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0日星期四

OLPC: 一人一願景


財爺上星期的blog,介紹了他的media mentor: Nicholas Negroponte,他在麻省理工MIT的講師。

Nicholas Negroponte最為世人所熟悉的貢獻,當然是他在05年11月,World Summit中首次提出,希望開一部針對開發中國家的學童所設計的100美元筆記薄電腦,之後逐步構思出One Laptop Per Child (OLPC)計劃,並在06年獲得聯合國開發計劃署支持,並宣布和OLPC合作發送技術和資源到指定的學校到落後國家。在07年上半年名為XO-1的OLPC電腦正式面世,可惜價錢與最初構思時侯有出入: 每部賣175美元。

更令計劃前景不明朗的,是當初守應允支持計劃的國家,最終並沒有向OLPC購入電腦,他們反而轉向預載視窗的INTEL及聯想推出的平價(199至299美元)手提電腦市場。

哈佛商學院已決定明年春季,以OLPC作為個案研究。上周出版的研究顯示,OLPC最少在三方面出現顯注弱點: 定價、執行及忽視競爭對手。

1. 定價:很明顯,OLPC的定價策略是典型的ACTION PRICING,即是以一早定出的售價(100美元)作為目標,一切配件均以這個大前題而進行,因此OLPC不會預載價錢昂貴的Window視窗、改為開放源碼,不需繳費的作業系統Red Hat為核心,同時核心處理器選擇以定價比Intel更便宜的AMD。這種傳統的ACTION PRICING的策略,很多時都會運用到一些家電身上(如雪櫃),目標就是要提供更吸引的定價去找買家。但由於XO-1本身需要有多項技術: 包括需要網絡傳送連繫不同電腦、令小朋友可以進行NETWORKING; 同時又要吸引外表令小朋友願意使用; 更重要係,不少貧窮地區根本並無電力供應,在設計電力系統時需要兼顧太陽能發電以及手動發電(以手柄攪動發電、唔知要幾耐先開到機),都增加了成本。

2. 執行:在OLPC提出相關計劃時,本來獲得多個國家答允支持購買電腦,但哈佛提出OLPC只是基於良好意願推行計劃,但就看低了政府官僚主義、以及利益團體的政治干預。由於在第三世界國家,教育不單止需要電腦、同樣欠缺的有教師及學校。同樣的一百美元,到底是買一部XO 電腦、抑或多請一名教師?顯然OLPC的主腦最初未有想到這個問題。

3. 競爭:其實與第二個問題一脈相承。雖然OLPC是非牟利機構,不過由於XO採納了成本較低的AMD 電腦微處理器及 RED HAT (LINUX) 預載系統,令兩大對手INTEL及 微軟察覺可能嚴重蠶蝕第三世界市場佔有率,因此在不同程度上展開反攻: 一向只做處理器的 INTEL推出了自行研發的平價手提電腦「CLASSMATE」, 定價在180美元,限量發售1萬部。(期後INTEL 亦在七月加入OLPC)而微軟亦在印度推出定價 $522美元的 IQ PC,目標也是當地兒童。而採用微軟視窗的聯想,亦在今年八月,在中國農村推出了定價 $199至 $399美元的手提電腦,一樣是針對OLPC的目標市場。由於視窗的運行速度比LINUX快同普及,令不少國家(像泰國)在最後關頭,放棄了OLPC、改投微軟及聯想的陣營。

OLPC有良好的願景,但現實中卻阻力重重。青姐提出了在本港可以發起"Buy one Get one"的意念,協助一些較貧窮地區如天水圍的小朋友,收窄他們和同一代人的智識差距。

說起天水圍,希望下次有機會再多談一些......

8 則留言:

大傻 說...

在桌面/手提電腦的領域,linux是及不上windows,windows原本就是設計給桌面電腦用的作業系統,微軟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優化的系統運作、使用者介面、隨插隨用的設計、龐大的應用軟件庫,都是優勝的地方,但是一個windows vista賣$1,800元,應用軟件要另計,linux作為一個免費的開放源碼作業系統,實在好得無話可說,網路協定有tcp/ip(互聯網的協定),圖像介面有KDE及Gnome(像windows),瀏覽器有Firefox(像Explorer),辦公室軟件有OpenOffice(像 Microsoft Office),還有各式各樣的軟件開發工具,但對一般使用者而言,使用linux比使用windows需要更多的技術支援,這些隱藏成本使total cost of ownership不一定比windows少,是Linux未能普及的主因。

MoneyCafe 說...

很同意隱藏成本高的說法,作為一個電腦初哥,面對linux真係無從入手。

而視窗的普及,更是OLPC致命原因。有不少發展中國家,官員根本未有考慮國家是否能夠負擔,只是主觀認為一定要用視窗先滿足本身的虛榮。

Lau 說...

原諒我有少少離題:
如果香港有錢人真的送呢隻電腦去天水圍..
我估呢班天水圍小朋友又會嘈部機呢樣唔得果樣唔得...

甚至會逼政府送返第二樣補數...呢樣係咁多年黎觀察天水圍朋友們所得,佢地住要住好,食要食好(最新做節一定要食雞),但做就唔想做!!!

其實原因好簡單,太多香港人標籤左佢地..而佢地就好似小朋友/老人家咁就慣晒啦

midnightrun 說...

越看天水圍的新聞就越火大。就算天水圍從設計之初有再多不是,但現在盲目的將扶貧和解救天水圍劃上絕對的等號,又是否公平合理? 現在我是居住在深水埗的貧民的話,削尖腦袋也要進天水圍! 只有那兒資源最多最集中嘛!

天水圍這"悲情"的標籤,是人為加上去的,某程度是傳媒炒作的結果。慘人慘事的確會集中在某些社會特徵的族群身上,但現在就是居於屯門,同樣要坐很多小時車才在工作的單親家庭,他們的兒童可以享用"天水圍特惠券"嗎? 社會福利鬧地區不公,還要是在香港這彈丸之地,不可笑嗎?

MoneyCafe 說...

天水圍真的是一個爭議議題。

誠意推薦大家看陳昔姿的「天水圍十二師奶」,書中對這批被社會遺棄、卻又為下一代努力不懈的「師奶」,有深入描寫,看後無不令人感容。

本想邀請陳昔姿上節目,可惜又撞上她本人放產假,不知大家有無好的提議?

大傻 說...

等陳昔姿有空再邀請她不是很好? 處於逆境而這麼勇敢、堅強的師奶不是很值得我們的政府去扶她們一把? 如果我們的社會能多元化一些,能包容一些,給她們一份有合理報酬的工作,她們自能發亮發熱,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

MoneyCafe 說...

早前談到OLPC,結果壽命可能仲差過之前預測,因為最新消息係,計劃發起人之一,CIO Mary Lou Jepsen已在12月30日離職。

據稱Jepsen是因為追求個人理想而離開她一手研發出來的XO 電腦。其實XO 的 Spec,一直都備受好評,即使時代雜誌都選出OLPC作為零七年最佳發明之一,但就是找不著買家。

個人願望當然希望OLPC成功,但主觀良好意志是不能「救世」。同樣情況,對我們的天水圍是否有什麼啟示?

大傻 說...

OLPC也不是完全失敗,至少它能逼使市場上的持分者開始認真地為發展中國家硏發一些他們能負擔的產品線,如果沒有那些有良好願望的先驅推動,如果一味以市場經濟的角度去認為事情不值得推行,市場上的寡頭隴斷者也樂得利用他們的經濟優勢去驅逐那些先驅,來保持他們的市場佔有率和巨大利潤,如果事情發生在先進的國家,那是為什麼歐洲要懲罰微軟的原因,但是非洲國家勢孤力弱,沒有Nicholas的推動,他們的小孩子要擁有PC只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他們與先進國家小孩的距離只會日益遙遠,永遠活在貧窮之中。
這或許是對我們的天水圍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