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5日星期六

拆彈

煲呔一日之內拆去兩個高危炸彈,反映我們的行政長官有很高的政治智慧:決不容許任何人影響自己前程,那怕是昨日的我!

曾蔭權宣布,建議把長者生果金一律加至一千元,並擱置引入資產審查,政府期望明年初開始實行。
曾蔭權指市民一面倒反對,感性的反應蓋過理性討論,決定擱置生果金爭拗,全力應付金融海嘯。

這次可以說是打破了特區政府的紀錄: 十日前方提出的施政報告,各界都未算有具體的反對聲音,已經要率先投降,到底是什麼令我們這個視民望如浮雲的政治人物,突然咁重視民意?

難道是毓民條「蕉」? 咪講笑!

有理由相信,來自民建聯及工聯會的猛烈批評,對煲呔來說幾乎判了死刑。他自己也要想像:「到底是誰授權了他們狠批我? 是否來自更北的大人?」膽戰心驚下,唯有早早「縮沙」收場。

老實說,我自己是支持將老人金可以在毫無條件下,可以取得一千元生果金。想想,幾個月前單是一個外傭稅,已經花費了我們四十多億稅款,而家增加老人生果金一半都無,就叫做擔心秏盡我們的儲備?

老人家辛辛苦苦在港貢獻了他們的大半生,無論是高級官員或商界人士、甚至低至勞動力階層,他們也是窮了畢生的時功及精力去建設香港,對我們整體社會有很大貢獻,連這點都要留難老人家,我認為是起碼的一點尊重也沒有,就像有長者所講:「咪當我地係地底泥!」

不過支持增加生果金,不等於我們贊成今次政府的讓步。

如果就像特首所講,目前是感性的情緒、蓋過了理智討論,我們不是更應以整體社會利益為依歸,去決定政府的資源分配? 而家由於民怨稍為上升(肯定未到沸點),就要放棄立場,這算什麼政府?

再說,在政策推出前,政府難道未有考慮金融海嘯的沖擊,到底是誰想出來的點子? 事先未有完全通盤考慮,就倉卒推出措施,除非是特首自己一日堅持己見,否則就應有人人頭落地。

更令人擔心是日後政府的管治威信,一個只有十日的施政政策迅速被打倒,市民心目中肯定有一個印象,就是日後任何政府也有調整空間,任何政府也有談判空間,試問日後的政策,又有誰會相信?
唔知特首自已再看到那個政府拍出來的施政報告廣告,心中會有什麼感受?
///////////////////////////////////////////////
除了生果金,曾特首同日亦犧牲了范鴻齡。
「中信泰富董事總經理范鴻齡主動要求暫時停止履行行政會議成員,及積金局主席的職務,獲行政長官接納,即時生效。 」

個人對范生的印象是頗佳,特別是他在強迫金出任主席後,對減低收費及自由化選擇、均作出了很大努力,而聽聞他在行政會議內,算是有較多個人意見的一位,今次經歷過咁大醜聞,范鴻齡由最初不願辭去公職,都最後一無所有,相信特首再次委任范先生的機會,是跌至「零」了。

2 則留言:

匿名 說...

“自己是支持在毫無條件下,老人可以取得一千元生果金。幾個月前單是一個外傭稅,已經花費了我們四十多億稅款,而家增加老人生果金一半都無,就叫做擔心秏盡我們的儲備?”

請注意,取消外傭稅與加生果金不同:取消外傭稅,花的是一次過四十多億;加生果金,是以後每年都要多花最少十億(最少是因為這數目會隨著人口老化而增加)。

“連這點都要留難老人家,我認為是起碼的一點尊重也沒有,就像有長者所講:「咪當我地係地底泥!」”

尊重不是以錢多寡來量度的,否則,貧者便無法敬老了。審查收入和資產只是為了讓真正有需要的老人家可以得到更多津貼。政府對民粹屈服,我也覺無奈。也許,這就是民主的代價。

亞羊 說...

若是德政,朝令夕改又何妨?
四面楚歌政府,最後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