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8日星期二

不確定的動盪


當一片閙洪洪談「動盪年代」時,我又不期再次翻閱前財長魯賓寫的自傳「不確定的世代」(In an Uncertain World)。

如果說格林斯潘是最有前瞻性的中央銀行家,那魯賓就是有分量等同,過去三十年來最重要的財長。

未有機會看「動盪年代」,不過如果講到批評小布殊的政策,魯賓至少早了四年開聲。

時代雜誌99年選出的「Committee of Three」,就是有格老、魯賓以及當時副財長Larry Summers。在In an Uncertain World中,魯賓一開首就談到自已處理九五年墨西哥金融危機、以及九八年處理LTCM倒閉以及亞洲金融風暴的經驗。其中特別是要成立二十億美元的匯率穩定基金,以拯救墨西哥政府,當中涉及遭遇國會反對,以及甘冒干預市場的指控,魯賓很坦白交待了自己當中的忐忑不安,以及看到措施收效時、墨西哥國庫息率回落那種興奮心情。魯賓告訴大家,更高級的財金官員,也是人,down to the earth,其實與你我也沒有太大分別。

書名叫uncertain,其實是魯賓交待自己那一套probabilistic decision making(或然性決策概念),他說很多人都懂得提隨面對不明朗時,會以或然率去計算每個決策的影響,但知易行難,真正運用到這個道理的人並不多,魯賓自己就是靠住在dealing room多年養成的一套probabilistic thinking,內化為自己的思想模式作決策,書中就有不少篇幅提到這種思維。

「Rubinomics」

就是指,在魯賓擔任財長的年代,提出以削減長遠結構性的財赤,達到長遠經濟增長目標。魯賓從來沒有拒絕Keynesian的政府主義,認同在經濟衰退時候政府需要增加開支,但就反對長期性赤字開支,特別是結構性財赤問題。而魯賓亦成為少數在任財長,可以令政府回復收支平衡,亦造就他成了少有的偉大財長。

魯賓當年就曾經想過支持戈爾競選總統,與小布殊一爭入主白宮。

今天全球政府及央行都面對是否需要救市,用魯賓的準則來看,就是要評估有否系統性風險。以NORTHERN ROCK經驗看來,已經跡近擠提,看來今次大規模救市都是阻不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