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8日星期四

內外受敵

喺奧巴馬金融業改革方案中,伯南克領導嘅聯儲局擔任最核心嘅角色。

方案授權聯儲局監管「系統性風險」,大型金融機構出現財困時,聯儲局可以接管佢地。

但「有賺亦有蝕」,聯儲局亦要交出監管房產信貸、同信用卡的權力,轉移到新成立嘅「消費者金融保護機構」。

咁到底係得嘅多、定失嘅多?

前聯儲局理事克納茲納話,肯定係失嘅多。

新方案除左變相削減、監管銀行按揭同信用卡業務嘅權力,同時聯儲局需要事先得到財長書面批准,先能夠向AIG同貝爾斯登呢類問題機構緊急貸款,加上唔能夠直接監管小型銀行,聯儲局內部消息話,咁會會削弱佢地監察系統風險嘅能力。

最令聯儲局內部不滿,係報告入面,財政部對聯儲局角色嘅形容。

一方面表揚聯儲局增強左監管,但同時批評措施做得太遲、亦未有對消費者作出應有保障。

報告亦比左財政部有權檢討聯儲局架構,目前決定利率嘅公開市場委員會十二個成員中,除左紐約聯邦銀行行長外、其餘四個係由十一間地區聯邦銀行鄰選出任。

克羅茲納話,地區行長唔係政治委任,可以代表來自各州各省的聲音,一旦改變呢個結構,會令聯儲局面對政治干預,失去獨立地位。

實際上聯儲局可說是內外受敵,多名國會議員已經表明反對今次金融改革方案,他們認為聯儲局在海嘯中是後知後覺,似乎不大認同伯南克應該可以獲獎。

當然,仲有一個薩默斯,對主席一職正是虎視眈眈。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話,贏家仲有金融機構,佢地都會對改革方案歡呼,因為銀行一旦被認為對系統構成風險,無論係傳統銀行、定所謂「影子銀行」都會被拯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