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6日星期日

陰溝翻船


今天想多談日本,說的是安倍晉三。

一年前安倍挾著小泉純一郎的高民望當選日本首相,當時大家都認為只要蕭規曹隨,安倍不犯下甚麼大錯誤,這個日本戰後第一個出生的首相,總可以做到任期完結為止。
何惜他就是不爭氣,委任的多名大臣都一而再被揭發涉及獻金醜聞,結果在七月的參議院選舉中大敗,期後亦斷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安倍一年前以高票數當選自民黨總裁,為何前後一年就有這麼大變化,變成被選民唾棄?

選人不善當然是箇中原因,不過金融時報認為,一年下來安倍只懂向外宣揚他的鷹派思想:將防衛廳升格為防衛省,推倡「國家安全保障會議」(NSC)構想,不過經濟方面?比起他的前任小泉、完全是交了一分白卷,既沒有小泉推動「郵政改革」的決心,亦無仔細構想解決龐大外債的問題,因此面對全球股市屢創新高時候,日經指數比起一年前安倍上任的時候,幾乎是原地踏步。

不談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風波,單看他零五年為了推動日本推動私營化運動,而賭下自已政治生涯,那分決心其實幾令人折服。

早在明治維新年代出現的日本郵政,由於本身兼營存款業務,很早已經變成日本最大金融機構,不過由於由官僚打理,經營不善以及吸納過多存款,私營化早已是刻不容緩。

曾當郵政大臣的小泉,就建議將日本郵政公社分拆,並必須於2017年度出售,完成民營化程序。但議案不單受到參議院內民主黨反對,連部分自民黨成員亦內訌,聯手反對議案。到零五年,小泉不惜解散眾議院重新選舉,並在眾議院重選後,令私有化法案由於自民黨於選舉中取得空前勝利,而獲通過。

反觀安倍任內幾乎對議案無任何建樹,反而有意為倒戈相向的自民黨員平反,至於推行稅制改革、解決外債過高的問題,安倍亦未有呎進。今年政府外債估計,會升至本地生產總值九成八,加上經濟數據持續疲弱,而本地及外資投資者都持續將資金拋到海外,要唱好日圓的分析員,還請你三思一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