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2日星期一

微觀

今屆諾獎在學術圈內,一樣爆出尤如奧巴馬取得和平獎一樣的冷門,叫人大出意外之餘,實際又非無跡可尋,這點留待最後再說。

今年兩人的研究重點,均是以產權及交易成本理論,去解釋如何在公共資源及組織架構上、做到更符合市場效益。

Dr. Ostrom以政治、經濟及法律框架,去解釋環境資源及如何有效運用,例如對一些樹林及湖泊等公有資源,由使用者自行進行管理,往往可以比由政府管理更有效率,成功挑戰所謂「公有產權的悲劇」"tragedy of the commons"。

傳統經濟學理論認為,在沒有產權界定的公有資產Public Goods下,由於每個使用者都會盡快謀取對自己取有利的行為,結果是未熟的香蕉會被人取下、湖泊未養大的魚苗會被過分採捕,所謂的"悲劇"就是指社會資源被浪費。

因此,過往的經濟學告訴我們要達到成效平衡,一個方法是將產權清楚界定,由擁有者執行私有產權的權利。另一個方法是當成市場失效、由政府界入,向使用者收取稅項或收費。

Ostrom並非要否定產權的有效性,不過她發展出一套新的理論,證明資源使用者在長時間的公同利益前提下,是可以有效管理資源,甚至比政府介入更有效率。

當然模型最重要的前提,是需要有一套積極參與及可執行的規則。Ostrom提出,一旦有相關制約,即是無巨大的利益,使用者仍然表現出令人驚奇的投入及願意花時間進行互相監視,最終令社會受惠。

至於Prof Williamson,正如雷鼎鳴教授所言,是近代相當受重視的經濟學者,他提出公司的理論,特別是通過架構及從屬關係,是最有效作出決策及降低交易成本的方法。

從他的研究發現,一些大型機構,他們的存在純粹是有利股東、工人、供應商及消費者,但不一定是有利整個社會或經濟,因此對這些機構一定需要加以監管。

很明顯,今天這個研究對那些"大到不能倒閉"的銀行,是非常有意義。正如另一位早在87年取得諾獎的得主Robert Solow說,Williamson的理論早就證明了那些投行、為何會做出如斯愚蠢及高風險的行為。

Williamson的研究亦指出,部分行業較適合將部分業務外判、部分應由內部生產,換句話說是界定了企業的boundaries。

介紹過兩位經濟學家後,想再補充一點:其實這類解釋社會行為的產權及行為經濟學派,過去近十多年均未有大師再獲獎項,倒數就要數回86年的James Buchanan, 91年Ronald Coase及92年的Gary Becker,他們均是組織、政治經濟學、產權及行為經濟學的一代大師。

那末,在金融海嘯一周年的時間,產權經濟學真的有所枱頭? 現實似乎不是。

這可能與去年選出Paul Krugman為得獎者有關: Krugman由於太過"入世",他的得獎引起了相當大的爭論,而一句說過去四十年宏觀經濟學"毫無吋進",更在學界引起了牽然大波。

更甚的是最近由克魯明為主的新凱恩斯學派,與芝大的John Cochrane引發出的駡戰,已經成了人身攻擊,因此獎項交由無甚爭議的微觀經濟學派,似乎也有相當道理。

3 則留言:

匿名 說...

辛苦左成日,返到屋企,0岩0岩趕到睇8點有線財經,
想知道0下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係邊個,
點知睇住個譯名,都唔知係乜水?
你地傳媒依家興,跟大陸譯法,
觀眾一頭霧水, 兩個靚女主播讀到窒0下窒0下!
好彩忽然殺個雷鼎鳴教授出黎,
用得主既英文原名介紹人地既成就 (佢可能唔知中文點譯!)
好心你啦, 有線! 你收錢0架, 唔係免費0架!
係D冇咁通用既譯名, 後面括住個英文原名咪得0羅!
英文原名,我上網用古狗search都易D!
依家做傳媒, 你以為好似無線個套,求祈灌D野俾觀眾受呀!

匿名 說...

My impression to get Nobel Price in Medicine, Physoiology, Chemistry & Physics are far more difficult than in Economics.
The efforts spent are far too much for the outcome in Medicine & Physics. After all, who can proved & judged an economic theory is correct or not.
(1+2)

匿名 說...

Strategic wise, the brothers from our Mainland China are far more smarter than the people here in Hong Kong.
Just look at the " Double Track double course" education arrangement, co-operation of the Shanghai Airport Management and the invitation of Ocean Park to help building another similiar Ocean Park in China are all wise moves made by our Mainland counterpart while the Hong Kong are still struggling on political fronts how to compensate a small group of farmers for their relocations to build the Train Terminal and Macau-Zhuhai-HK bridge. What a sad picture we hate to see!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