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6日星期三

過氣總裁

一個連任,一個退任,世事都算巧合。

伯南克自出任第44任聯儲局主席以來,美股跌左超過兩成(如果唔計過去半年升浪,跌勢仲可怕!),樓價就跌左三分之一,最恐怖係聯邦基金利率,跌到.....「零」,聯儲局96年成立以來,從來未試過。

93年本港又如何? 當時恆指剛好突破一萬點,換言之,總結任總任內,恆指翻了一翻。

到底要如何評價一個中央銀行家? 其實就好似講股市咁,一樣咪又係跟風亂吹。

還記得格林斯潘離任前是什麼地位? 講救世主都好似眨低左佢地位,如果說是「神」,其實當時都無咩人反對。

今天要離開十六年嘅崗位,任志剛話,退休後未有新工作安排,但要國家同香港需要佢的話,他是樂於繼續作出貢獻。

經常喺晨早簡報提醒市民留意風險,臨別贈言,任志剛唔認為資產泡沫會成為計時炸彈,最重要係監管者可以提醒市場退市風險,一旦市場覺醒,風險就不會來臨。

這當中其實有一個前提: 就是監管者需要識得把握時機,在適當時候向市場發出警號。

言外之音當然是,Norman, 你得嗎?

這位被媒體形容係金融沙皇,任志剛話,係年青時想做好工作,經常變左無耐性,而家諗返覺得好抱歉。

任志剛話,任內無遺憾,雖一唔捨得嘅,係陪左自己十幾年同事、以及一眾傳媒,他日如果大家比面,叫佢一聲「過氣任總」,佢一樣高興。

可以肯定的是,這個「過氣」總裁,一定可以在更高崗位發揮他的才能,為香港出謀獻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