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9日星期二

慘過韓農


財爺介紹大家看的「The World is Flat」,全書以資訊科技、供應鏈及物流技術變化下,發展為改變世界最大力量,全球市場變成一體化,簡單如打字速遞員/ 會計師/ 電腦程式設計員,都變成在同一 level playing field內競爭,可以由美國外判至印度。

先看看推動世界變平的十大力量:
1. 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
2. 互聯網興起(網景)
3. 不需人手運作軟件興起
{前三樣,Friedman稱為推動全球向前的平台}
4. 公開源碼及web 2.0 (包括維基百科/ Bloggers)
5. 外判制度
6. 海外生產
7. 供應鏈,表表者是wal mart的無線射頻技術
8. 內判制度,如為相關行業提供售後服務
9. 搜尋網站,表表者當然是google
10. ipod、個人電話及PDA

緊接是十力大量在03年後成為匯流,推動世界變平,企業亦面向世界,適應十大力量將經營模式變化。而新興市場特是中國及印度興起,無論在銷售及生產過程中,一方面為西方企業open new market; 但同時亦需要 face new competitors。

對The World is Flat最大批評,是指過分推祟「供應鏈」,同時亦忽略對文化、宗教、政治以及地域的關注,世界市場根本仍然未有全面一體化。

至於由大家熟悉的利豐馮氏兄弟寫的「COMPETING IN THE FLAT WORLD」,就是以平坦世界作為LEVEL PLAYING FIELD,講述企業以網絡協作慨念「network orchestrators」,以利豐過去半個世紀的發展,帶出企業需要由過去單以集中內部組織架構及功能,透過資訊科技、外判服務以及供應鏈,拓展成網絡連繫: 核心企業只需要維持小數員工,將生產、採購、銷售全球化,「Companies don't compete against other companies. But Networks compete against networks」,達致終極企業2.0生存模式。

推動世界變平,我們有了新的市場,也要面對著遠至印度、新加坡、俄羅斯及東歐的競爭者。The World is Flat中,舉了一個很好的競爭例子。會計一向被視為專業之中的專業,不過美國會計師行,已懂得將最簡單的核數稽查工作,交予印度的執業會計師。原來美國會計師行已經發現,普通的查帳根本就是重複工序,他們寧願叫美國的會計師放到去更有增值能力的IPO及 顧問工作上。

蔡東豪在「金錢之王」中,寫陸東時候有一句注腳:「你要跟子女玩樂的時候,隔鄰的同事、對面的競爭對手、遠在印度的雙料博士,或者是陸東---他們正在工作。」....死未?

以港人靈活腦筋及應變能力,要參與「網絡協作」,其實有很多機會。不過過去十年,我們都靠慣阿爺,淨係識攞著數,無論CEPA 1234....n、什麼土地稅務優惠、以至做醫生做會計以至做運輸,都不懂什麼叫「Level Playing Field」,淨係日日嗌要咩要咩。有理由相信,當我們面對來自全球一體化競爭時候,我們在廣東開廠的廠家,下場會慘過韓農。

5 則留言:

匿名 說...

有興趣追問:
1.Level Playing Field的存在及The World is Flat的出現是否主要或唯一用作解釋企業營運模式近十多年的變化呢?

2.我們知道企業、個體與社會之間乃三者互動且互相影響。我們似乎亦經常探討Level Playing Field的存在及The World is Flat的出現對於個體發展及競爭優勢的影響,例如發逹國家就業職位會流失到發展中國家,使發逹國家就業加劇,因為更多人與你一起爭飯碗。這些都是很常見的觀點,也未見得十分有利於一般人。到底有冇對升斗市民正面一點的影響呢?

3.發逹或非發逹地區的社會問題(如貧富差距拉大)能否歸因於Level Playing Field的存在及The World is Flat的出現呢?

4.Level Playing Field的存在及The World is Flat的出現與微笑曲線(Smiling curve)有一定的關聨性?

From wikipedia,
definition of smiling curve:
Smiling Curve is an illustration of value-adding potentials of different components of the value chain in an IT-related manufacturing industry.More specifically, firms that specialize in the beginning part of the value chain (such as the R&D of core hardware or software such as CPU, DRAM, and operation systems) and the firms that focus their business on the final part of the value chain (such as marketing with brand names or providing customer service) normally enjoy much higher profit margins than those who operate the middle part of the value chain (such as manufacturing and assembling PCs). If this phenomenon is presented in a graph with a Y-axis for value-added and an X-axis for value chain (stage of production), the resulting curve appears like a “smile”.

微笑曲線(Smiling Curve)是1992年時,當時的宏碁電腦董事長施振榮在《再造宏碁:開創、成長與挑戰》一書中所提出的企業競爭戰略。

微笑曲線分成左、中、右三段,左段為技術、專利,中段為組裝、製造,右段為品牌、服務,而曲線代表的是獲利,微笑曲線在中段位置為獲利低位,而在左右兩段位置則為獲利高位,如此整個曲線看起來像是個微笑符號。微笑曲線的含意即是:要增加企業的盈利,絕不是持續在組裝、製造位置,而是往左端或右端位置邁進。

Also from wikipedia,
definition of level playing field:
A level playing field is a concept about fairness, not that each player has an equal chance to succeed, but that they all play by the same set of rules. A metaphorical playing field is said to be level if no external interference such as government regulations affects the ability of the players to compete fairly.

Louis 說...

題外話一問: 可能是本人一邊打機, 一邊看電視, 請問在 20-02-2008 那集的 Money Cafe 是否說李國寶先生是在美國證監會一事, 完全是無辜的嗎? 因為我見節目中的兩位十分氣憤的

louis 說...

而且孫柏文先生要到今天才會這麼生氣?

MoneyCafe 說...

Competing in the Flat World最後一節說到了一個例子,指一間科技公司將部分工序遷移至中國內陸生產,目標當然是希望在平坦世界增加競爭力,不過公司最後被判叛國,董事需要坐監賠錢了事。

因為這間公司是從事軍事科技。

資訊科技、物流發展及外判/內判制度的確「剷平」了不少市場,不過現實中仍然有不少市場障礙,部分故然是人為,亦有因為市場規模、政治文化因素、更多的是宗教理由。

對於低下階層來說,其實真的不容易想到出路。當貨車司機都要懂無線射頻、售貨員要講求fast fashion的運作模式,任何一個老闆都是希望下屬可以增值,教育就是唯一途徑,可惜的是,香港的教育制度仍然不明白這個道理。

Simon the Libertarian 說...

當天在節目中有點失準,漏了談填鴨式教育這個關節眼。

香港的填鴨式教育,學生被condition成「答題機器」,卻學不了「問」- 記得施老闆如是說。

其實,填鴨式教育只不過是科舉八股的現代版,答題機器的醬缸大深,不可以只怪教統局。

越不受醬缸一套的,學問和好奇心就越強。施老闆是一人,黎老闆又何嘗不是?他們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博學的其中兩位,沙紙又代表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