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6日星期六

衰收尾 (題外話)


在這個Blog已經是第三次寫黑石,不過無辦法,名氣實在太大,也要趁下熱鬧,而黑石埋門一腳居然衰收尾,都可以賴係名氣累事。

雖然招股書都寫明,稅制有調整風險,不過在上市前最後一刻先比人擺上枱,係明眼人都知,黑石呢劑真係被人玩得甘,實在可能同FOUNDER收取高回報薪酬有關。

在黑石最新的SEC Filing中,佢地自己都清楚講明,今次稅制改革一旦改變,將會嚴重影響日後回報。

民主共和兩黨的Baucus 及Grassley突然提出,目前對私募基金呢類partnerships收取百分之十五稅率是過於慷慨,它們應該與企業最少百分之三十五稅率睇齊。

按經濟學人的看法,這個美國稅制的漏洞,源於1920年,當時政府為左照顧小企業,向合夥人制的公司徵收較低增值稅率,豈料百年後居然益左呢啲富可敵國的私募基金,名正言順避稅。

其實問題核心是所謂Carried interest上,簡單講就是服務費,賺到基金就有得分,仲要係同你分身家個隻(50%),賺唔到,就根本一分錢都無,所以carried interest唔可能出現負數。

了解carried interest的運作,就明白根本同share options沒有分別,管理層為公司賺到錢,手上的認股權先值錢,否則股價唔升,認股權都係一張廢紙。
所以carried interest並非增值稅,而係同認股權一樣需要交收入稅。

呢個問題在英國仲嚴重,企業比百分之四十稅率,私募基金交幾多---10%

歸根究底,今次blackstone「衰收尾」(其實未必衰,因為消息話市場需求根本無少到),可能同兩位創辦人Pete Peterson and Steve Schwarzman兩人,「骨水」太多有關,透過出售舊股合共套現二十六億美元,幾乎係集資額一半,雖然Peterson大部分收入都捐作慈善用途,但在這個金錢遊戲之中,回報亦實在易令人眼紅。

不過話說回來,有人願打,有人願捱,作為旁觀者有咩好呻?
呻的是我們國家投入的三十億美元,幾乎全部落晒Peterson 及Schwarzman口袋,最慘係原來要將儲備分散海外的目標,根本達唔到……

Blackstone話下一個發展的市場,同全世界一樣---是中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