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0日星期一

提款機

上周二紀勤來港,令人最印象深刻的一番說話,是講到負資產。

對港人來說,相信沒有一個名詞比負資產更容易產生夢魘。

現在回看負資產問題,當然可以一笑置之,但回想當年高峰,逾十萬個家庭陷入負資產,影響數十萬人生計,當時苦況相信亦能勾起人不少眼淚。

紀勤承認,美國樓市仍然調整,但正如當年香港樓市大跌一樣,只要市場無出現大量斷供,問題遲早會解決。

「我相信你們比我更清楚負資產,目前美國情況也相似,佢們不會單單因為負資產就放棄物業、最重要是就業市場。」

其實當年香港樓價大跌六、七成,銀行需要增加了不少撥備,但說到要「見紅」根本就是未有出現。反而美國樓價只是比高位回落了一至兩成,但負資產已經對銀行做成極大損害。

摩根大通涉及二按貸款達到九百五十億美元,而花旗亦有超過二百億元二按。由於美國人慣左借得盡,一旦樓價下跌一成,已經有不少人斷供放棄物業,連帶對銀行都變成毒藥。

如果單單是股市樓市跌,問題都未必十分嚴峻,但睇埋上星期五就業數據就認真不樂觀,單是私人市場方面,減少了十萬分職位。如果連分工都無埋,相信再供層樓嘅意慾可以話跌至零。目前美國樓市好明顯仲係有好大隱憂。

金融時報LEX形容過去幾年美國人當左層樓係自動提款機,慣晒樓價一升就將層樓加按套現,而家係時候要還!

話說回來,本港銀行當年可以安然渡過負資產問題,實在要多謝香港人那分堅忍以及對自己層樓不離不棄,即是樓價大跌五、六成,仍然死慳死抵供落去,如果唔係本港銀行一早好似美國一樣、死左唔人知幾多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