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5日星期四

Happy Problem

日前兩大投資大師對中國慨念落下註腳,一個話唔會買,一個就話瞓身買。

其實股神巴菲特同商品大王羅傑斯看的,基本上不是同一個context,巴菲特說的是中國股市,Rogers談的是人民幣。

以價值投資揚名,巴菲特當然較著重的,是基本估值是否合理,以目前內地股市近六十倍市盈率,股神當然是可望不可即,因此叫人審慎是意料之內,反而股神說自己可能早沽了中石油,就是不必要的客套話。回報率有七倍,任何基金經理只有眼紅。

商品大王說要盡沽美元,然後大手掃入人民幣,也實在是市場共識。君不見發行數億元的人民幣債券,在本港都要爭崩頭就可見一斑!美元弱勢幾乎係人都識講,布殊多年來「披羊皮,實狼心」的所謂「強美元」政策也是路人皆見,不過問題是,人民幣會唔會好似羅傑斯咁講,可以升兩倍、甚至三倍?

人民幣由零五年七月匯改以來,日前剛升穿7點75的水平,累積升幅是7.6%,以一個發展中國家來說,可以說快不快,慢也不慢。

慢著,請大家記著,人民幣的升幅是以美元計數,以過去兩年弱美元已經成為趨勢來看,用實質匯率慨念計算,人民幣實質只是升了百分之二,更甚的是兌歐元一隻貨幣,今年以來人民幣實質是眨值了百分之3點7,邊個話買人民幣一定賺?真係睇下你來自「邊鼠」!

金融時報話,以目前不交收人民幣遠期合約計,未來一年人民幣會升穿七算水平,即係話升值百分之六。呢個升幅,過去一個月菲律賓披索都唔止!

因此難怪歐洲一批財長鬼殺咁嘈,人行亦在G7一個星期後,就加快人仔升值幅度。

說回切身的港元問題,近日戲劇性由兩個月前二十二年低位,一跳就升至7點75兌一美元的強方兌換保證水平。市場解讀(包括任總?)說是新股認購抽緊資金,要作好最好準備云云。如果說阿里巴巴凍結過千億資金,就令銀行體系應付不了,相信無咩人會信,早前的新股反應咪仲熱烈?

實質上是市場開始睇到,隨著大量「老細資金」流入,港元又同美元掛勾,金管局根本是綁手綁腳,只有眼巴巴看著通脹被推高,最終又要擴闊港元浮動範圍。

任總說過,強港元是「happy problem」,但自從零五年五月所謂優化措施之後,我們已提出,貨幣管理最怕被人睇穿,所謂做得一次就有第二次,Problem 可以happy幾耐?

2 則留言:

NoBrainNoPain 說...

股神巴菲特0既說話已經不可信,佢要投資中資股,一定唔話俾你知,而且加多句太貴,看看中石油,開大會時,話唔沽唔沽,最後一樣沽洒。

Simon the Libertarian 說...

強港元確是Happy Problem。

畢竟,終極的貨幣政策目標,就是保存其購買力;否則,就是發鈔者搵人民的笨也!

不過,太強的貨幣,不夠loanable fund,可以是市場旺盛,也可以是中央銀行放水的把拿失準,很難說得準。

所以,absolute peg錯不了,反正流出流入,金管局按章辦事就是,沒有人怪得誰,更沒有太強太弱的問題(理論上)。

現在的Dirty Float,真的有調節功效嗎?I doubt it very much. 始終央行也逃不過政治考慮︰通脹比通縮,後者的震撼太大,所以對央行官僚來說,穩當的貨幣政策必然是inflationary。

風水佬騙人十年八年,貨幣政策要見效則快得多,看來,我們又要步入負利率的日子,屆時看任總出口術警戒銀行注意風險時,會不會說港元太弱要出手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