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0日星期三

My Way


AM78,十六年嚟每日載著任志剛,到星期四,坐架依舊,人面全非。

任志剛說,唔捨得嘅心情係唔捨得班同事啦,亦會無左秘書同司機,但佢話呢啲係人生嘅過程,都要適應。

由7.8聯匯。

亞洲金融風暴夾高拆息至三百厘。

九八年,政府過千億入市。

舉凡香港金融史上重大嘅決定,佢都有分參與。

任總說,佢不會抱憾,個人只係向前看,無向後看。

告別有即,任志剛話令佢擔心係利用香港,發展內地金融業呢個方向,到今時今日並唔係內地主流意見。

「我成日擺口邊,一國兩制下,有兩個金融制度,兩個都可以為國家作出貢獻,取長補短,邊個好就用多啲,作為試驗平台也好,作為資金融通平台也好,應逐要多啲考慮多利用香港,呢個咁嘅概念,呢個咁嘅理論基礎,我可以講,係唔係話一個主流意見,仲未曾成為一個主流意見,我好想佢成為一個主流意見。」

到離任前一刻,這位任總仍然關注香港會否被邊沿化。

我們製作了半小時「任總. 別了」專輯,安排在今晚七時半出街,重播時間就在十一時半及凌晨兩點。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好一个反应!
胡孟青昨天晚上Money Cafe 有关外劳的题目说需要"通渠先生",而李兆富既时反应是" 原来有人是desperate woman".当时胡小姐含羞不语.
这对白假如发生在"兰桂芳"肯定他们已经消失在人群中黑暗的街头里继续有下文.

亞羊 說...

我覺得任總 算得上A級中央銀行行長...

最起碼根據國家機密.. 之后
將會做人行顧問..

陳先生... 不敢認同...


咩... 咩... 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