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8日星期二

俄鋁

我們很關注今次港交所如何處理俄鋁上市事件,對今後香港上市金融中心有舉足輕重影響。

尤幸,我們的上市委員會未有因亞洲果業事件,而放軟了手腳或怠慢了工作進度,再次阻撓了俄鋁第二次闖關。

上市委員會這個決定一點也不容易下: 作為全球最大鋁生產商,市場佔有率超過一成,比Rio Tinto, 美鋁中鋁規模都要大,上市委員會可以一連兩次否決俄鋁上市申請,稍有差池很容易孭上有損香港金融中心罪名。

不要忘記,我們的特首及財爺都有要求交易所進一步邁向國際化,看看俄鋁的兩個非執董名單:商品交易所主席張震遠及前律政司司長梁愛思,就知港府如何熱切希望俄鋁能夠邁出成功一步。

作為俄羅斯前首富Deripaska,他的個人財產估計曾達到280億美元,一度是全球排名第9的最有錢人,要對這樣的一個人say NO!,談何容易?

實際上俄鋁集資額也並非很大,只是20億美元,對於完成債務重組的俄鋁來說,只是狗牛一毛,那上市委員會為何不輕易放人?

英國金融時報對俄鋁170億美元債務重組一直有跟進,其中一項令人不解的是俄羅斯國營銀行VEB,在上市前向俄鋁延長了一筆45億美元貸款年期一年,巧合的是,VEB將會認購俄鋁上市約百分之三股權。那筆一年期後到期的貸款將如何處理? 上市文件沒有提及。

至於. Deripaska的角色亦令人不容易搞清,特別是他現在與另一股東正在倫敦法院正就俄鋁一批13%股權展開了法律訴訟。

還有,不要忘記俄鋁其中一個股東,正是近日鼎鼎大名的「迪拜世界」!

正如有上市委員會委員指出,俄鋁闖關不成絕非是委員會存心對著幹,如果俄鋁的保薦人(瑞信及法巴)可以做足功夫,俄鋁的上市難度絕不會比一間內地民企高。

當然,不可不提是高盛在最後關頭退出了上市保薦人隊伍......

Deripaska對今次上市受阻未有太大回應,只是說由於債務重組了,因此上市的迫切性大大減輕。又說以8厘息計,其實VEB也不是在做蝕本生意。

我都係覺得,有時上得到、都未必好。俄鋁上市事件,很值得我們繼續跟進。

1 則留言:

亞羊 說...

我地港大交所要做世界級交易所

什麼問題留待小投資者去受

買唔買,閣下決定啦

唔通仲會有第二隻"亞X果y"

咩... 咩... 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