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8日星期一

貧血

今日環球股市都要急跌,原來係怕「息魔」殺到。

我地其實都討論過好幾日債市,呢個「先行指標」、美國十年國庫券息率、今日又升至三厘九嘅七個月新高,表面睇真係最壞情況已過去。

不過呢個此終係長息,但原來短息都有上升壓力啦,利率期貨顯示,十一月聯儲局加息機會率,由上星期24%,急升至七成以上,反映利率真係好大機會會調頭向上。

當然目前說加息是言之過早,不過單看市場反應,由於預期聯儲局好大機會會喺短期加息,兩年期短息急升左33個點子,係八個月最大升幅,亦進一步拉斜孳息曲線,令人更憂慮未來通脹預期可能進一步惡化。

前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喺05年連續加息六次希望降低通脹,不過長債息率不升反跌,格老形容呢個係佢解唔開嘅「債息之謎」。

同樣嘅出謎團,而家出現喺現任主席伯南克身上。

雖然減息到貼近零,仲大印銀紙,收購總值一萬七千幾億美元嘅債券,不過長債息率就反而期節節上升。

到底係咩原因做成呢個「債息之謎」?

表面當然係經濟復蘇,非農業新增職位只係減少左三十四萬五千個,係8個月以嚟最少,佔八成以上就業人口的服務業職位更係大幅改善。

不過紐約大學教授「魯賓尼」、就睇唔到有「Green Shoots」,反而用「貧血」(anemic)去形容目前環球經濟,認為復甦只係假象。

事實上,長息上升,已經令三十年固定按揭利率,由四月時四厘八五,上升至五厘四五。

就連近日屢創新低的倫敦銀行同業拆息,亦掉頭向上。

美國「標普席勒」樓價指數未有止跌跡象,指數創辦人、耶魯大學教授席勒,話樓價根本毫無反彈跡象,預計樓價到二零一一年前,仍然係要下跌。
////////////////////////
除左息口上升之外,好似魯賓尼咁講,Delevering「去槓杆化」嘅過程,都仲未完成。

市場風險仍然係非常之大,大家都成日聽到我地提著歐洲,最新又有標準標爾調低愛爾蘭長期主權評級,由「AA+」降到「AA」,評級展望係負面,係三個月嘅第二次。

標普話,如果當地銀行資產質素惡化情況、比預期嚴重,唔排除會再調低評級。

反映愛爾蘭信貸風險,嘅信貸違約掉期、喺當地評級被調低後,由215點子升至222點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