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0日星期四

三叉口

今個星期初的環球大跌市,告訴我們一個事實,就是誰也說不準經濟是否已經復蘇?

華爾街日報最近就有一篇文章,是說經濟走到一個三叉路口:是向上? 平穩? 定係雙底衰退?

其實每個人都應有不同感受,這正道出了目前的經濟現實: 經濟是見底了,不過對不同行業、以至不同的人,都有很不同的經濟影響: 包括是否受惠政府拯救計劃、不同地域的樓市復蘇程度、以至有無受惠資產泡沬。

有飽受近兩年經濟衰退的美國人,今天仍然要面對失業問題,亦有人因為儲蓄增加以及投資增值而率先脫困。

當經濟學家試圖對今次經濟復甦的形態進行預測,他們會發現今次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原來今次源於07年12月的衰退軌跡,是有很大的獨特性。

華爾街日報指,今次衰退既像上世紀70和80年代的衰退那樣﹐經濟產出大幅下降﹐但在衰退結束後經濟即時出現了大幅反彈; 另方面,今次信貸危機﹐也讓人回想起上世紀90年代初、那次程度較為溫和的信貸風波﹐結果是在相對短期的經濟衰退後,卻演變成另一場曠日持久、歷時多年的緩慢復甦。

由於誰也說不準本輪經濟復甦的具體形式﹐因此美國人的心態也有很大大差別﹐從非常樂觀到極度擔憂﹐不一而足。

而對股神巴菲特來說,如果十個月前你有聽佢講入市,現在你的回報應與他同樣豐厚。

巴菲特自己就在紐約時報撰文,佢首先讚揚政府喺處理金融危機所採取嘅措施,不過同時提出呢劑「貨幣特效藥」,都有嚴重後遺症,包括增加政府負債,可能危及美國經濟同美元地位。

佢形容,政府而家大印美元同增加開支,會令赤字增加至本地生產總值13%,以淨負債計更達到56%。

巴菲特話雖然呢啲問題暫時唔明顯,不過時間一長、就會對經濟做成嚴重損害,構成嘅威脅幾乎等同金融危機。

佢呼籲國會一旦見到經濟回復增長,就應該透過調整稅制同開支,去控制赤字,因此美元未來嘅命運,係完全控制喺國會手上。

如果無解讀錯誤,巴菲特實際上是為奧巴馬加稅護航。(奧巴馬亦似乎早有準備,事隔一日已回應: 收到!)

相反,張五常近日卻發出左對美國經濟前景悲觀嘅睇法。

張五常認為美國目前嘅經濟,雖然再出現大災難機會唔大,但難關肯定未過。

佢認同要救美國經濟就先要樓市復蘇,但唔認為目前美國嘅經濟實力,係足以支持樓價回升。

因此喺目前情況下,先搞起通脹係唯一可行辦法。

張五常的說法,與巴菲特的說法剛好相反,其實他也認同推高通脹係有後患,但目前似乎並無其他選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