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6日星期四

親密戰友

估唔到任總一日之間,就變成阿伯。

「任伯」......

琴日特首最好睇部分,除了毓民拋蕉,就要數老曾在記招上怒駡銀行「拖數」(其實佢真係有鋪駡銀行癮,記唔記得銀行家打高爾夫球事件?),以及話,特區金融斑子個個年記大,個個開始約滿.

「任總先生佢都過左六十,任總先生做左好多野...不過佢年紀大啦」

最衰係仲要係講埋陳德霖個名出嚟.......

我真係孫柏文咁講,由陳德霖做,唔單止恆指要跌,銀行之間更家會不互信,到時拆息唔知要升到幾高先夠?

老曾真係好涼薄,仲夠膽說什麼親密戰友,想嘔.....
///////////////////////////////
其實成分施政報告最大message,係話受金融海嘯影響,經濟會進一步放緩,警告定今次嘅危機,破壞力遠超過十年前嘅金融風暴,因此有需要重新檢討政府角色,喺關鍵時刻,可以強而有力介入。

關鍵係「介入」!

因此政府喺銀行、證券、基金、以致保險同強積金都可以順理成章被要求加強監管。

特首話,拖得太耐, 銀行今個星期內一定要回覆。

曾蔭權話,金管局一直調查緊雷曼迷你債劵嘅投訴,一旦確認銀行銷售有問題,必須立即同客戶展開商討,而金管局會成立獨委員會跟進。

有銷售銀行話,銀行根本無拖慢處理問題。

由於雷曼迷你債券系列眾多,估值無可能今個星期內做到,銀行無估值,亦根本唔可以向客戶提出贖回價。

有銀行更指,特首提出咁嘅要求,令業界好難做,希望當局了解,整個估值工作繁複,同要時間,銷售最多雷曼迷你債券嘅中銀香話,唔能夠確定係咪可以喺呢個星期內決定。

1 則留言:

大時代的我 說...

有線如果你地既記者有guts,唔該幫我問下曾蔭權有咩資格鬧銀行做野慢,佢既政府講完d野出來冇人做,在立法會俾人話兩句,就話人地行動唔理性,是過激,我作為市民,好想話俾佢知,佢話搞西九,由政務司搞到而家都一事無成,十大基建,冇樣做到,佢作為政府最高負責人,可唔可有人幫我鬧幾句,唔好俾佢再拖,立法會議員要佢就雷曼單野交人,交出負責官員就可以拖,銀行界而家已經內憂外患,一一應付果班輸打贏要的苦主已經冇曬時間,你估銀行家好想拖,請你記住班客其實係銀行最寶貴既資產,冇人俾銀行更心急想解決問題,但係到而家,都未出到個價,大佬價都未有點答你得定唔得,我想問一句曾特首,銀行是社會的命脈,銀行賠曬d錢俾苦主,輸既一定係香港,我可以講銀行而家已經收水收得好緊要,政府再係咁樣企到指指點點,逼銀行埋牆角,suffer一定係大家。所以你話老黃冇品都好,其實佢地呢d不食人間煙火既高官,係抵。
還有,陳德霖何德何能,可以接任總個位,簡單一單副局長都搞成咁,完全冇政治智慧,佢經過d咩野既洗禮,要我地香港人交幾千億外儲俾佢管,我真係唔服囉。呢個位咁重要,唔該提高任命既透明度囉,我唔介意中央任命一個有水平既財金官員做,一來可以加強香港同中央既關係,另外香港作為中國唯一的國際金融中心,請中央任命比較恰當,千祈唔好俾曾先派個冇能力既自己人落去害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