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7日星期三

獨立王國

被形容為過去60年來最激進金融業改革方案,聯儲局到底得的多、還是失的多?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方案公布前說,聯儲局喺今次金融改革中,最適合擔當更重要嘅角色,負責監管整個金融系統。

呢分85頁嘅方案,會賦予聯儲局權力,喺有需要時候可以隨時接管有問題金融機構,同時亦可以調查佢地海外分支機構帳目。

不過聯儲局日後要運用急緊向外借貸權力時候,就需要先取得財長書面同意,同時財政部亦
有權力檢討聯儲局嘅架構,包括直接提出建議增加透明度。

其他改革方案大家早有所聞,包括會成立一個新嘅聯邦機構,專責監管按揭同信用卡呢類消費相關金融產品,以及限制銀行高層薪酬同進一步監管衍生工具。

表面睇,伯南克負責的範圍的確有所擴大,但以前的獨立王國將一去不返,日後下下問責,覺唔覺幾似我們的金管局及特區政府關係?

說到伯南克,上任以嚟,佢嘅學術研究大派用場。但近日學者開始批評佢超寬鬆貨幣政策後遺症太多。

出年年初任期完結,決定佢係咪可以延任嘅奧巴馬讚揚伯南克,喺處理金融海嘯嘅表現,令佢留下深刻印象。

但當華爾街日報記者追問係咪會延長伯南克任期,奧巴馬只係話,依家唔會炒作任何相關新聞。

各位,覺唔覺留左條「尾巴」比薩默斯?
///////////////////
說到金融監管,真係要睇下呢位大鱷之言。

索羅斯喺金融時報撰文,提出美國金融業改革嘅三個步驟,包括政府要確保泡沬不致於過大、監管者要控制信貸增長,而政府喺市場失衡時候必須出手干預。

索羅斯特別點名批評前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指佢一直拒絕承擔責任,唔願意防止泡沬進一步澎漲。

講到最尾,先至係戲肉。

索羅斯話佢對衍生工具好有意見。

佢提出自己一直唔贊成過分監管,但對於衍生工具市場、佢認為發行同交易嘅監管,應該要等同證券買賣,有相同嘅標準同透明度。

又特別針對違約交易掉期CDS,提出應該全面取締。

索羅斯以通用汽車為例,指部分債券持有人由於同時持有CDS,佢地寧願將通用破產都唔重組,因為咁樣反而有更多好處。

以比喻形容,買CDS,就好似買左另外一個人嘅保單、但同時仲有權利殺死呢個人取得利益。

佢認為呢啲「度身訂做」嘅金融產品,只係會增加銀行嘅盈利,對社會係「有破壞、無建設」。

其實索羅斯呢番表白不難理解,曾經講過喺零七年預見風暴來臨,決定出山入市,但結果只係能夠保住本金,根本賺唔到錢,難怪對CDS如此深痛惡絕。

5 則留言:

匿名 說...

金融骗子可以来香港尽情地骗钱,还有香港本地地的银行跟他们合作呢。不仅仅是监管机构,连律师协会都会保护他们的利益的。
看这条消息:
==========
香港律師公會向美國迷債訴訟律師發信

雷曼苦主委託美國律師入稟美國法院,向雷曼迷債信託人美國滙豐銀行提出訴訟,正在等候排期聆訊之際,香港律師公會近日竟向美國律師發信,指他在港沒有執業資格,不能在港處理案件,美國律師今日被迫移師澳門與雷曼苦主開會。雷曼苦主大聯盟召集人陳光譽,直斥香港律師公會做法荒謬。

陳光譽表示,美國律師Patrick W. Daniels剛於周一第四次到港,本擬與雷曼苦主開會,但美國律師突然向他表示,不能在港與一班苦主見面,因為日前收到香港律師公會發出的警告信,指美國律師在港沒有執業資格,不可以在港處理案件及提供法律意見,否則便是觸犯香港法例。

陳光譽直斥事件荒謬,一眾苦主在港根本請不起律師,難得美國律師肯「不成功、不收費」幫助他們入稟,認為香港律師公會無理由阻止。陳又稱,美國律師「怕咗佢哋」,決定今日移師澳門與苦主開會,相信日後都要作同樣安排。「由於好多苦主都無時間去澳門,明日(今日)最多只得十人、八人去開會,仲有場地問題,依家真係好頭痛!」

香港律師公會外事部發言人張小姐表示,公會並非發出警告信,只是去信提醒該名美國律師,指他並非本港註冊的執業律師,不能在港處理案件,否則便不符合本港法例規定。張小姐強調,公會只是提醒對方,並非要作出追究。>

匿名 說...

金融骗子可以来香港尽情地骗钱,还有香港本地地的银行跟他们合作呢。不仅仅是监管机构,连律师协会都会保护他们的利益的。
看这条消息:
==========
香港律師公會向美國迷債訴訟律師發信

雷曼苦主委託美國律師入稟美國法院,向雷曼迷債信託人美國滙豐銀行提出訴訟,正在等候排期聆訊之際,香港律師公會近日竟向美國律師發信,指他在港沒有執業資格,不能在港處理案件,美國律師今日被迫移師澳門與雷曼苦主開會。雷曼苦主大聯盟召集人陳光譽,直斥香港律師公會做法荒謬。

陳光譽表示,美國律師Patrick W. Daniels剛於周一第四次到港,本擬與雷曼苦主開會,但美國律師突然向他表示,不能在港與一班苦主見面,因為日前收到香港律師公會發出的警告信,指美國律師在港沒有執業資格,不可以在港處理案件及提供法律意見,否則便是觸犯香港法例。

陳光譽直斥事件荒謬,一眾苦主在港根本請不起律師,難得美國律師肯「不成功、不收費」幫助他們入稟,認為香港律師公會無理由阻止。陳又稱,美國律師「怕咗佢哋」,決定今日移師澳門與苦主開會,相信日後都要作同樣安排。「由於好多苦主都無時間去澳門,明日(今日)最多只得十人、八人去開會,仲有場地問題,依家真係好頭痛!」

香港律師公會外事部發言人張小姐表示,公會並非發出警告信,只是去信提醒該名美國律師,指他並非本港註冊的執業律師,不能在港處理案件,否則便不符合本港法例規定。張小姐強調,公會只是提醒對方,並非要作出追究。>

匿名 說...

感謝香港律師公會為保衛匯豐挺身而出

對於一些 發律和監觀 機構來講,“天大地大不如匯豐大,爹親娘親不如銀行親”。 看到美國律師在美國為雷曼迷債受害人而對匯豐雷曼進行集體訴訟,真是令許多人比死了親爹娘還難過。

幸虧有香港律師公會, 向來尊重司法正義。律師會平時對於充滿虛假誤導且缺乏披露重大風險之迷你債券銷售相關的法律是屁也沒聽他們放過一個,因為要尊重法律。一聽到有美國律師為香港市民去跟銀行打官司,就急不可耐地跳了出來。當然,是以法律的名義來指責美國律師了,(不然這律師的飯可是白吃了)。 給美國律師一個警告,不許他們在香港進行關於匯豐雷曼集體訴訟之相關集會。

誰要對匯豐進行集體訴訟,誰就是敵人,香港不歡迎他們。如果你有創新金融產品並給與銀行高傭金,香港歡迎您!

匿名 說...

向銷售了迷你債券之銀行,銀行家們致敬。銀行和銀行家們是完全按照操守准則做的,銀行和銀行家們對於迷債之真實特徵和風險是有完美地理解的。銀行是跟客戶解釋了迷債之真實特徵和相關風險的。銀行是把所有迷債相關風險之充分資料都給了客戶的。 不知為甚麼這幾萬多迷債投訴人都齊齊患失意癥,堅稱只知道跟7個著名公司信貸掛鈎而不知道迷債抵押品還跟一大堆公司信貸掛鈎。沒看見 監管和律師協會都齊齊為銀行和銀行家護航。香港的銀行家們那敢這麼大膽地喪盡天良地地騙香港市民! 其實: 銀行假們你們大膽地騙香港市民們啊,莫擔心,有金觀局和香港發律 公會護駕啊。

向尊重司法正義,嚴懲詐騙,向錢權看,為銀行服務之 發律專家們致敬!
香港律師公會:我們為你驕傲,有你在,普通百姓挑戰銀行就只能是夢想。 匯豐和銀行之利益就有保障。

匿名 說...

香港普通百姓躲過了今次迷債,躲得過下一次麼?

騙子們逃過了今次,下次只會更狡猾和更猖狂,因為知道他們有這麼多保護者。普通百姓只有自己自求多福了。

在銀行得跟對付街上的無牌小販一樣地小心受騙。銀行可是”騙你沒商量“。銀行跟街上的無牌小販之區別在於銀行有大把發律專業人士和監觀機構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