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7日星期二

氣咳


「Excuse me, I'm choked up with anger here!」

說這句說話的是美國總統奧巴馬,令奧巴馬咁嬲嘅,係AIG以要履行合約為理由,向高層發放一億六千五百萬美元嘅巨額發紅。

奧巴馬話,間公司要政府用納稅人嘅錢救,完全是源於其妄顧後果和貪婪,而導致公司財困嘅人,包括最神憎鬼壓的衍生工具交易員,竟然仲可以攞咁大筆花紅,簡直違反美國人嘅基本價值觀,一定要阻止。

奧巴馬已要求財長蓋特納,運用一切法律手段(legal avenue),來阻止發放這筆花紅!

原本話無乜嘢可以做嘅財政部,喺奧巴馬嘅猛烈抨擊AIG後,死死地氣都要諗下計。

官員透露,正研究喺下一筆援助AIG嘅三百億美元資金中,加入新條款,逼使班高層、退還花紅。

同時間,紐約州司法部下令AIG披露更多發放花紅嘅資料,首席檢察官發出傳票,要求AIG提供收取花紅嘅高層姓名,佢哋嘅工作性質同表現,同收咗幾多花紅。

佢地需要呢啲資料,調查呢班高層有無份造成公司財困,合約係咪定明,佢地一定要有花紅,同合約條款有無詐騙成分。

檢控官警告,如果AIG唔合作,會交俾法庭裁決。

事實上,美國紐約州司法部出招,根本就是企圖以公眾壓力,攞番啲錢。

現實是由公眾施壓,要高層攞番花紅出來,可能係唯一補救辦法。但分紅係合約寫明,俾咗嘅錢要追番番嚟,除非真係證明合約有詐騙成分,否則恐怕亦非易事。
//////////////////////////
其實除了那億幾美元用作分花紅外,更令奧巴氣咳的應是AIG這批獲分花紅高層的做事方式。

注資AIG的千七億美元之中,只有一小部分是分予高層,實際上有1050億美元,是流入交易對手手上。

金融時報發現,在千多億的付款中,有兩條帳目特別惹人關注。

其一係AIG支付比交易對手合共224億美元的抵押品;另一項就是總值271億美元的CDO債務抵押工具。

實際上,這兩筆數根本就是同一項目:當AIG售予對手的CDO跌價時,AIG就要增加抵押品予對手。

好了,當去年十月AIG出事後,要聯儲局出手,銀行即時就將這些CDO不問價沽出,不過同時卻保留了抵押品。

事實上,這些CDO違約的比重並非過高,但經聯儲局注資後,政府就一律以違約處理全部資產,結果令大批抵押品在帳面上變成沒有價值。

星期三孫柏文會上CAFE講下政府如果早有決心,應可更著善處理AIG事件,唔使搞到氣咳。

2 則留言:

匿名 說...

It is not easy for the Adminstration to stop the bonus payment unless they have to resort to the legal actions with ultimate outcome decided by the court. Of course, to some extent, public outrage of this issue will definitely affect the outcome of the decision. If I am the executives of AIG, why I have to bother what you Obama have said. As far as I can see, I simply quit the job and lying on the beaches of the Carribean Sea and zipping my cold drinks under beautiful sunchines. What else better than this.-SC

有餘 說...

早在一個多月前, 我在上課的時候教授已經提醒我們不要被傳媒的spinning擾亂視線...實際上, 公司們除了file chapter 11之外, 都要跟足contract發花紅...
當然, 花紅當中有多少是因為contract的關係而發放, 多少是因為其他因素而發放...還需要查清楚...但奧巴馬想拿回全數的話...應該有難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