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9日星期六

我怕買米貴

去年底已感覺到物價飛升,對低下階層做成的生活重擔,想不到二月分的通脹率,一下子已經飊升至百分之六的十年新高。

原來當日陶冬預言會有百分之六的通脹,還是太過樂觀。

對香港來說,真是雙重打擊。我們一方面依靠內地,衣、食都是由內地進口。不過我們的貨幣就是與美元掛勾,單單過去一年,美元已經崩潰了近一成八,可惜香港又不是靠美國進口,結果輸入來的貨品就成了洪水猛獸。

未來一段時間情況恐怕只會愈來愈糟。美元不斷出現崩漬式眨值,已經令商品價格不斷暴漲(早前調整只可以說是大漲少回),不要以為金價油價對我們的通脹影響不大,因為農產品今天也成了最灼手可熱的商品期貨。

星期四有一個很恐怖的商品出現漲價,單日暴漲了超過三成。是什麼?就是你我每兩餐都會食到的大米價格。

最有指標式的泰國大米價格,單日由原來580美元一噸,急漲至760美元一噸。如果與一月時380美元一噸比較,升幅剛好是一倍。

甚麼因素令大米暴漲?

作為主要大米出口國,埃及決定即時禁止大米出口,目禁是降低國內飛升的米價。而越南、印度以至柬埔寨亦有類似舉動,希望可以透過減少出口令內地米價回落,大米供應幾乎即時減少了三分之一。

當然類似舉動不單止無法壓抑米價,反而人為地扭曲市場,最終只會令大米供求進一步失衡。

泰國的大米出口商會就話,根本無法知道入口國目前有什麼方法可以取得大米。

菲律賓早前無法按原定計劃在國際市場購入五十萬公噸大米後,已經再次在市場上大手吸納期貨。

Jim Rogers 的 A Bull in China,較令人觸動就是對農村的描述。中國的農地並非有想像中的大,可耕作農田只有美國的四分之三,而卻要養活四點五倍的人口。

油價高可以唔揸車、金價高可以唔打龍鳳手鐲,不過米價貴,你又豈能不折腰。

最慘是換來五斗米也沒有。

1 則留言:

匿名 說...

不知澳洲的出囗又怎麽樣?記得以前的袋鼠牌和兩羊牌在香港也賣得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