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30日星期日

中移動在農村


恆指今個星期升穿二萬七千點,處處都有怪現象,其中一個是內地四間電信公司全面皆升。

中移動及聯通是流動電信、中電信及網通是做固網(撇開小靈通不談,因為規模太少)。如果是炒電信業重組/ 發3G牌照,中電信及網通當可受惠,聯通亦在憧憬拆骨下上升,這些不難理解。但中移動面對更大競爭,過去一網獨大情況將難復在,憑什麼上130蚊?相反,如果是估計電信業奧運前都不出現重組,流動電話繼續取代固網,咁中電信/ 網通又憑什麼升?

中移動近年力拓農村市場,傳統智慧告訴我們,農村消費力弱,ARPU一定被拖低。不過中移動的管理層很有信心告訴分析員,ARPU可以保持平穩,何解?

經濟學人曾經引述過一個哈佛大學有關印度電信業對農村經濟影響的研究。在印度南部一個小漁港「Kerala」,每日漁民出海後,例必將漁獲交到鄰近的市集拍賣。由於漁民眾多,供過於求下必然產生價格下跌。有漁民想過搏一搏將船駛至沿岸其他市集、希望可以賣到更好價錢,不過漁獲難保持新鮮,一旦賭輸、再回頭魚鮮已等同垃圾,最終是一無所獲。

研究發現,由於漁獲不能夠以最好價錢、送往需求最大的市場,每年就有百分之五至八的漁獲因此成為浪費,這個情況直至九七年開始有變。

不錯,印度的電信商於九七年將網絡覆蓋至Kerala,漁民發現,一部手提電話可以輕易告知他當日不同漁市場的價格差異,他可以憑此決定,將漁獲運往那個漁市場、賣到最好價錢。多得資訊的流通,Kerala的漁民懂得將漁獲運往其他市場的比例,由零增加至三成半,而結果就是不同的魚市場價格趨向一致。

研究發現,漁民的收入不單因此增加了百分之8,由於整體漁獲浪費的情況減少,令消費者亦可以省下百分之四價錢。這個情況,正就是經濟學中提到的Pareto optimality中的理想世界。

London Business School亦做了相近研究,結論是在發展中國家,每一百人中有十人如果擁有手機,當地GDP每年可以額外增加0點59個百分點,最重要是,這類建設不需經政府進行:政府只需要立例監管電信公司公平營運,其他的,留給電信商自己去賺錢吧!

我們相信,同樣的故事正在中國農村發生,中移動的責任,實在遠比每股130元更任重而道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