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7日星期五

少談政治


孫柏文以選舉為題,即時有網友寄來電郵,提醒我們要多提經濟、少談政治,以免成為政治平台。

很多謝大家的提醒,當然我們亦不希望佔左「香港刺針」的地盤,但都想解釋一下政制與經濟的一些看法。

先問各位,自由經濟的精粹是什麼?活躍的金融市場?龐大的資金流動?

我們認為,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是「合約精神」。只有產權清楚界定,人作為「經濟動物」,先有最大動機去賺錢。

重讀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書中提出,在中央計劃經濟中,一定有特定的權力架構,決定資源分配,這些計劃者,永遠都是仗賴一些不充分的資訊和價格需求來作出分配,結果必然是資源浪費,有需要者永遠得不到所需,而擁有權力的人,就永遠在浪費珍貴的資源。

因此,海耶克認為,最有效的資源分配,就只有經自由市場上的價格機制進行調整。

在海耶克眼中,極權主義的獨裁者,會以社會公義為名,對市場進行大量干預及管制,最終導致公民失去政治上、以及經濟上的自由。

民主制度就是容許每個選民,跟據候選人作出的承諾,投下最合符自己利益的一票,當中就是包括了「政治上」、以及「經濟上」的自由。而能夠保證產權不被侵犯,就是由每個選民通過自己的選票、揀選出來的政府。

李兆富說,海耶克反對的,不只是極權主義,對於完全的民粹主義,海耶克一樣心痛惡絕。

所以民主在不少地方都有失敗例子,中國當然最愛數出台灣,而遠至拉丁美州、南美一樣有由民主選舉變成民粹主義的混亂局面。

但我們一樣看到在委內瑞拉,民主制度成功扭轉了查維斯原本意圖「千秋萬世」、將總統變成終身制的議案。

因此,民主不是要選出最理想的人選,而是要有機制,令腐化的領袖在選票的洗禮下,和平地轉移權力。

我們不希望鼓吹什麼的政治立場,或是撐什麼黨派,我們希望有的、是制度。

不錯,現在我們有很好的行政部門,但誰人能保證五年後,又有另一個不尊重私有產權、不尊重法治、對市場作出糟蹋的政府?沒有一個由選民可以決定的民選機制,我們只有步向奴役之路。

其實最不公平的是特首曾蔭權,因為現在如果香港有民主制度,肯定大部分選民都會投他一票,得票率絕不會低於現在的小圈子選舉。

泛民特別是民主派,完全不思進取,終日只懂作反對派,試問又怎叫人放心投票贊成他們執政?

中國:不民主的自由市場

到底中國係咪民主的「反證」?我們明白,中國雖然實行社會主義經濟,但經濟一樣有快速增長,甚至超越很多已發展國家。

其實有不少分析已經指出,中國人擁有的經濟自由,不比外國差,「先富起來」的理論,是今個世紀最偉大的發明,亦造就了今天的大國趨起。

但產權在中國一樣不能到得全面的保障,有村民因為發展商圈地而痛失家園,有香港商場租戶被非法佔用場地,即使大如全球最大奶品公司法國達能,在與娃哈哈的糾紛中,一樣要動用到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在中法高峰會上直接向總理溫家寶提出交涉,就知道這個風險一點也不少。

說多了,望大家見諒。

5 則留言:

Allan的投機世界 說...

看到今集青姐警剔孫柏文不要踩過「香港刺針」的界,拍案叫好!

本人雖然都贊成有民主,但不贊成用民主來影響民生。

以遷拆天星碼頭為例,民主的人行出來,說沒有諮詢巿民,其實很早已經有相關文件。但民主表現的示威,苦了原本開工的工人!

民主的自由巿場,也有其黑暗面如宣傳策略及用龐大金錢來控制供求的損民利己手段!

孫柏文和李兆富工作的是香港出名的「民主」傳媒,但真不希望把money cafe變成了其公司的喉舌節目。

在國際上,民主、共產、獨栽的政府也有其成功和失敗例子!問題是:代表的人用甚麼心態和道德去對待選出他們的選民!

「合約精神」必需要尊重及實行,不然朝令夕改,出爾反爾,被侵產權的受害者衍生的只有怨氣和不滿!

在上一個世紀,令中國喪權辱國的「鴉片戰爭」其實亦是因為「合約精神」而演變的貿易戰爭!達能與娃哈哈的公司紛爭,要由兩個領導去排解,紅燈警號已響起了!

匿名 說...

"money cafe變成了其公司的喉舌節目。"

If two persons of a similar view points, does it mean that only one can say things or else the second one will be seen as "the first one's tongue"?
I use anonymous because I fear. You don't need a smiling wolf with lamb skin to show his teeth before you close the door, do you? HK's business environment is getting worst for sure, although it has not yet revealed in the Stock market - as it is an index of multinational and Chinese company. However, I am not that optimistic that HK as a financial center can last too. The current statistics means not much.

Allan的投機世界 說...

不知你用匿名的原因係為怕人知你是誰,定可以為言論責任不負責。但有點以觀眾的角度來說:

當某公司的嘉賓上money cafe時,無可疑問曾多次借機在為其公司的助選某支持者拉票。這個是事實,談經濟的節目變了拉票節目,可有考慮自己的嘉賓立場?

香港營商環境差,你問街邊擺賣的小販都知。本人土生土長,由年幼時幫家人在街邊擺賣,到現在學有小成,拼搏多年,勉強脫窮。所見的轉變比你更親歷其境!

問題出現,是要用方法解決,而非用爭論來達致政治曝光及從其中飽私囊!旅遊發展局的尸位素餐及某些政客的假公濟私!

現在才講股票指數?一早講左股票大旺未必幫到大部份的巿民,甚至乎會對巿民反而不利。你要匿名,我估是怕人說你拾人牙慧吧!

答埋你la!有d政綱及政策,可以用政府好少錢已經惠澤好多小巿民!不過呢度係money cafe blog,本人要尊重,所以唔講。

VC 說...

你地後生仔應用最少成本結合有腦有心有Guts的政治影響力,平衡無腦或迷信或既得利益者的傳統大勢力,香港的民主才有好的明天。

investors concern predictability.

政治的確經濟,你不算離題。

再o吾係,開個新Blog o羅。

MoneyCafe 說...

講得呢個題目,預左有爭議。

我們尊重兩位嘉賓對政治的立場,他們不單有鮮明的立場,仲可以坐言起行,那分決心比那些只懂不斷喊政治中立的評論員不知高了多少!

不過尊重還尊重,我們無意將cafe變成某某派的政治平台。要完全政治中立實在是自欺欺人,但公允仍是電子傳媒一個守則,因此談這個題目是揀在選舉後進行,就是不想被指誤導。

正如文中所講,我們倡議的是制度,不是要支持某黨某派,更說上不是「立場表白文章」。

在經濟學中,有一派別是公共選擇(Public Choice Theory),談的就是以經濟學分析選舉行為及制度,所講的,都是制度。

希望大家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