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9日星期二

「劉翔」經濟學

一代欄王,未曾跳過一個欄,已經與京奧緣盡,黯然離開鳥巢。

我們不懂體育,當然沒有資格評論劉翔退賽,不過看著在場數以千計失望、無助、驚惶的觀眾表情,以及全球數以億計的觀眾看著直播那種失望的心情,我又知道今次不止一次體育運動咁簡單。

確實、背負著十三億人的期望、奧運五運首次在祖國飄揚,劉翔背負的擔子一定相當沉重,假設他賽前已知舊患有復發可能,更甚可能會影響自己的表現,劉翔其實沒有太多選擇。

一件重要的體育事件、不單影響著一個賽事、更甚處理不好會影響經濟、甚至觸發社會暴亂。如果看今次事件,其實善後處理是相當成功,堪稱是一宗危機處理的典範。

試想,如果劉翔勉強比賽,即使能順利起跑,相信也難獲得好成績,一旦中途有甚麼意外,不但可能傷了筋骨影響日報表現,更甚是在數以億計的觀眾面前跌倒,直播的晝面恐怕做成的震撼是更令人難以承受。

相反,如果劉翔選擇不出賽、恐怕會引來更多的負面批評吧!

更快速的反應是來自國家領導人,晚上已經迅速為事件「定性」,指全國都會理解劉翔背負的包袱,希望他好返後為國家爭取更大榮譽,正式將事件昇華為國家層次,將負面的批評壓至最低。

紐約時報以「老外」眼光,去看今次劉翔事件:「Liu's body had failed, which, in the eyes of many Chinese people, meant they had failed, too. 」即是說,劉翔的失利是由十多幾億人去承擔。

The Sports Economist告訴我們,金牌數目從來就與國家經濟實力掛勾,中國由96年亞特蘭大取得16個金牌,到二千年悉尼奧運已超越德國、取得28面金牌排名第三,因此中國人努力創造出來的「The sports machine」(姑且稱為國產運動機器),就是要證明自己有能力挑戰美國霸主地位。

中國今次以超過四百億美元投資辦好奧運,The Sports Economist說以成本收入角度計算,是難以回本,因為收入同就業職位的刺激是微乎其微,不過以零六年德國舉辦的世界盃為例,一次成功的體育運動,是足以扭轉全球對主辦國的印象,因此今次實在是不容有失。

當然有一個問題大家會問,既然劉翔今次未能奪金牌,點解咁多贊助商仲肯支持佢? 下次再談。

3 則留言:

Gary Ho 說...

如果劉翔一早選擇不出賽,則:

一、廣告收益大減。自從他受傷以來,某大運動品牌以劉翔為代言人的廣告已經消聲匿跡。如果一早決定不出,還會拍嗎?

二、觀眾人數大減。當他決定退出,鳥巢出現大量觀眾離場,決賽黃牛票亦出現大跌價。如果一早決定不出,還會捧場嗎?

即使沒有金牌,也可收宣傳之效。似乎有很大誘因讓劉翔「玩命」!

這件事令我想起,朗拿度在世界盃決賽帶病上陣,慘敗於施丹帶領的法國隊一役。

他也是這個品牌的代言人。

匿名 說...

劉翔0既一切價值,
都在於奧運這一刻,
( 中國第一次辦奧運, 田徑項目可擊敗美國,宣揚國威, 相對跳水,乒乓金牌就冇咁值錢啦! ),
如果劉翔一早就話唔參加奧運, 佢之前仲點會咁風光,

劉翔企呢個位, 條命以經唔屬於佢嫁la!

亞羊 說...

一個人的奧運...之... (2008非CG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