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7日星期五

酒杯底

苦主「焗」政府出手,政府「焗」銀行賠錢,金管局「焗」銀行減息,議員「焗」銀行公審,銀行「焗」中小企還錢,銀行「焗」住炒員工....................

一個星期前、仲用存款利率減無可減做理由,唔肯跟聯儲局減息。

過去一個星期,我們日日在財經節目,報道經過金管局多日注資,銀行拆息回落,就是有期望外界都能認同,給予壓力銀行減息。

想想,連任志剛就話銀行是時候盡好自己本分,銀行難道沒有壓力?

終於各銀行面對金管局以及各界壓力,終於由滙豐率先將優惠利率由五厘二五,減到五厘,係零五年三月以嚟最低。

滙豐話,唔覺得金管局注資,係迫銀行減息,只係市場環境唔同左。

減四分一厘本來可以減輕借款人負擔,但喺減息前,唔少銀行已經事先收緊信貸,好似渣打喺星期三開始,就調高左按揭貸款利率,減幅最多一厘,成為全行最高,完全抵消晒今次減幅。

不過對目前備受經濟放緩同裁員潮打擊嘅樓市,減息四分一厘幫助根本唔大,因為多間銀行都收緊咗樓按要求,甚至大幅調高樓按息率,減四分一厘優惠利率根本補唔番。
///////////////////////////////////
上星期中午有機會與銀行高層食晏,席間銀行界多次表達對立法會引用權力及特權法案的憂慮,擔心一方面會對銀行做成「公審」,即事件變成進入了法律程序,同時亦會虛耗銀行僅有的餘力,難再分配人手、處理目前的長者以及弱勢社群的投訴。

當然,銀行亦提出了擔心事件成為國際先例,會損害香港金融中心地位,而且銀行所有法律文件、風險管理、客戶資料將公諸於世,我相信這些才是銀行最擔心地方。

其實銀行自己心中也明白,對於一些長者或弱勢社群,即使你銀行有白紙黑字的簽名文件,上到法院亦肯定輸梗,所以大家在鏡頭面對,才會看到有長者笑逐顏開離開銀行,因為銀行根本就是以十足金額作賠償。

但問題是銀行需要更公開表達自己的處理程序,亦要向外好好解釋。當盡早做好賠償,這些長者在鏡頭消失後,原本無理據的投資者(部分有數個孖展戶口),亦難再獲得社會同情。

好啦,到銀行公會約見立法會議員,傾雷曼迷你債券事件,希望游說議員,唔好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不過有議員批評只係一個酒會,無商討實質,提早離場。

原本好像甘先生提出不滿就早是意料中事,不過連譚耀宗都投訴沒有座位坐時,真想問句銀行家: 到底你地有無用腦?

5 則留言:

tmingw 說...

好久沒有見到你post Money Cafe 的youtube 片

大傻 說...

銀行的信譽是長期穩健經營的成果,得來不易,不會輕易讓它受損,直到事件曝光之前,雷曼清盤是誰也沒法預估得到的事情,相信銀行決定銷售那些債券時是認為那些產品是安全的,才會推介給存戶,出事之後,銀行已負起責任向長者和弱勢社群作出賠償,要銀行對所有投資者作出全數賠償,對銀行也是不公平,事實上銀行在金融海嘯中也不比苦主好過,他們自身也損失數以百億計,但是銀行是不會獲得任何賠償的,雷曼倒閉,苦主、銀行都是輸家,唯一的贏家恐怕就是那些在CDS下了重注,賭雷曼會倒閉的金融大鱷。

匿名 說...

agree with tmingw,
唔po youtube 都可以po 你地個西條拎來呀,攪到我都唔知典一次過fw 比d frd 睇...

MoneyCafe 說...

其實節目個link,已經放在置頂位置,應該不難找。

Post Youtube其實幾麻煩,要先在公司出街期間錄左,再post 上番youtube,一upload 分分要用成大半天時間.....

請見諒。

匿名 說...

施永青星期一晚講得好,而家個樓市跌,有一半係銀行估價做成,特別是恆生估得好跨張,低市場低價兩成,以我所知恆生估價部,仍是自己負責,我覺得施生應該向政府施壓,然後等金管向銀行施壓,銀行而家操縱估價同批核,唔夠客觀,有做市之嫌。我絕對同意施生所講:「銀行有權以批按揭成數迴避風險,而唔應該用估價作手段。」

銀行必須立即放水,拿住d錢根本唔知用來做咩。

大時代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