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8日星期六

鬼拍後尾枕




金融市場開始回穩,不如花點時間講下金管局角色。

看看金管局的政策目標為:
• 在聯繫匯率制度的架構內,透過外匯基金的穩健管理、貨幣政策操作和其他適當措施,維持貨幣穩定;
• 透過規管銀行業務和接受存款業務,以及監管認可機構,促進銀行體系的安全和穩定;及
• 促進金融體系,尤其是支付和結算安排的效率、健全性與發展。
/////////////////////////////////////
不知大家有無印象,在零三年六月底,當時的財爺阿松與任志剛之間,以書信往來「高手過招」。這次互換函件令我首度對金管局的法定地位起了興趣。

金管局雖然說是香港的中央銀行,不過其法定地位,並非如1913年的聯儲局的Federal Reserve Act般、由一條法例賦予聯儲局獨立的法定地位,央行總裁基本上是獨立於行政機關。相反,金管局是依賴「外匯基金條例」而存在。

這要倒數至1993年,當時聯繫匯率已經執行了近十年,為了加強金融管理專員的角色,在當時財政司翟克誠催促下,將當時的外匯基金管理局、與銀行監理專員合併,成立了金管局。

要留意,當時面對政治敏感情況下,根本難以催生一個獨立的中央銀行,於是政府透過外匯基金條例、由財政司司長委任金融監理專員(即金管局總裁),再將財政司司長的部分職權及職責,轉分予金管局。

因此,由第一天起,金管局就是依附財政司司長而生,根本沒有獨立性可言。


要說央行總裁獨立性的重要,最值得人津津樂道,當然是當年老布殊因應競選需要,要求格林斯潘減息,結果格老反而一再加息壓制通脹。連老布殊自己都埋怨: 「我任命其為聯準會主席,他卻讓我落選。」就可見央行獨立性的重要。

其實由一年前政府放風要任志剛退休開始,這場鬥爭早就開始,上星期到特首自己口中突然說到「任總也會老,也要有接班的人」的講法,就是這場政治鬥爭的高潮。正如王永平所說,老曾應是「鬼拍後尾枕」。

任志剛在二千年曾經說過:

「歷史上便出現過不少政府藉「印銀紙」或減息來降低借貸成本,以圖贏得選舉或爭取人民對某些事項的支持,結果導致民不聊生,甚至政府本身亦落得垮台的下場…………因此,國際間至今已有共識,認為應該設立適當機制,確保貨幣管理獨立運作,不受政治干預。」

今次,不能不說任志剛是「先知先覺」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