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8日星期二

一「脫」成名

港美利率原本應該倒行,不過聯匯就將兩個風馬牛不及的人拉在一起。

美元出現崩潰式下跌,當然拖累港元齊齊插水,連帶人民幣兌港元亦升穿九算。

人民幣兌美元今年雖然累積升左百分之四,不過以實質有效匯率計,人民幣兌歐元及日圓反而有所下跌,有分析就指,一籃子貨幣掛勾可能更能反映現實情況。

港元又能否考慮與一籃子貨幣掛勾?我們認為大可詳細研究。

當然,由美元轉為一籃子貨幣一刻,市場是會引起震盪,不過要考慮可行性,其實要數番1983年前。

23年前,出現了一個現象:超市大排長龍,市民恐慌性地搶購食米、廁紙等,港元在9月24日上午一度跌至每1美元兌9.60。

任志剛在觀點中曾經說過:「在一、兩家銀行有另一形式的輪隊悄悄形成:以支票形式大筆提取銀行同業信貸額度及存款,又或說要在銀行分行提取現金及兌付支票。」這個才是聯匯制度推出的更大原因。

面對今天美元持續弱勢,任總說的景象我們今天倒真的似層相識:港元跟隨美元不斷眨值,入口通脹令柴、米、油、鹽樣樣都加,通脹升至十年新高,市民擔心物價持續上升,搶米搶罐頭情況今天一樣出現。

雖然未有市民到銀行提取大量現金,但面對高達六厘的負利率,誰又會將錢放在銀行?

有證券行已經提出,隨著人民幣不斷升值,本港通脹只會係日益惡化,估計港元有一成機會會於未來一年內脫勾。

到底今天市場能否承受脫勾後果?其實在05年金管局強化聯匯措施,由硬性7點8變成上下限兌換保證範圍7點75至7點85,聯匯已經自行打破了「處子之身」,而當時市場真的未見有任何不利影響。

今天面對全球經濟不穩,香港在內地經濟強勁帶動下,撇開股市不談,經濟仍然估計有百分之四至五增長,其實已經遠較美國可能衰退理想,相信是全球村之中,少有「高增長」地區,而家選擇將港元與一籃子貨幣掛勾,相信資金仍然會陸續流入尋找投資機會,因此理論上出現強港元的機會是比弱港元機會大。

不過看任總上周的觀點中,雖承認匯率對通脹有影響,不過就否認是通脹升溫元兇。

他以金管局內部的研究,顯示港元匯價每轉弱一個百分點,短期來講,只會令通脹額多升0.1個百分點,中期影響就係0.2個百分點。

以舊年為例,整體通脹中有0.6個百分點,是因為匯價下跌所致。

令人難以信服的是,任志剛居然提出,真正通脹元兇,是打工仔分薪酬。

他說,03年以來失業率跌至十年最低水平,而單位勞工成本上升,才是影響通脹最大因素。

敢問大家一句,有幾多人分人工加幅真係高過6.3%?

金管局自己就加薪了5.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