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降級

1989年以來,穆迪首次降中國主權評級,怪不得財政部嬲嬲豬了。

財政部反撃穆迪,重點有二:
包括穆迪高估中國困難、及低估去槓桿進程,皆因近兩年,我國負債佔比未有太大變化。

中央以去槓桿政策為首要任務下,穆迪贈慶,變相不承認去槓桿有成果,又批死未來亦不會有顯著效果,斷估,財政部之後,內地勢必有更大而又強還撃攻勢。

老實,中國主權外幣債務不多,國債有內地金融機構近乎全數包銷,穆迪再多降兩、三級,不會影響絲毫。

賓卡不少對穆迪降評級時間也得突然,尤其鬼子佬評級機構行將獲放行內地經營,穆迪唔俾面在先,好戲在後頭。

但平心而論,中國負債問題是否因為去槓桿政策而獲得改善,各界仍有不同意見。

財政部當然說有成績。而穆迪就提出,單單政府負債佔GDP會由目前四成,升至近2020年的45%。

但查實,穆迪計法及指控,已來得客氣及保守。

人行研究局局長徐忠早前一份文章其實提及,內地政府負債佔GDP,由零八年31.6%,升至前年44.4%,數字上比穆迪提出的,更加之多。

徐忠提到,數十萬億政府債以外,若計算城投債,或其它隠性債務,按人行研究局頭頭說法,單單政府負債佔GDP,已經極可以超出六成的警戒線。

穆迪VS徐忠,誰較客氣?

拆局提出多次,內地去槓桿誠意可嘉,但離不開是槓桿責任轉移,地方政府爆額,中央層面接力之餘,還有負債水平偏低的民間齊心協力。

樓市刺激經濟正是一例。可是,以整體負債佔GDP數字看看,08年是96%,2015年是170%,現在已升至254%。

當然,中國越多批評,市場反方向力量就更大,觀乎今天A股表現就知。

市場與其要留意內地股、債表現,倒不如注視,穆迪一併下調本港主權評級,似乎無可避免。

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泥足深陷

區內以至歐美投資者近期大叫大嚷最多一句是:「投資有來寶,認真大煩惱!!」

本港公司,新加坡上市的商品交易商來寶,已經成為國際財經大新聞。
彭博大字標題,Fighting for Its Life,似乎已經說出重點了。

來寶前年二月,市值仍有六十億美元,現在只有四億,大跌近三成後停牌,股價2001年低位,更嚇人是,來寶債券跌至新低,一百蚊面值,只值三十幾。

大行引述紐約交易檯強調,來寶債券交易仍然有序,而近日,更有對沖基金主動查詢,但查詢代表投機性買入,抑或趁勢多踩一腳,實在不得而知。!!

繼穆迪、惠譽後,標普下調來寶評級已屬例行公事,惟其文字表達,形同判處來寶死刑,於是報告一出,外圍來寶債價已呈現拋售,到今日股價開市血流未止,新交所主動查詢後,來寶要求停牌。

標普講明,來寶有違約風險,償債能力成疑,一句債務泥足深陷,道出曾紅極一時商品企業,似乎已隨時彌留狀態。

S&P引述數字,跟市面掌握分別不大,來寶其中的6.56億美元債務中,6,2億美元六月到期;
到來年三月,3.79億美元中期票據到期、兩個月之後,11億循環信貸亦會到期、而2020及2022年,亦有大量債券到期。

中環人透露,整個上午,大行內核心話題之一,正正是來寶幾時違約?
有定息檯坐盤阿頭提示,早前來寶電話會議,的確有與會者,衝著來寶現金狀況而來,問過究竟,對於現金狀況等等追問,來寶當時一句Let's take this conversation offline!!
期時分析界已心中打突,為後事做定準備。

來寶為什麼走向生死存亡?
外界分析太多了,包括商品市場波動,對沖困難,錯估形勢等等。

但說到底,來寶多批商品合約實際價值仍然成疑,兩年前 Iceberg Research策動「倒寶」行動,力陳多批合約價值人為高估,事後孔明,他們大概是對的!

來寶如何能夠避過死亡?
一,債權人願意剃頭,大幅削債。
但市場對來寶似乎已信心盡失了。
二,白武士的出現。
但據報,最有可能的來寶白武士中化集團,已經宣佈投降,原因在於,太不確定來寶財務狀況。

再者,內地改例後,原來央企因併購而導致虧損的話,央企管理層要一概承擔責任,試問仲點敢冒險?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水門翻版?

"I hope you can let this go,"
一句說話,既成為全球茶餘飯後討論熱點、七段英文字,不單牽動全球市場,更隨時成為改寫歷史重要的一句。

美媒爆出,前FBI局長科米筆錄會議記錄顯示,特朗普曾親自提出,希望停止FBI調查牽涉秘密跟俄羅斯聯繫而被辭職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之後無耐,科米就被解僱。

期間,曾經有美媒更披露,特朗普要求科米效忠投誠,美國政壇於是懷疑,弗林由於與俄羅斯有秘密聯繫而下台,而科米領導的FBI正在調查事件。

但特朗普為免揭出更多不為人知事情,先軟後硬,炒科米以為為後患忠消除。

並且在社交平合一句語帶恐嚇留言,當日提醒對方確保無被錄音,到今日,有記錄在案的並非錄音,而是文字。

呢單美國各大媒體形容為White House Crisis大新聞,重點在於,特朗普可能已經構成濫權及防礙司法。

而後者,正正可以觸及國會啟動彈劾門檻。

查實,從老Trump上台後,博彩公司對特老爺任內被彈核賠率一直大熱,而科米事件後,最新一項調查顯示,四成八受訪者支持彈核老Trump。

但要留意,負責民調機構Public Policy Polling,屬於民主黨陣營。

如果特朗普事件越鬧越大的話,科米,幾乎肯定極有可能成為美國政壇歷史最重要及最傳奇的一員。

希姐當日敗選,矛頭直指科米,希姐至今仍然耿耿於懷,恨科米程度,力逼最年對萊溫!

現在,老Trump政權被現危機,主角亦是科米。

美元急跌,美股期指全日捱沽。聰明如華爾街大鱷深明,政治市已經確立,而政治市亦是最容易製造過份恐慌,及希望假象的工具。

以後,更多消息,更多分析當消息的資訊,完全可以令股市及其它市場一切盡在掌握中。

而同一時間,Trump trade已經被交易員改為 Trump bump; Trump Slump: Trump Dump,去到尾,風向標高盛已經改口,六月加息機會仍高,但機會下跌。

美國國會對上一次彈核總統,要數九十年代末的克林頓,而最震憾,當然是水門事件令尼克遜辭職下台。

當年,尼老爺正正詳涉防礙司法,但跟福特協議,獲得特赦。

綜合美媒及評論,老Trump有望過骨,未必出事。但由於對主流媒體,及一線大報樹敵太多,Trump只會繼續被死咬不放。

以美媒關係網,利益分配不平衡的一日出現,政商界勢必更多Trump累材料爆出。

紐約時報今日社市呼籲共和黨提早止蝕,似乎仍為時尚早。

2017年5月5日星期五

大禮

代表金融服務界的張華峰議員引述消息指,克強總理要香江市場為新股通做好準備。

此話一日,全城再次想入非非;一,難道是回歸廿周年,中央大禮之一已呼之欲出?二,先有傳巨企阿美到港,繼而觸及新股通,難免兩者令市場產生最大聯繫。

的而且確,阿總早就提及,阿美與新股通乃天作之之合,屆時一切來得太美噢!!

惟問題在於,觀乎媒體報道線索,阿總發言背後暗示及思路,查實從未有將阿美襲港與新股通,在時間上進行任何形式掛勾,又或者,先有新股通,才會有阿美,亦不是先設條件。

眾所周知,債券通初期單向性質的構思背後,本質上重點是香港協助內地深化債市投資者。至於ETF互通,本質上是互惠互利,但前題在於多項技術細節有待解決,包括交易時間。

到新股通了,對市場發展而言,本質上不存在有利的對等關係,香江小島是百分百獲利,既然與此,內地相關部門會否順利綠燈,值得再三思考。

多年前,內地已高談國際板成立,軸心關鍵人物之一,乃已官至證監副主席的方星海。星爺從來大上海主義者,而對內地財金官員來說,新股通一通,變相意味國際板大業壽終正寢,但凡任何市場均以招引知名巨企為己任,豈會就此輕易斷送?

當然,凡事有兩面。一切從正面看一看,想一想,內地部委忙於打槓桿,君不見新華三連發文,重點在於「一行三會」最高中央指令任務劃分,沒有一項屬於推動市場發展。

再者,巨企愛資金、巨企愛股份交投,巨企更愛名哲保身,名聲大於一切。試想,蘋果一旦落戶黃埔江,換來股價及交投靜於死水,輸掉給白馬與雄安股,「添曲」顏面何存矣?

中環人分析,去金融風險,整頓影子銀行,誠意可嘉,但工程漫長,尤其偶一震盪,旋即點到即止,這段時間,除「入摩指」之外,難言股市發展雄圖大計。

看看,十年國債債息三厘半,神經起動已漫延全國。最新財政部九十日期貼現債券,認購倍數不足二,意味超額倍數低於一,滬深兩地更加同一時間廣傳,國開行決定暫停新債發行。

內地資金緊張,某程度上是一個標題上的簡化表述,明明說緊,但有幾緊?指標量度等等,其實無從追索。

以今日為例,小川立下硬心腸,逆回購不做,資金要淨回籠,日前MLF到期仍未獲續,種種一切其實對資金市場構成致命,市場利率必升無疑,但是日內地市場利率,其實不升反跌。

原來,小川心硬之同日,內地國有為首大銀行卻罕有主動向市場拆出資金,市場才如夢初醒。基於內地市場太難明解,新股通VS國際板,前者贏面仍大!

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奇景

黃昏景色總是最美麗,最叫人陶醉?

友邦如是,匯豐亦都一樣。「范去、杜來」製造的現象,是1299及大象分別接力為減低跌市壓力居功至偉。

中午十二點,匯豐業績,眼見經調整後或核心稅前盈利達59.3億美元,已經即時屬於一份毫無爭議性的優於預期業績,問題在於突出程度如何形容?

匯豐季績後,即時製造了三大奇景:
一:股價越升越有;
二:大行越讚越好;
三:對象哥評價一般的外媒,極為正面。
其中,金融時報形容大象季績為「令人歡迎的解脫」;至於彭博好一句Surprise profit gains更相當抵死。

如果硬要說匯豐靠撥備大減支撐業績,未免對已屆倒數的范智廉並不公平。

觀乎營業收益總額,粗略計最少扭轉三個季度持續倒退之局;收入連跌兩季後回升。
靠的不是炒房收益,而是Asia,以及零售財富管理業務。

事實上,劃分地區,按年及按季亞洲分別錄得一成半同三成八稅前盈利增幅,屬於匯豐版圖之冠。

劃分業務的話,GBM按年升三成半,按季升兩成九,卻敵不過零售及財富管理業務四成七及五成六的按年及按季增長。

或為迎來新主人,或宏觀環境使然,又或者其實純粹巧合,大象零售及財富管理業務之得,基本上超大程度建基於保險。

有關方面收益首季6億美元,三個月內足足增加2.4億。

難怪匯豐首頁開宗明義,既強調珠三角,亦罕有說明新造保險銷量增加 13%。

匯豐提及,財富管理業務的收入增幅主要來自制訂壽險產品業務,金融機構既然屬於一個泛指的統稱,可捉老鼠是好貓,可賺錢就是好金融,那管本質上是銀行抑或燕梳!!

「范去,杜來」,象哥新景象,查實早於有杜嘉祺之前,已有分析員獻計,新環境之下,大象燕梳大有索造空間,

星洲DBS、對家渣打,美洲花旗,通通早就將旗下分行網絡盡其所用,一一跟燕梳公司獨家分銷協議,杜嘉祺統領下1299已玩得出神入化。

頭三個月,匯豐一次過開支有增無減,達到11.2億美元,盈利卻有驚喜,更大驚喜來自一級核心資本比率升至14.3%,單單來自業務自然增長已貢獻30點子,令回購,以至派息憧憬再燃。

基於往績,中環人部份戲言,象哥季績屬偶爾失手之佳作,查實亦有可能是對青姐
數月前Hea做批評的耿耿於懷回應,杜嘉祺之外,似乎青姐與大象,仍是最合拍!!

2017年4月28日星期五

一代鞋王

翻查紀錄,拆局早在2012年,當年百麗在一片好景時候突然提出盈警,已經預告鞋王有衰退之勢、之後幾乎每年都總會翻提一次。

幾近三年前,淘寶「雙十一」開始勢如破竹,瑞銀既「史賓沙.梁」在眾多分析員中,特別留意到百麗業績、係受雙十一嚴重打擊,加上消費者已經認識百麗定價過高,當時史賓沙已肯定未來同店銷售趨勢,只會拾級而下!

當然一代鞋王絕非浪得虛名,百麗曾經佔據內地女鞋「半壁江山」,從1992年起一家小廠,逐發展為市值一度過千億上市公司,不過近年面對內地電商大行其道,但正如盛百椒所言,他自己在電商業務一直「沒想明白」,試問又點會為功?

百麗長期只用網上平台做清理過季鞋款,結果完全錯失天貓、京東轉型的黃金時期,而淪落到不得不靠關店止血的地步。

但正如金融時報所言,百麗股東絕對值得要求更高出價。雖然鞋類業務表現差強人意,但百麗運動業務近年屢有佳跡,佔整體營業額達56%,歷史性首次超出鞋類業務,令百麗股價由去年谷底逐步回穩。

因此即使無MBO,金融時報假設百麗將運動服業務分拆,都可以取得15倍市盈率,加埋鞋業本身大概有11倍PE,本身價值就達550億港元,幾乎剛好係今次提出收購既價值。

當然,以盛百椒為首管理層,都明白女裝鞋品牌老化,因此先趁估值低,提出私有化後進行大幅改革,包括進一步削減分店數目,以全國超過二萬間分店計,百麗有三分二分店,仍然係賣鞋為主,只要管理層肯下狠心,重組產生既動力不容少觀。

至於以鼎暉為首財團,於02年成立,前身為中國國際金融的直接投資部,有股權投資蒙牛、融創及萬洲,本身亦早在早在百麗07年上市前,已兩度投資,對百麗業務相當熟悉。

近年本地藍籌私有化個案,屢以失敗告終,撇除長和重組、要技術性私有化和黃,08年電盈及2015年電能均失敗收場,再數上去已經是2001年道亨被DBS私有化,而當年溢價高達六成。

跟據鼎暉網頁介紹,佢地宗旨正係為投資增加價值。呢點對百麗股東來講,相信係最啱聽不過。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臨別依依

留下只有思念,以及遍遍追憶。

友邦首季超過五成新業務價值增長,初步影響只有三個:
一:各大券商分析員,百分百需要上調友邦全年預測;
二:黃經輝壓力更大;
三:市場及投資者,對杜嘉祺只會更有思念。

事實上,分析界近期即使對友邦預期稍作調整,由審慎,轉至部份中性或偏向樂觀,對於首季表現,頂多預期新業務價值增長兩成,誰不知,晨早六點左右,中環暗光未見,但玻璃碎遍地。

早前,市場對友邦憂慮源頭來自中、港業務,但重燃憧憬,亦是中港。

市場總是事後孔明,首季五成幾新業務價值增長,重點有二:
包括按保監數字,友邦內地首季保費收益增幅逾四成,大行以此計算,友邦中國新業務價值增長超過七成;
其次在於本港大批新增經紀團隊,帶動收益。

當然,數字背後另有數字,正當新業務價值急升之同時,新業務毛利卻下跌超過兩個百分點,市場關注,產品結構之變,首季部份可以靠分紅險充斥。

杜老爺由提早預喜,到提早離任。作為身密戰友,保誠時代已合作,黃經輝被視為最穩陣繼任人。

但五成幾增長,注定黃經輝要跟杜老爺比下去。更重要再於能否壓場?

嘉祺一走,韋國敦率先起身,友邦一次過提升兩名區域首席執行官。
陳榮聲,與蔡強,代表是友邦兩大盈利動力,分析員關注,從此以為友邦各區山頭鬥到七彩。

而作為本港最大市場,顧培德接捧,翻查此君,三年左右前仍然僅僅負責袋鼠業務而已。

嘉祺王朝,能否延續神話? 抑或會過檔另一山頭,令獅王重振雄風?

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

一小步

三月風暴後, 用吳天海當日說法,總算踏出重要的一小步。

有人提出,有線變殼股,九倉賣殼?

但綜合中環人認為,賣殼者、理應有可觀嘅賣殼收益。

但觀乎九倉今次,一旦交易完成,不會再持有任何有線股份,而3億貸款資本化涉及的新增股份,除非1097日後水漲船高,現價而言,九倉得益並不如街外殼價。

公平一點,呢一刻,未見九倉從交易中獲取重大金錢利益。而永升一方包銷中間亦不牽涉大幅利益。

又有人話,大比例供股,股價咪必然大跌?
但分析員提出,一間負債超過八億公司,連續虧損多年的公司,唔進行供股,無錢、無資金,隨時會執笠。換句說話,如果冇交易,就只有Downside。

而易主、有新資金,代表生存到 ,理應重現Upside。

如果要質疑,極其量、在於處理新資金注入的交易安排。

今次,1097交易重點在於Open Offer,街外仍然叫供股,查實正確為「公開發售」,並非等同於Right issue。
重點在於:
一,當中不存在所謂的Rights供股權;今日市場不斷話Trade rights,其實今次並不適用。
二,由於並不涉及供股權交易、除權等等問題,涉及時間性及複雜性較少;
三,簡單一句,九倉今次實為透過公開發售形式,將對1097控制權轉手。

邱達昌喺記者會中明言,有線蝕三億,但以收入計,寬頻、廣告、電視等等,去年仍然有大約10億生意。

講白D,有線問題在於成本控制。經營迷失,變、帶來希望,而當中必然存在震盪。

永升強調,「有線新聞是賣點,有線財經要大搞,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理應有一個更好財經媒體,更多資訊。」
這句話可圈可點,的確,本港作為全球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為何容不上一個更國際化,更有影響力財經媒體,呢個問題,我地問左好多年!!

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沙特阿美

華爾街日報月前報道,沙特阿美,決定捨港,取美,落戶紐約上市。

惟只要加以推敲的話,似後乎報道錯得很。

阿美已組成三大上市財務顧問,大、小二摩之外,還有匯豐。中環人指,阿美若然情繫New York的話,即使不選高盛,美林、就算瑞士二邦任何一間均、勝過象哥旗下投行歐美網絡,從排陣上,紐約之說,率先扣分。

路透今日為本港「平反」,形容本港屬於沙特市場之外,海外上市地頂頭大熱。

憑其一千億美金集資額,二萬億美元市值,阿美的確可以讓本港市場更美!!

據報,國家不論主權基金、央企、民企、國有銀行及任何大媽資金,均湧躍表達興趣,勢要成為阿美策略或基礎投資者,但條件在於,阿美只可在港上市。

中環人形容,查實好事漸近,越多有關報道,只怕中途殺出程巧金,好事變壞事也。

阿美情歸可處未知?
但為博阿美一笑,據報魚尾獅願意做最大程度彈性,倫敦及紐約交易所高層不斷游說,日本更派出安倍出動,主動向沙特國王提親。

安倍對小加,阿總早前就形容過阿美與香港=Match made in heaven!!

Ok,香港代表中國,中國代表無窮無盡資金供應地,互聯互通底下,大媽要阿美,試想阿美一如雲遊與IGG,王子及國王會大笑了!

而探子回報,阿美其實早就表達落戶香江之意,前題在於內地資金可暢通無阻買賣阿美,如是者,阿美及新股通可劃上等號了。

當然,所謂資金多,擴展內地投資者層,很大程度上屬於外交門面客套說話,觀乎主觀及客觀情況,阿美除本港之外,可能別無他選。

Huffington Post早上刊載一篇文章,分析阿美上市困局,提及八點地方,阿美難於選擇紐約,或白一點,投資者保障越大,監管及披露要求彈性越細市場,阿美越不能,或不願意到。

當中包括作為沙特最大,而沙特亦是全球最大產油國,阿美上市,一旦符合美國披露要求的話,必須披露石油儲備詳情及細節,以及由獨立估值機構做估算,但沙特一直視石油儲備為國家頭號機密,萬萬不會露底。

更何況,詳細及鉅細無遺披露要求,沙特變相要披露大股東,亦即王室家族財富及資產資料,No La。

再者,石油產油成本多少,對手及其它產油國知悉,沙特作為油組首席成員,不論增或減產議案,以後也不能再佔主導上風。

2017年4月19日星期三

郭樹清風暴

十二日內,下達七份文件,內地烈日當空之下,吹起郭樹清風暴。

內地有種期盼,期望郭樹清一出,能夠將內地影子銀行風險一割全清。

處理影子銀行,近日折外生枝出現變相「騙子銀行」,民行飛單,違規銷售理財產品,為數三十億之外,更驚爆客戶資金被挪用以作補數。

加速郭大人四出巡查銀行,翻查「雙錄」,賣產品時錄音及錄影情況,輔以上星期嚴查「三套利」,一時間,銀監巡查員走通街,情況有如香港食環小販管理隊。

大半個月前,大行仍然對內銀紛紛示好,芸芸盈利動力,最壞情況已過,卻敵不過由市場反映的股價表現現實,工、建、交、農等等相繼創一個月新高。

今日開始有分析員改口,花旗,富瑞等明言,監管越緊,內銀盈利壓力越大,中小型銀行走灰色地帶日子已告盡頭,表外打壓,資產負債表急剎車。

但調轉問,當日正正呢批大行強烈要求正視影子銀行,促請盡快整頓。

民行似乎首頭其衝,被矛頭直指,摩通提過,民行去年總資產增幅三成,超越同業,當中,「非標」,即非標準類資產膨脹一倍三,但民行去年全年風險權重資產,只升一成三。

中小型銀行一向依靠銀行同業之間批發資金做本,製造無數風險、年期、利率錯配。同業存單氾發,去年總數逾13萬億,一單在手,即時可於同業市場抵押拆入資金,郭大人上周劍指NCD,其實等同於捉鬼行動升至極點。

近日股市多隻「閃崩」,原來正正跟打壓表外業務扯上關係,財政部七年期債券拍賣,認購只有1.88倍,中標利息超超預期,來是郭大人惹來的禍。

路透忽然引述人行消息強調,絕不希望近日市場整頓引致惡慌局面持續,此話可圈可點。

一,老郭嚴打之後,人行忽然要重啟逆回購,及四千多億MLF續期,是否代表川長部署被擾亂的結果?
二,監管滯後於市場,忽然嚴超來,往以市場震盪會否超乎當局所料,為川長添煩添亂?
三,川長太強勢,怎容一個比他更強勢。

去槓桿之風,郭樹清風暴,會否引發人行、銀監更大博奕?

2017年4月18日星期二

石沉大海

證監會及交易所早前公佈,上市規管架構諮詢共收八千五百份意見書。

市場諮詢以往做得多,觀乎八千五百份意見提交數目,可說破近年大會記錄,事關,超過八千份屬於「一式一樣」的格式意見書,簽個名,註名代表身份所所屬機構,總之結論歸一:反對。

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今日討論諮詢後續安排,議員糾纏於證監會擴大權力,甚至奪權之說。

但中環人認為,現行市場規管架構當中,證監會有「證券大法」在手,權力已備,而且最大,即使上市審批時宜,證記仍然屬於最後把關人,談不上奪權。

上市公司反對,可以理解;
中介機構大部份保留,亦可以理解,白一點,按當日證監會建議,一個表面實屬港交所審批框架下,變相由證記話事,保薦人做文件某程度上無所適從,因為披露為本,及由證監會全權審批,「埃冰」做事方式截然不同。

中環人直指,諮詢期間,最具破壞力意見不是來自某某上市公司、某大投行或基金公司,而是來自港大法律學院三名學者意見。

一句權力不會再受上訴審裁處規管。而且建議會將原本守尾門的證監會,帶上前線,法律安排上有問題,已將歐達禮雄圖大計打得落花流水。

有「口痕友」話,最初如果證監擺明全線負責上市審批,或效法外國做法,在證監及交易所之下另設上市審批獨立機構,日子會更好過,闖關機會亦更大。

證監會今日強調,仍在處理及分析意見,再決定下一步。但熟識監管人士估計,上市規管架構諾詢,已形同掉入咸水海,逐步沉沒於無形。

君不見,有關新板設立及創業板改革諮詢,已由原本先待上市規管架構檢討完成才進行,變陣成為隨時自行出台。

而對於市場質捺素及監管,證監一定某度上效法內地「快、狠、準」模式,主動而又集中先破大案。

但說到底,現今本港市場,池中多魚,但北水養活,質素好與壞,關鍵繫於劉士余也!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大灣區

風大雨大,股市卻升二百幾,但觀乎貨幣、債息、黃金指標,Risk off 大光燈仍然亮亮照著。

升市、跌市愛尋找原因,中環老行尊自慚力不從心,有心亦無力也。

皆因懂股市,更要懂政治、外交、以至中國地圖。

雄安熱情未散,超級城市建設散布全國,總理一句,大灣區概念大紅燈籠高掛神州,查實十幾年前,早有倡議港深灣區,深圳市領導一句願意接受香港幅射報道早有記載,時而世易,形勢比人強,小島現在願意接受深圳幅射也是真。

美國本土暫交零分,Trump總統心亂如麻,圖以敘利亞、北韓牌轉移視線,期間俄羅斯變瞼、歐洲接連恐襲,事有奏巧,世界頓然更加紛亂。

一個北韓,老Trump向主席大送秋波,環球時報社論一句受夠朝鮮折騰叫人份外咀嚼,會面不足一周,習Trump再通電話,道期由跌轉升,難道有人自作聰明,繼五十年化抗美援朝後,我國朝鮮政策2.0會變為抗朝援美嗎?

港紙長期處於777,無錯,美債債息大回落,但美元拆息卻在升,以一個月及三個月港美息差計,兩者分別拉闊至近八十及廿五點子左右。

美銀美林送我一程,唱出港匯走勢三步曲,第二季目標778,然後見779,四季跌至7.8,之後邁向785,美林呼籲,市場要有耐性,切勿恐慌,但某程度上,已率先自製恐慌也。

彭博新聞,標題一流,今日一篇題為人行六千億美元考驗,全城傳閱。

原來話說川行長MLF操作陸續到期,四至十二月份八個月內,4.1萬億人民幣MLF,即近6000億美元中,有3.2萬億人仔行將到期。

去槓桿就要減續期數目,減續期數目,卻會牽動資金市場波動。

彭博未必言之無物,觀乎劉士余、郭樹清近日相繼部署,似乎流動性到期,及涉及續期的利率,更份外值得留意。

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招招斃命

槓桿要去,惟道路難行,內地「賓卡」形容,當局年年高談闊論去槓桿,事後仍在發現,打槓桿之路長又長,溫水煮蛙,煮又煮。

公平而言,中環人形容,老爺子早就制定好去槓桿三步曲;先減地方債、繼而企業債,而重中之重,戲目中最為觸目,乃在於去年底起,今年升溫加劇的金融去槓桿。

而據觀察,金融去槓桿下亦可再細份「小三步曲」;首先監管要求上表外納表內、及計算季度檢查水平、繼而萬事俱備,隨即閂水喉,只作定向,逆回購形式已連續十二日停止。

而第三曲,亦被內地銀行形容為「招招斃命」,當中牽涉嚴查監管、空轉、關聯三大套利,直接一撃破同業、投資、及理財業務。

消息影響之下,據報內地銀行同業又再風聲鶴唳,國開行新發債券中標利率亦全數高於預期。

以往,內地機構視債券如寶,一債在手,無數抵押,本金越發越大,怪不得,克強總理要急不及待要債券通,小加甘願單向先通予以配合。

內地去槓桿成績如何?
地方置換債計劃,惠及地方政府低息融資,查實將整個社會融資總量谷高,並且構成擠壓效應,部份企業有貸借不得。

正因如此,以摩通早前數字,央企層面槓桿降,但全國企業層面,最簡單如利息幅蓋率未有明顯改善。

打從去年中期業績後,內銀分析員已決定放棄於不良貸款比率之間的糾纏,轉移視線至銀行同業間資產,銀行之間借貸、資產托管、以至理財產品,部份正正源於同業間資產作為源頭,一元本金,幾經轉彎後隨時是一變一百。

結果發現,大型銀行過骨,中小及城商銀行,單以第四季為例,少則升幅兩成,多則仍然接近倍數。

空轉及關聯套利,內地體系出神入化,假買斷、假賣斷,部份為的是人為達致季度報表要求,更多是構成人為水份效益。

某某公司,大發理財產品,高息招徠,但集資所得最後發現催谷自己股價,聞說,境外上市中概股亦已引起當地監管機構注意。

內地金融市場稱不上成熟健全,創意無盡實當之無慚,老爺子閂水喉,同業借貸不得,但同業存單卻倍數上升。

老爺子要摸清槓桿鏈,由資金源頭及產品以至槓桿終極方一目了然,其志可嘉,但路一行,浪一衝,一小步變為三退步亦屢見不鮮。

與其溫水煮蛙,倒不如改試煮法,來個猛火熔爐改革!! 可能更具爆炸性~!

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千年大計

雄安響亮全國,造就了金隅炒爆全港。
不知者無罪,以單日升幅一度超過四成計,還以為金隅宣佈旗下煤礦發掘了金礦!

分析員強項在於股價上升後,總會找出頭頭是道解釋,以求理順升勢。

君不見,Jefferies急不及待以「金隅最受惠雄安新區」大字標題,大書特書,揚言新區之下,大興土木、基建提振、房產興旺,金隅憑其新區五成七市場佔有率,絕對而又直接受惠。

相比之下,內地經紀來得老實及直接,金隅及相關股份,不論天津港、津發、中建材、新天綠色等等,歸根究底,上升動力背後在於遺憾效應的支撐,內地投資者怕A股假期後買太遲、而本地投資者亦怕A股開市後大媽高追只會越追越貴。

對於雄安新區設立,中央層面作出最高規格公佈,一句:千年大計,國家大事,早已盡在不言中。

奈何,在處理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大主題上,市場流於老調重彈,繼續沿用以往不論開發大西北、前海、上海自貿等等牽涉的即食三步曲:
水泥、鋼鐵、繼而涉及相關窗口股。

老行尊亦慨嘆,市場行為表現出,市場既無進步,也無希望矣。

習主席有三大倡議:包括一帶一路、京津冀及長江經濟帶。雄安之設立,乃京津冀之重頭戲所在,否則又豈會從深圳抽調許勤領軍?

說回這個被官方定為千年大計事宜,惟洪灝強調,查實最少六十年前,已由毛澤東率先提出。

據中共中央文獻記載毛澤東四九至七六年講稿及談話中,話說,五六年,毛主席在聽取部門匯後並草議著名「論十大關係」期間,當年二月廿一日,萬里問老毛,北京規劃怎樣?人口應多少?

老毛說了一段話:
「現在北京不擺大工業,不是永遠不擺,按自然發展規律,按經濟發展規律,北京會發展到一千萬人,上海也一千萬人。
將來世界不打仗,和平了,會把天津、保定、北京連起來。北京是個好地方,將來會擺許多工廠的。」

難怪,六十多年後今日,內地網上文章將老毛封之為最大預言家了。

市場醒目仔多的是,打從主席二月考察雄安等區,樓市即時爆漲,而雄安大計公佈後,另一批市場中人才大膽計算今年投資額500億,明年1000億,兩者比較,真醒目與假醒目之分,盡在不言中。

今日,人民日報痛批有人將雄安打造為炒家樂園。內地高明之處在於有即時叫停能力,換轉香港傳出某地區大搞鐵路,樓價失控爆升,特區豈有能耐?

眼見前海、上海自貿新區鄰近地價未成事,已失控,中央學精了,一招叫停房產交易,美其名是要雄安平安,白一點,就是避免炒風亂大謀。

毛主席構想,習主席推行,現在僅僅流於投射至水泥及房地產價格上,大題小做,怎不會肝火大動。

近幾十年,中央最少成立個十八個新區,中央眼中只得三個。今日,雄安被列為深圳、浦東後,另一中央最高級。

中環人一語道破,重點不在於遷都、或疏導首都功能,或超級城市構想,而是小平深圳、澤民浦東、大大雄新,領導核心每每需要成立核心新區也。

毛澤東年代,天津升格為直轄市,用意在於制衡北京,現在,北京、保定、天津三合一,深圳及大珠三角亦大佈局,觀察家形容,上海近日似乎最是寂寞!

2017年3月30日星期四

港股定價權

「板塊」呢兩隻字,每日不論股市文字報道或電視節目,出現次數最多,觸及最廣,幾乎是百分一百。

時光倒流不足十年前,「板塊」其實是「行業」前身,到現在,「板塊」充斥氾濫,某程度上已經解答了中證報有關港股是否A股化之討論。

同樣,以前大行、經紀行、現在已經一一被歸納統一稱為券商。
「券商呼籲低吸具備高紅利分派主題板塊,但留意板塊輪動概念」,真叫命!

而查實呢句出自不少本地媒體或市況分析文章手筆。

中環人透露,近日多間大行舉行投資者大會,場面壯觀,坐無虛席,皆因太多內地私募及基金大哥對港股越來越迷上。

而據統計,目前內地市場以港股作為招徠的私募基金產品,已達六十多隻,往後繼續供應源源不絕,但凡貼上「滬港港」標籤,必然其門如市,但論表現,高則一成七,低至負0.27 不等。

內地銳意將A股港股化之同時,港股A股化速度更加之快。

趨勢已成,與其糾纏於阻止Mainlandization,今日內地報章引述一名私募基金,一句「奪回港股市場定價權」,更分份外值得咀嚼。

用羅尚沛說法,「奪回」兩字從不適用於中資資金在股市活動,事關縱使影響力與日俱增,但中資從來未在港股享有過絕對定價權,而事實上,任何市場,任何機構大戶或持份者,並不存在、亦不應具備定價權,否則的話,可能變得危險。

內地私募大哥承認,現時中資資金在港股佔比最多一成半,離定價權為時尚遠,惟一升至四成,定價就在腳下。

私募大哥說得對,觀乎IGG、美圖、周黑鴨等等,越多北水參與,股價上升背後,某程度上就是宣示定價權力之一種表現象徵。

2017年3月29日星期三

海航

日前中國經濟周刊一篇「去香港炒房的、你們已被國家盯上了!」在網絡上引起極大迴響。

特別當中關鍵一句:「企業其實變相就係抽走左內地實體經濟既血液」,在內地就獲得非常大認同。

事有湊巧,作為今輪「出海潮」領軍人,海航集團屬下香港建設國際星期三公布,大比例一供二,集資近93億,資金主要係向母公司海航償還欠款。

香港建設國際佔左四幅啟德地皮當中兩幅,合共投地金額近130億,之前係由海航提供融資。中銀賓卡話,其實今次供股都可以話係意料之內,事關海航由第一幅啟德地皮開始融資,外資行就一直拒絕參與。

所以剩底都係工銀亞洲、建銀國際呢幾間中資大行,加上88樓之後又再提醒銀行,海航單係要完成四幅地近200億地價,已經相當吃力!

中資近年活躍國際併購舞台,單以去年,有統計指內地涉及境外收購金額規模逾二千億美元。

自從嚴打險企野蠻人後,併購之王安邦近期轉趨低調,但海航高調取態,就令人相當觸目。

二百七十幾億港元,啟德令海航在港走紅。但海航老早於國際併購舞台冒起,綜合路透及金融時報統計,海航過去兩年海外收購涉及三百億美元,相當於二千多億港元,單單去年已用約二百億併購。

由航空、物流、科技相關投資、地皮,到最近,海航對染指金融行業相當之進展。稍為Google搜尋「海航收購」,滿板皆是,月月更新。

以近月為例,海航已涉觸德銀,並且增持至逾4%、老牌金融機構Old Mutual 兩成半股權、對沖基金平台SkyBridge ,總之不能盡錄。

海航最新傳出,連福布斯雜誌都有興趣,據報作價四億美金。連同有持股的內地財新,有熟識交易人士報稱,此舉實為中資企業擴展軟實力。

中環人戲言,連番銀彈攻勢的硬實力強攻,兩宗界定為軟實力收購,豈能足以沖銷?

跟安邦一樣,海航資金同樣神秘。
同樣叫人懊惱在於其高負債問題。

按內地媒體及不同報道,海航一五年負債相當於折舊及攤銷稅前盈利的十二倍。而旗外海南航空、渤海金控、及旗下多間上市公司,負債比率介乎六成九至七成半左右。

更諷刺的是,五年前早有報道提到海航高負債遭銀行封殺,惟五年後今日卻絲毫無損。

的確,一如外資機構所言,海航高槓桿、土豪收購模式並不可靠,亦據聞,就連本港銀行對審出貸款亦有所避忌。

但君不見,單單兩年前,海航旗下A股已融資逾八百億。有抵押品、有上市平台,收購,再高價收購,市況順風順水的一日,遊戲一日未完。

亦正如老行尊所言,那管現金,或高借貸收購,只要越買越多,涉觸企業越具影響力,過程中就變相賦予自身影響力提升,即使槓桿遊戲煲爆,任何單位亦會明白,大致不能倒閉呢回事。


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

接盤俠

人民日報屬下中國經濟周刊,周一晚發出一篇評論文章、題為「去香港炒房的、你們已被國家盯上了!」

文章標題嚇人,內文用首富李嘉誠帶出,多虧內地一批「接盤俠」,令超人長實地產大賺一筆、甚至有未來一、兩年樓價睇唔到會跌既結論。

中國經濟周刊文章帶出,香港已成為資本出海首選,除左保險,買樓就成內地人熱門投資,就好似買白菜一樣買樓,既令香港成為中國資本外流避風港,更成為中國狙擊資本外流既主戰場。

文章以最近銀聯卡叫停刷卡買樓,證明內地監管正在升級。如果趨勢唔得以扭轉,監管層將祭出更猛既利器,香港樓市最終就會遇冷。

對於海航呢一批瘋狂來港盲搶地買家,文章亦警告,呢啲企業既資金大多來自中資銀行,其實變相就係抽走左內地實體經濟既血液,監管層豈能不著急?

所以結論係、該出手時候就要出手。

到底呢篇文章係純粹催炎附勢,定係內地測試既風向標? 市場可以各有演繹,不過記得上星期,高價投得鴨脷州地王既合景泰富,表明內房投地計數方程式,就係只要面粉貴唔過面包、就要買,呢種計數方法,對本港發展商可以話當頭捧喝。

而事有湊巧,花旗以同樣既理據,提出內地一線、二線城市既調控措施,應該伸延至本港,特別係行政長官梁振英,3月中被委任為政協,相信他會面對打壓樓價再升既壓力。

另一個出招理由,係林鄭作為候任特首,樓市政策理念與梁振英一致,而於短短兩個半月內樓價再急升,已經明顯不為政府接受,所以由今個星期五開始,每個星期五都係政府出辣招既高危期。

市場都明白、再加重印花稅其實收效已經不大,所以花旗獻計,可以由差餉入手。目前本港有65%為自住,即有34%為投資性質,可以佢地差餉加至兩倍,甚至三倍水平。

以未來一年為例,差餉徵收率係5%,雖然預算案對全港業主都作出寬免,但花旗建議可以向持有多過一個物業既業主,徵收額外差餉,如果去到三倍水平,相信會增加持貨成本。

有業內人士已經估計,如果真係有新一輪辣招,政府會同時出手、修訂「一約多購」既漏洞,甚至由稅局出手,以違反稅務條例,向之前既「一約多購」買家,追收差額,咁肯定會收更大震懾作用。

面對樓市失效、再推更多土地,只會被中資「內外夾擊」,反而進一步推高樓價。既然特區政府已經習慣事事請事中央,點解樓市政策唔可以? 可能市民會高度歡迎呢種介入手法?




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

新班子

隨著估領袖遊戲塵埃落定,外界聚焦轉移至誰是下屆林鄭班底人選。
尤其是侯任特首曾經明言,財金班底會有重大變動。

中環人明言,七七七票當選的林鄭,財金系統未來三至十二個月,亦最少要應付七個變動;
包括財爺是誰、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是否由教授續任、
小加及松崗相繼任期屆現、打虎機構兩大首腦家唐家成及歐達禮亦相繼夠鐘、還有是振英產下的金發局去留等等。

基於六年落車規定,林鄭來年有需要為家成及松崗物色接班,相比吃力不討愛財爺一職,中環人估計,作為林鄭競選辦的查史美倫同屬證監及港交所主席大熱。

而既然主席人選即將轉莊,小加、達禮留任機會極大,尤其前者,事關互聯互通二點零尚未啟動,「口痕友」話,新股通啟動,沙特阿美及蘋果抵港之日,才是小加功成身退之時。

財爺又是誰呢?打從林鄭當選一刻,市場傳得熱烘烘人選包括王冬勝、馬時亨、任志剛等等,輔以有機會頂替教授局長的馮婉眉及黃友嘉,一時之間,財爺及財庫局長兩大位置人選,更比估特首來得有趣。

熟識任白頭均清楚,財爺一職他毫無興趣,反而,當林鄭頂級財金政策智囊,勝哥出任財爺,兩個老朋友添馬艦聚首一堂,到時,八十八層高卻不知如何是好了。

假設白頭有意,勝哥又如何?
放棄過千萬年薪,但合拍多年范歐二人相繼離巢,要在林鄭與 杜嘉祺及一名Unkown 侯任CEO之間,勝哥不難抉擇。

觀乎今日兩大報不若而同報道,情況不外乎三:
一,純粹煲水、
二,已有共識,但要測試反應、
三,一方有意,並製造成熱門話題,逼另一方盡快表態。

但亦有「賓卡」相信,千估萬估,最終成事者,可能只有茂波。

林鄭大可以說,人選已盡力,但全數已拒絕。

九千多億財政儲備,加上侯任特首之前的政府儲備等等言論,不論誰是財爺,同樣面對洗錢的煩惱。

與其經常批評政府錯估數字,今早關博士反而一針見血,靠股市及土地收入為主,香港盈餘無得估,更甚在於,如果撇除過去幾年高地價土地收益,特區儲備查實被嚴重高估最少二千億。

的確,九千億多得很,惟未計及三千多億工程開支,及八千多億法定退休金,儲備實際是否低於負?
Who know?

但學者指,不斷叫政府活用儲備之同時,稅基結構問題、金融市場結構問題、經濟結構問題,樓市問題、競爭力下降呈結構問題,創力力弱問題、以至聯匯去留問題,七大範疇搞好,才是七七七重點。

的確,不論林鄭及薯片異口同聲指,未來五年好重要。!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派息夢

如果話今日中移動業績有咩遺憾,恐怕是業績只要提前一周公布、結果已經好唔同。

末期息增長近4%,派息率由43%增至46%,唔好睇少呢三個巴仙,倒數對上一次提升要數番十年前,當時仲係王建宙掌舵,941仲要靠既係短信同WAP收入,當年iPhone先至面世。

數番當年、03至07年中移動未加入公用股行列,名符其實係高增長股,派息率由21%逐步加至43%。

今次中移動「炒車」、好大程度要歸咎瑞信當日「十五羅漢」報告以及德銀既40元特息天文數字,令市場有錯誤預期。

老實,中移動業績本來絕不會落得如此下場,市場甚至可能大聲鼓掌。皆因以第四季Ebitda Margin,及下半年ARPU計,未算太弱,甚至較個別券商預來得理想。

好事,變得累事,可以簡單用形容中移動。查實,憑其四成六最新派息比率,已經較早前分析員預期中位數四成半更要高,殊不知,中間殺出一間公司及一個人:
神華及Peter Milliken。

神華慷慨地派,讓市場形成樂觀預期,本來超標落袋,現在對中移動就挑剔地柴台,不滿沒有特別股息之餘,更將派息比率,轉移視視至絕對派息金額。

中移動2015年度全年每股派息金額為2.721港元,去年每股派息為2.732港元,換句話說,所謂的四成三加至四成六派息比率,轉化為金額的話,實際只值0.011港元。

而基於計算中移動每股盈利單位為人民幣,派息為港紙單位,考慮到人民幣期內貶值的話,難怪,中移動加派息之說,被理解為抵銷貨幣貶值。

故事教訓,公司動機雖好,並徹底回應市場訴求,惟在「某一個點」上,分析員仍然操最後殺生大權。

神華令市場誤以為中移動可派特息,德銀Peter Milliken日前一份報告,卻令市場預期升至無彎可轉地步。

老行尊有教,對分析報告認真就太天真。Peter Milliken為說明電訊股派息催化,卻用神華負債水平,或套用其盈利二倍以上作為總派息開支立論,在「最神華情況下」,中移動每股最多可派40元,行到呢步,查實中移動即使加派息比至九成,意義已經不大。

或者故事進一步說明,與其唱淡上市公司,分析員首無反顧唱好,從而製造不合理期望,殺傷力更為之大。

還記得零七年U號大行神華一百元目標,十年後今年,因為神華而牽引中移動四十元派息。

一切皆由神華而起,十年一個循環,唉的不是股市走勢,而是市場毫無警覺及進步。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銀荒2.0

潮興2.0,內地近日亦興起2.0,並引起廣泛討論。

當然,此2.0不同彼2.0,內地金融市場近日熱話的,是銀荒2.0。

話說,昨天的七日期回購利率升至五年高位,多個質押利率上升幅度更大,隨即令一眾市場忽然大悟。

但實查,早於上星期,掉期引申利率已見多年高位。

銀荒對在內來說,白一點是一頓家常便飯。賓卡直言,內地資金市場結構失衡,錯配問題嚴重,資金市場三個月中小荒,每逄半年一大荒早已見惟不怪,惟致命在於,有別於過往拆息升至數十厘水平,今次,拆息高,但並不太高,低調緊限之中,卻出現中小型城商行在同業市場違約。

賓卡形容,論金融市場芸芸潛在毒性當中,銀行之間拆借違約,屬於高級別劇毒。

一經蔓延,可造成交易對手潛在風險引申的不信任,從而令市場之間拆借停頓,有見及此,人行亦急忙向市場注資,以肋解困。

劇毒當前,人行低調應戰,令到拆借市場資金表面上低開,惟一如內地交易員形容,情縮好一點,但基本還是緊。

君不見,最新國開利三年債拍賣結果,中標利率升穿三厘,較預期為之多。

未發生的事情,市場甚少觸及,但已發生的事情,市場卻充斥解釋。

常見解釋在於,銀行要應對央行季度考量、光大轉債申購凍資,或人行早前上調市場利率等等,但賓卡指,最近有一件,影響甚大,但市場似乎隻字少提。

話說,昨日相關部門召集債券發行、托管及交易機構,宣佈重新修定企業債納入可抵押的條件,決定,下月七日起,但凡AA及AA+等評級公司債,一律喪失抵押品資格。

呢類債券,不少獲資產中介機構及城商行參與,在同業市場借錢,提供資金認購及打包成產品,甚至再向交易所抵押貼現。

現在抵押功能失去,整個資金鏈變相被終斷,尤其是踏入下半年,正正是來自相關債券的兌付高峰期。

故事再說明,內地去槓桿意志即使堅定,但過往之中隱藏問題浮現,一次又一次令調控金融市場風險注定路途畸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