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2日星期三

各懷鬼胎


在周末舉行G20峰會前夕,各國元首都務求爭取更大主導權。

先有薩爾科齊,未開會已經揚言自由市場已成過去; 白高敦就急不及待拉籠中國而,而中國亦以四萬億美元救市作為回應。

作為東道主的美國,情況更是異常吊詭: 一方面總統是「跛腳鴨」政府,同時美國作為「萬惡之首」,眾國自然會將矛頭指向這個超級大國。

要了解今次G20的背景,建議大家看看2008 Financial Times and Goldman Sachs商業書刊大獎得主,由PIMCO現任聯席投資主管Mohamed El-Erian所寫的When Markets Collide。

此書出版在今年五月(中文版剛新鮮出爐),當時仍未爆發「九一四」雷曼危機,但作者已經預言,資本主對將會面對史無前例的考驗: 新興投資工具將會帶來毀滅性後果。

很不幸,未夠四個月時間已經證實了他的預言。

When Markets Collide強調金融市場發展的動態過程: 由投資者、金融機構、以至政府之間的互動,構成我們的現今世界。

可惜,過去被視為有效、能夠規管市場的資本主義制度,已經因為投資者的貪婪而出現改變: 種種反常異象---- 包括美國孳息曲線反轉、債券市場與股票市場背道而馳,以及發展中國家資金大舉流入發達國家等--- 被政府財管決策人及投資者誤為市場雜音,以致忽略危機警號,市場槓桿借貸令風險無張放大,投資者沉迷資產泡沬遊戲,政府亦未能了解市場快速轉變、已經成為本身無法監管控制的怪物。

而隨著市場風險增加,拆倉Deleveraging及經濟衰退,已經帶領著海嘯沖毀一切,看看美國的破產潮由由金融業蔓延至零售(Circuit City)及汽車業(GM),就知所言非虛。

Mohamed El-Erian提出,發達國家變成束手無策: G4(美、歐、英、日)已經出一個利率匯聚趨勢,即是邁向至日本零利率政策; 而對銀行業來說,政府已經無法可施,唯一能做就是國有化。

未來幾個星期,Mohamed El-Erian在金融時報撰文,預言信貸市場會逐步回穩,商業票據可以重新恢復運作,機構可以重新發行債券集資。不過要投資者願意再冒風險的意慾是小之又小,市場要回穩相信是一個漫長階段。

不過書中提到了一個穩定因素,就是主權基金及新興市場,他們受惠過去數年大量剩餘資金流入,已經發展成新的動力,Mohamed El-Erian提出投資者必須了解這些基金的操作及投資模式,因為他們將會是在新世界上,對重新建立金融秩序有舉足輕重影響。

因此,今次舉行的不是G7、或G8會議,而是一個擴大的G20會議: 中國及印度都會由元首出席,就是表明在新秩序建立當中,不可能只再由西方國家作出主導,而應是一個全球勢力更平衡的權力轉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