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2日星期五

撤出的藝術


今期經濟學人封面值得大家細心去看。

一個正在學爬的Baby,本來就是專心向前行,但奈何腳上鎖住一個大鐵球,就係象徵世人借貸過多、呢一代人根本還唔起錢,要下一代、未出世就要孭債。

經濟學人話,以今日十大發達國家計算,國債佔GDP比重,會由而家百分之七十八,增加至五年後百分之一百一十四,每個市民都要孭起最少五萬美金債務,實在是非常可悲!

美債息上升,正係反映投資者對通脹前景憂慮,呢個亦都成為八國財長會議嘅核心爭拗。

經過兩日會議,八國集團財長聯合聲明雖然同意、需要開始研究逐漸解除早前用嚟應對金融危機嘅措施,不過英美同歐洲之間仍然就撤出嘅時間有顯注分歧。

美國財長蓋特納重申、保持增長仍然係政策重點,而家係太早說經濟會全面復蘇,要撤出剌激經濟方案更是不可行。不過德法財長對於蓋特納說法就大不以為然,表明他們更擔心通脹惡化。

撤出的問題又何止令蓋特納苦惱,聯儲局主席伯南克亦會在月底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討論點解決呢個「撤出的藝術」。

聯儲局內部認為,經濟已經開始回復正常。所以唔會再大規模增加回購債券,同按揭資產嘅計劃。

聯儲局較早前計劃,八月底前收購三千億美金國債,同按揭資產,依家進行左一半有多,當局係咪執行回購政策,可以視乎經濟情況,彈性處理。

而月底會議亦會討論點樣有秩序,退出量化寬鬆政策。

對於今次退出的時機,經濟學人提出日本的經歷絕對要引以為鑑,當年政府希望透過加稅,增加消費稅了及其他稅項,結果對剛復蘇的經濟又變成一池死水,最終出現了所謂迷失十年。

經濟學人提出,可以考慮透過政府公開承諾,向公眾交代削減開支的方案,一旦經濟復蘇就要撤出市場,只有持之以衡執行方案,這樣做才能贏取公眾的信任。

不過對於一個政客來說,一個這樣的政治承諾幾等同政治自殺,試問又有誰有這個膽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