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5日星期一

大煉鋼

誰是中國的紐約呢個問題,再起爭辯。

全因上海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亦因為咁,一個論壇上,一個北京學者,名為「張維迎」就斷言,香港依家係第一。遲多十年八年,只係老二,做中國芝加哥。

聽到芝加哥,出身芝大嘅陳財庫局局長,即時變面,兼代表七百萬港人,將香港定位做中國的倫敦。

滬港之爭,呢場辯論連大家熟識嘅陶冬都有見解。

佢話,不久將來,香港會由中國嘅紐約,變為中國嘅佛羅里達!!!

佛羅里達著名在旅遊同養老,老實說,前者仲可以話係香江重要產業,但講到養老真是很難想像?

陶冬斷言,香港人材少,成本貴,金融業,就等於當年工業,慢慢北移。

睇淡香港,唔只陶大師一人,熱愛烏龜嘅陸策略員,喺著作中亦提過,香港玩多三幾年後,就變成瑞士。稅低,物價貴,兩者可以說是同出一徹。

危機之下,忽然間香江又多左批智者獻計獻策。包括將香港發展做衍生產品中心,資產管理中心都得,又可以諗下ETF。

到底國策之下,香港係咪真係無得玩?

上海要做老大,到底係咪就係起番十幢八幢IFC,門口掛上國家領導人寫上嘅金漆招牌,再用國策,指點十幾廿間國際大公司到上海上市,就一定得?

但正如香港第一健筆「林行止」所講,水分甚多。

簡單講,等如一個未發育嘅細路,局著打幾支大補針,即時變身姚明,都係人為谷出嚟。缺乏由零開始的經驗,都係發展不健全。

講到尾,市場點發展,市場本身最熟識。

正如當年引入國企到港,港英政府根本全無插手。政府要做嘅,只係搞好監管同金融基建就得。無需要因為上海兩個字,就自亂陣腳。

老實說,對於這些紐約倫敦芝加哥爭議,愈聽愈有點令人覺得無謂。

每個金融中心都有自己的特色,上海不會是中國的紐約,正如香港也不會成為倫敦。

我們之前說個一論點,就是每一個時區只會有一個金融中心,目前亞洲時區等待的,就是由誰去取代東京。

上海嘛!對香港必然有競爭,但呢場更可能似係現代版嘅「大煉鋼」!

3 則留言:

匿名 說...

呵呵,芝加哥,讓人想起的是高犯罪率,看得美國電影太多.

匿名 說...

窩輪是否有新主持?
笑容可鞠!請問她是誰?
做得很好呀!

匿名 說...

又是市場主導,為何大家那麼信賴市場是神聖又神奇呢?好一個政府無所不為的口吻。作為傳媒,為何不可以有深度一點,多點涉獵與批判,去陳列予觀察不同的思考角度,現在是百年一遇的後海嘯年代,好多傳統智慧正面臨嚴峻的考驗,在香港面對或被取代的生存威脅時,過份信任市場是否對香港真的有利,假若市場真的誠心相信香港不如上海,大家又是否願意接受這被取代的市場安排?無意鼓吹太多的政府干預,但我們確實須想清楚應該如何做才可以捍衛自己的優勢,繞路北上要求中央支持又好、自身政府爭氣改變市場認為大時代將降臨上海又好,總之我們應捍衛香港存在的價值,不然被邊緣化後,再嘆時不予我,屆時已是明日黃花了。

大時代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