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2日星期一

上街

唔知大家點睇雷曼上街單嘢?

我們認為實屬不幸,但真的愛莫能助。

由雷曼發行嘅呢批迷你債券,過去兩年非常活躍,佔左整個市場三成半之多,不少今年初仲可以喺銀行買到。

唔留心睇,根本就留意唔到債券係由雷曼發行。(這點說銀行誤導也無可厚非。)

滙豐作為多隻雷曼迷你債券受託人,今天刊登廣告,話正同債券嘅發行人,以及其它雷曼相關嘅機構進行交涉,了解提早贖回債券嘅可能性。

其實一直的討論有不少仍然是似是而非,就連一些政府高官都以為迷你債券真的是unsecured creditor,在花了一些時間研究過幾隻債券的招債文件後,實情是這些迷你債券棲本就是ELN/ ELI化身,只是包裝成低風險債券的糖衣,吸引穩陣的投資者跌落陷阱。

喺成個過程中,作為托管人嘅滙豐非常關鍵,亦因為有託管人存在,雷曼的清盤人根本不能資產分毫。

投資者向雷曼旗下公司買入迷你債券,公司會將抵押品存放喺托管人,即使發行債券公司出事,資產仍然由托管人獨立保管。

但問題係投資者淨幾多,迷你債券息率回報,係透過同交易對手做掉期合約賺番嚟,當雷曼呢個交易對手出事,利息收入自然凍過水,而收番本金機會也是微乎其微。

更嚴峻的是,佢地亦唔係最先分到資產嘅人,銷售文件列明,一旦出現違約事件、或提早贖回,債券嘅「掉期對手」索償權、係優先過持有人。

金管局唔承認監管有漏洞,話銀行唔係每個產品都攞俾佢地批准,有投訴表格俾投資者下載,但他們仍會逐一跟進。

有兩點可以深入再討論:
1.銀行銷售手法
2.政客煽動

關於第一點,其實都不難想像〝銀行前線職員當然有很大動機誤導買家,但要指控銀行又談何容易,而且政府一旦墊款打官司,每分合約都有獨特簽訂條件,如何集體訴訟? 而且之前的「I Kill U Later」又為何不救?

至於第二點,可以看看林行止先生今天寫:「相信投資者是找錯了人,不應找一些只懂上街頭政客。」言下之意,是否告訴我們真要「吃政治大茶飯」,就應找番更有牙力的政黨?

8 則留言:

蘇記 說...

看看昨晚大会,谁坐在Chairtable,已经知道是”政客煽動“!而且有位阿叔出来讲话,“如果中华人民政府倒了,才有事!”阿叔。。。雷曼债卷跟中华人民政府有什么关系啊~~~?!

無聊過路人 說...

還有就是「香港」政府(證監會)只有初步審核權, 雷曼的實際運作(如掉期, 套利,...)都是與香港政府無關的。
那為何每次投資失誤, 錯的總是政府。
作為銷售商的銀行當時亦沒有任何錯處, 他們也被雷曼誤導, 說實話, 當時雷曼仍是世界十大投資銀行。

danny 說...

亞菁姐,幫幫手,比d家賓講啦,唔好再爭嘢講,妳把聲真係好煩呀!

大傻 說...

不是政府的錯,規則是投資者都應該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但看見他們其中一些一把年紀的失去畢生積蓄,也於心不忍,他們不是買賣高風險高回報的高槓桿產品,他們不是去買「i kill u later」來博取knock out的快速回報,他們只是為了多幾個百分點年率的回報,買了他們以為是安全的「債券」,他們就像香港其他市民一樣年輕時為了家庭為了子女努力工作,自己省吃儉用,把錢一點一滴的積聚下來,交托給他們信任的銀行,希望將來退休後可以安穩地有尊嚴地生活,不用靠政府那些可悲的綜援金。
如果兩年前有人告訴你雷曼兄弟會破產,AIG會被政府接管,你會信嗎?這次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是罕有的事件,不是一般的市場動盪,是一場災難,苦主是不幸的災民,現在世界金融市場漸成一體化,沒有一處地方是個孤島,金融工具環環緊扣,索一髲能動全身,今次是美國出事,有誰知道下一次會是輪到那裡?那一些金融機構會倒閉?誰敢百份百肯定自己存款的銀行三十年後不會出事?自己不會成為苦主?
我希望政府能盡一切的可能幫助這些苦主,保障他們最大的權益,為他們向債務人爭取最大可能的賠償。

匿名 說...

的人輸打贏要

匿名 說...

quoted
亞菁姐,幫幫手,比d家賓講啦,唔好再爭嘢講,妳把聲真係好煩呀!
unquoted

==> agree

匿名 說...

Agreed. Pls give us a chance to enjoy the show.

pisces-hk 說...

都认为是”輸打贏要“。
不知道对于买了毒牛奶的人,是否也觉得他们是”輸打贏要“的心态?应该好好把牛奶仔细检验之后在买。不应该相信牛奶商,检验局的话。
迷你债卷,不是我们理解的债卷。正如毒牛奶,看似牛奶,但是有我们看不见的化学毒素。证监会,银管局,银行同意象市民卖名不副实的”迷你债卷“, 跟卖毒牛奶是手法有什么区别呢?

看事情要长远一些。昨天证监会,银管局,银行同意迷你债卷,你避过了。如果不追究,今天,明天以后,证监会,银管局,银行还会推出什么些什么名不副实的产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