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降級

1989年以來,穆迪首次降中國主權評級,怪不得財政部嬲嬲豬了。

財政部反撃穆迪,重點有二:
包括穆迪高估中國困難、及低估去槓桿進程,皆因近兩年,我國負債佔比未有太大變化。

中央以去槓桿政策為首要任務下,穆迪贈慶,變相不承認去槓桿有成果,又批死未來亦不會有顯著效果,斷估,財政部之後,內地勢必有更大而又強還撃攻勢。

老實,中國主權外幣債務不多,國債有內地金融機構近乎全數包銷,穆迪再多降兩、三級,不會影響絲毫。

賓卡不少對穆迪降評級時間也得突然,尤其鬼子佬評級機構行將獲放行內地經營,穆迪唔俾面在先,好戲在後頭。

但平心而論,中國負債問題是否因為去槓桿政策而獲得改善,各界仍有不同意見。

財政部當然說有成績。而穆迪就提出,單單政府負債佔GDP會由目前四成,升至近2020年的45%。

但查實,穆迪計法及指控,已來得客氣及保守。

人行研究局局長徐忠早前一份文章其實提及,內地政府負債佔GDP,由零八年31.6%,升至前年44.4%,數字上比穆迪提出的,更加之多。

徐忠提到,數十萬億政府債以外,若計算城投債,或其它隠性債務,按人行研究局頭頭說法,單單政府負債佔GDP,已經極可以超出六成的警戒線。

穆迪VS徐忠,誰較客氣?

拆局提出多次,內地去槓桿誠意可嘉,但離不開是槓桿責任轉移,地方政府爆額,中央層面接力之餘,還有負債水平偏低的民間齊心協力。

樓市刺激經濟正是一例。可是,以整體負債佔GDP數字看看,08年是96%,2015年是170%,現在已升至254%。

當然,中國越多批評,市場反方向力量就更大,觀乎今天A股表現就知。

市場與其要留意內地股、債表現,倒不如注視,穆迪一併下調本港主權評級,似乎無可避免。

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泥足深陷

區內以至歐美投資者近期大叫大嚷最多一句是:「投資有來寶,認真大煩惱!!」

本港公司,新加坡上市的商品交易商來寶,已經成為國際財經大新聞。
彭博大字標題,Fighting for Its Life,似乎已經說出重點了。

來寶前年二月,市值仍有六十億美元,現在只有四億,大跌近三成後停牌,股價2001年低位,更嚇人是,來寶債券跌至新低,一百蚊面值,只值三十幾。

大行引述紐約交易檯強調,來寶債券交易仍然有序,而近日,更有對沖基金主動查詢,但查詢代表投機性買入,抑或趁勢多踩一腳,實在不得而知。!!

繼穆迪、惠譽後,標普下調來寶評級已屬例行公事,惟其文字表達,形同判處來寶死刑,於是報告一出,外圍來寶債價已呈現拋售,到今日股價開市血流未止,新交所主動查詢後,來寶要求停牌。

標普講明,來寶有違約風險,償債能力成疑,一句債務泥足深陷,道出曾紅極一時商品企業,似乎已隨時彌留狀態。

S&P引述數字,跟市面掌握分別不大,來寶其中的6.56億美元債務中,6,2億美元六月到期;
到來年三月,3.79億美元中期票據到期、兩個月之後,11億循環信貸亦會到期、而2020及2022年,亦有大量債券到期。

中環人透露,整個上午,大行內核心話題之一,正正是來寶幾時違約?
有定息檯坐盤阿頭提示,早前來寶電話會議,的確有與會者,衝著來寶現金狀況而來,問過究竟,對於現金狀況等等追問,來寶當時一句Let's take this conversation offline!!
期時分析界已心中打突,為後事做定準備。

來寶為什麼走向生死存亡?
外界分析太多了,包括商品市場波動,對沖困難,錯估形勢等等。

但說到底,來寶多批商品合約實際價值仍然成疑,兩年前 Iceberg Research策動「倒寶」行動,力陳多批合約價值人為高估,事後孔明,他們大概是對的!

來寶如何能夠避過死亡?
一,債權人願意剃頭,大幅削債。
但市場對來寶似乎已信心盡失了。
二,白武士的出現。
但據報,最有可能的來寶白武士中化集團,已經宣佈投降,原因在於,太不確定來寶財務狀況。

再者,內地改例後,原來央企因併購而導致虧損的話,央企管理層要一概承擔責任,試問仲點敢冒險?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水門翻版?

"I hope you can let this go,"
一句說話,既成為全球茶餘飯後討論熱點、七段英文字,不單牽動全球市場,更隨時成為改寫歷史重要的一句。

美媒爆出,前FBI局長科米筆錄會議記錄顯示,特朗普曾親自提出,希望停止FBI調查牽涉秘密跟俄羅斯聯繫而被辭職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之後無耐,科米就被解僱。

期間,曾經有美媒更披露,特朗普要求科米效忠投誠,美國政壇於是懷疑,弗林由於與俄羅斯有秘密聯繫而下台,而科米領導的FBI正在調查事件。

但特朗普為免揭出更多不為人知事情,先軟後硬,炒科米以為為後患忠消除。

並且在社交平合一句語帶恐嚇留言,當日提醒對方確保無被錄音,到今日,有記錄在案的並非錄音,而是文字。

呢單美國各大媒體形容為White House Crisis大新聞,重點在於,特朗普可能已經構成濫權及防礙司法。

而後者,正正可以觸及國會啟動彈劾門檻。

查實,從老Trump上台後,博彩公司對特老爺任內被彈核賠率一直大熱,而科米事件後,最新一項調查顯示,四成八受訪者支持彈核老Trump。

但要留意,負責民調機構Public Policy Polling,屬於民主黨陣營。

如果特朗普事件越鬧越大的話,科米,幾乎肯定極有可能成為美國政壇歷史最重要及最傳奇的一員。

希姐當日敗選,矛頭直指科米,希姐至今仍然耿耿於懷,恨科米程度,力逼最年對萊溫!

現在,老Trump政權被現危機,主角亦是科米。

美元急跌,美股期指全日捱沽。聰明如華爾街大鱷深明,政治市已經確立,而政治市亦是最容易製造過份恐慌,及希望假象的工具。

以後,更多消息,更多分析當消息的資訊,完全可以令股市及其它市場一切盡在掌握中。

而同一時間,Trump trade已經被交易員改為 Trump bump; Trump Slump: Trump Dump,去到尾,風向標高盛已經改口,六月加息機會仍高,但機會下跌。

美國國會對上一次彈核總統,要數九十年代末的克林頓,而最震憾,當然是水門事件令尼克遜辭職下台。

當年,尼老爺正正詳涉防礙司法,但跟福特協議,獲得特赦。

綜合美媒及評論,老Trump有望過骨,未必出事。但由於對主流媒體,及一線大報樹敵太多,Trump只會繼續被死咬不放。

以美媒關係網,利益分配不平衡的一日出現,政商界勢必更多Trump累材料爆出。

紐約時報今日社市呼籲共和黨提早止蝕,似乎仍為時尚早。

2017年5月5日星期五

大禮

代表金融服務界的張華峰議員引述消息指,克強總理要香江市場為新股通做好準備。

此話一日,全城再次想入非非;一,難道是回歸廿周年,中央大禮之一已呼之欲出?二,先有傳巨企阿美到港,繼而觸及新股通,難免兩者令市場產生最大聯繫。

的而且確,阿總早就提及,阿美與新股通乃天作之之合,屆時一切來得太美噢!!

惟問題在於,觀乎媒體報道線索,阿總發言背後暗示及思路,查實從未有將阿美襲港與新股通,在時間上進行任何形式掛勾,又或者,先有新股通,才會有阿美,亦不是先設條件。

眾所周知,債券通初期單向性質的構思背後,本質上重點是香港協助內地深化債市投資者。至於ETF互通,本質上是互惠互利,但前題在於多項技術細節有待解決,包括交易時間。

到新股通了,對市場發展而言,本質上不存在有利的對等關係,香江小島是百分百獲利,既然與此,內地相關部門會否順利綠燈,值得再三思考。

多年前,內地已高談國際板成立,軸心關鍵人物之一,乃已官至證監副主席的方星海。星爺從來大上海主義者,而對內地財金官員來說,新股通一通,變相意味國際板大業壽終正寢,但凡任何市場均以招引知名巨企為己任,豈會就此輕易斷送?

當然,凡事有兩面。一切從正面看一看,想一想,內地部委忙於打槓桿,君不見新華三連發文,重點在於「一行三會」最高中央指令任務劃分,沒有一項屬於推動市場發展。

再者,巨企愛資金、巨企愛股份交投,巨企更愛名哲保身,名聲大於一切。試想,蘋果一旦落戶黃埔江,換來股價及交投靜於死水,輸掉給白馬與雄安股,「添曲」顏面何存矣?

中環人分析,去金融風險,整頓影子銀行,誠意可嘉,但工程漫長,尤其偶一震盪,旋即點到即止,這段時間,除「入摩指」之外,難言股市發展雄圖大計。

看看,十年國債債息三厘半,神經起動已漫延全國。最新財政部九十日期貼現債券,認購倍數不足二,意味超額倍數低於一,滬深兩地更加同一時間廣傳,國開行決定暫停新債發行。

內地資金緊張,某程度上是一個標題上的簡化表述,明明說緊,但有幾緊?指標量度等等,其實無從追索。

以今日為例,小川立下硬心腸,逆回購不做,資金要淨回籠,日前MLF到期仍未獲續,種種一切其實對資金市場構成致命,市場利率必升無疑,但是日內地市場利率,其實不升反跌。

原來,小川心硬之同日,內地國有為首大銀行卻罕有主動向市場拆出資金,市場才如夢初醒。基於內地市場太難明解,新股通VS國際板,前者贏面仍大!

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奇景

黃昏景色總是最美麗,最叫人陶醉?

友邦如是,匯豐亦都一樣。「范去、杜來」製造的現象,是1299及大象分別接力為減低跌市壓力居功至偉。

中午十二點,匯豐業績,眼見經調整後或核心稅前盈利達59.3億美元,已經即時屬於一份毫無爭議性的優於預期業績,問題在於突出程度如何形容?

匯豐季績後,即時製造了三大奇景:
一:股價越升越有;
二:大行越讚越好;
三:對象哥評價一般的外媒,極為正面。
其中,金融時報形容大象季績為「令人歡迎的解脫」;至於彭博好一句Surprise profit gains更相當抵死。

如果硬要說匯豐靠撥備大減支撐業績,未免對已屆倒數的范智廉並不公平。

觀乎營業收益總額,粗略計最少扭轉三個季度持續倒退之局;收入連跌兩季後回升。
靠的不是炒房收益,而是Asia,以及零售財富管理業務。

事實上,劃分地區,按年及按季亞洲分別錄得一成半同三成八稅前盈利增幅,屬於匯豐版圖之冠。

劃分業務的話,GBM按年升三成半,按季升兩成九,卻敵不過零售及財富管理業務四成七及五成六的按年及按季增長。

或為迎來新主人,或宏觀環境使然,又或者其實純粹巧合,大象零售及財富管理業務之得,基本上超大程度建基於保險。

有關方面收益首季6億美元,三個月內足足增加2.4億。

難怪匯豐首頁開宗明義,既強調珠三角,亦罕有說明新造保險銷量增加 13%。

匯豐提及,財富管理業務的收入增幅主要來自制訂壽險產品業務,金融機構既然屬於一個泛指的統稱,可捉老鼠是好貓,可賺錢就是好金融,那管本質上是銀行抑或燕梳!!

「范去,杜來」,象哥新景象,查實早於有杜嘉祺之前,已有分析員獻計,新環境之下,大象燕梳大有索造空間,

星洲DBS、對家渣打,美洲花旗,通通早就將旗下分行網絡盡其所用,一一跟燕梳公司獨家分銷協議,杜嘉祺統領下1299已玩得出神入化。

頭三個月,匯豐一次過開支有增無減,達到11.2億美元,盈利卻有驚喜,更大驚喜來自一級核心資本比率升至14.3%,單單來自業務自然增長已貢獻30點子,令回購,以至派息憧憬再燃。

基於往績,中環人部份戲言,象哥季績屬偶爾失手之佳作,查實亦有可能是對青姐
數月前Hea做批評的耿耿於懷回應,杜嘉祺之外,似乎青姐與大象,仍是最合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