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2日星期一

見死不救

醫院不救人,不如叫名做明愛殯儀。

有職員因為不懂應變,面對生死尤關的求助市民,不懂詢問急症室是否有充裕人手可作調動,或不懂問上司如何應變,這是個人的能力及工作態度的問題。在這個層面上,錯已經犯了,醫院也承認沒有什麼清晰指引交予員工,其實要討論的空間並不多。

好啦,到第二天醫院出來解釋,這處先令人感到異常氣憤。

「與病者所在的懷明樓有一段路程,派醫療隊伍有一定困難,或較消防處的隊伍更慢」

整句說話的重點,是「或」。

其實市民求助那一刻,基本上沒有一個人可以肯定、到底是否有機會救回一條性命、抑或一切可能早已太遲。

但問題是,連醫院也承認,即使派出一隊救援隊,也「可能」慢過救傷車。

為何不可以是「可能」快過救傷車?

我想沒有人會不同意,有什麼較一條人命更重要。當然「可能」那一刻急症室有無數性命等緊搶救,「可能」一個急救醫生也行不開。

不過,當醫院的所謂指引,原來連這一點都不用去證實時,職員只需要推說叫你去打999,那再說什麼「可能」也是多餘,因為一切已變成「不可能」。

今次醫院的所謂解釋,明顯與市民期望有很大落差。作為醫院的行政人員,理應要了解社會大眾對一間公立醫院的合理期望,如果事事只懂為屬下職員辯護,指「已盡了力」及「跟足指引做」,相信沒有一個香港人會接受。

如果有市民在警署門口被搶劫,大概不會有任何任警署內的職員,那怕只是一個文員,會叫你去打999吧!

有自稱急症室醫生,打上電台為醫院辯護,認為醫院做法合適,當場被主持人質問,如果有事的是他親屬有事在醫院暈倒,他是否仍然堅持要打999時,這位「醫生」堅稱仍會打999熱線。

如果我是主持人,只可以說句:「祝你一家平安!」

有如此涼薄的人當醫生,開始明白會何過去會發生如此多醫療事故。

同時,我更懷念一批沙士期間,為我們犧牲的醫療人員……

4 則留言:

Chris Chan 說...

指引係死既,人係生既,如果個個職員都咁無彈性咁諗野,只係跟住個 check list 去睇,睇完一至十項之後話叫就死係醫院前面既人打 999 ,都真係幾得人驚

而醫院就繼續重新跟指引係無問題,明顯係無反省過指引係無可能包括所有可能發生過既情況。每一個職員既判斷能力,應該要理解以救人為目標既精神係零駕於指引本身。

任何有常職,有良知既人,都無乜可能接受醫院所謂既解釋

NeoMarx 說...

在此事件中, 大家有否問:人為何變得沒良知, 變得"麻木不仁"?

其實,大家有否用過詢問處或電話詢問服務? 大家對詢問處工作員次次客客氣氣, 還是有時"打打罵罵"?

來醫院的"客人", 大家說開心的多? 還是不開心的多? 對醫院工作人員求診(或求助)的, 誰不是有病有傷? 醫院工作人員被人詢問(或"問候")多了, 會變得如何心理反映?

周局長說跟指引不對, 請問周局長應前線員工應跟甚麼來做? 跟"良知"?! 你的"良知"跟我的"良知"是完全相同的嗎? 到頭來, 又不是長官意智 - 人治?

再看傳媒, 院方早承認有改進地方, 傳媒則認為醫方"死不認錯". 到底傳媒是早判定院方有錯, 然後做其"死不認錯"?

看全件事, 其實是公共行政學常討論的問題: 到底前線人員如何執行政策? 如何避免官僚文化? 如何能"以客為先"?

這真是一個人的錯? 一個主管的錯? 一間醫院的錯? 或一個政府的錯嗎?

MoneyCafe 說...

所以我們認為,與其怪一個員工是否犯錯,不如看看一間醫院的行政部門是如何與員工溝通同管理。

很不幸,由周日的醫院解釋來看,管理層已經提出自己是處理得「最好」,就是這種心態,先令員工出了如此大的過錯。

其實想想上下整個社會,都要怪責這個員工,試問與社會譴責銷售迷債的銀行前線又有什麼分別?

惑仁 說...

曾幾何時,我們慶幸我們的醫療人員,不會因為見不到銀紙而見死不救,更不會在面對世紀疫症時,爬窗逃走;曾幾何時,我們為香港醫療系統內的人員自豪——才不過五年前!

等那「調查報告」、追究誰與誰的責任,大概意義不大,但看見兩位醫生——馬學章及吳奎在鏡頭前的表現,誰能不感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