海、上海自貿等等牽涉的即食三步曲:
水泥、鋼鐵、繼而涉及相關窗口股。

老行尊亦慨嘆,市場行為表現出,市場既無進步,也無希望矣。

習主席有三大倡議:包括一帶一路、京津冀及長江經濟帶。雄安之設立,乃京津冀之重頭戲所在,否則又豈會從深圳抽調許勤領軍?

說回這個被官方定為千年大計事宜,惟洪灝強調,查實最少六十年前,已由毛澤東率先提出。

據中共中央文獻記載毛澤東四九至七六年講稿及談話中,話說,五六年,毛主席在聽取部門匯後並草議著名「論十大關係」期間,當年二月廿一日,萬里問老毛,北京規劃怎樣?人口應多少?

老毛說了一段話:
「現在北京不擺大工業,不是永遠不擺,按自然發展規律,按經濟發展規律,北京會發展到一千萬人,上海也一千萬人。
將來世界不打仗,和平了,會把天津、保定、北京連起來。北京是個好地方,將來會擺許多工廠的。」

難怪,六十多年後今日,內地網上文章將老毛封之為最大預言家了。

市場醒目仔多的是,打從主席二月考察雄安等區,樓市即時爆漲,而雄安大計公佈後,另一批市場中人才大膽計算今年投資額500億,明年1000億,兩者比較,真醒目與假醒目之分,盡在不言中。

今日,人民日報痛批有人將雄安打造為炒家樂園。內地高明之處在於有即時叫停能力,換轉香港傳出某地區大搞鐵路,樓價失控爆升,特區豈有能耐?

眼見前海、上海自貿新區鄰近地價未成事,已失控,中央學精了,一招叫停房產交易,美其名是要雄安平安,白一點,就是避免炒風亂大謀。

毛主席構想,習主席推行,現在僅僅流於投射至水泥及房地產價格上,大題小做,怎不會肝火大動。

近幾十年,中央最少成立個十八個新區,中央眼中只得三個。今日,雄安被列為深圳、浦東後,另一中央最高級。

中環人一語道破,重點不在於遷都、或疏導首都功能,或超級城市構想,而是小平深圳、澤民浦東、大大雄新,領導核心每每需要成立核心新區也。

毛澤東年代,天津升格為直轄市,用意在於制衡北京,現在,北京、保定、天津三合一,深圳及大珠三角亦大佈局,觀察家形容,上海近日似乎最是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