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斜線之謎

投資者大手沽債券,奇景再見,兩年同十年債券之間息差,高達兩厘八二水平,創新高。

債價跌,債息升,唔少意見都認為,係市場對美國經濟樂觀情緒升溫。

長短債息差大幅拉闊,九二,同零三年先試過。無獨有偶,當年正正係經濟見底復蘇之時。

如果BUY呢套嘅話,市場對經濟復蘇嘅樂觀情緒加強,投資者風險胃納增加,資金流出債券市場,債券息率抽升,唔難解釋長短債息差拉闊現象。

但長短債息差拉闊,亦唔可以忽視,市場對利率走勢預期有變。理論上,短債,同長債之間息差差距,正係市場預期利率升升至邊個水平。

如果我地睇埋孳息曲線,同一月時比較,明顯傾斜。市場毫無疑問,已經盤算緊,利率將會回升。

通脹係來年,最唔明朗嘅因素。

有大師級分析員話過,出年會有通脹問題,背後原因好多,其中難以理解係,油價喺今次商品市場升浪中,完全大落後。

外國分析就話,一旦油價出年抽升,大家都通脹嘅估計,好可能係錯。

各界對出年構圖,似乎比今年更好景,經濟增長,低通脹,資金繼續多,甚至美國全年唔加息。從央行言論,基本數據,呢的分析背後有理據,但按往積,呢的過早嘅把脈,往往誤差極大。

巴克萊正係話,市場而家係過分低估「雙底衰退」嘅風險。

巴克萊喺七百幾個嚟自中央銀行、對沖基金同貨幣基金經理調查中,有兩成半話而家市場過分低估左、全球經濟再次出現逆轉既風險。

另外有兩成一就話,中國經濟增長差過預期,係另一個被低估既風險。

有三成九受訪者就話,一旦出現金融危機,資金首選仍然係會流入美元、其次先係瑞士法郎同日圓。

至於美元前景,就相當分歧。

有兩成估計美元出年會係最吸引既貨幣投資,不過亦有兩成四估計,美元出年仲要再跌。

當中最大分歧,當然是歐元有極大變數。

好似繼標普後,穆迪亦將希臘主權評級,由A1,調低到A2,前景展望維持負面。

穆迪話,調低評級,係反映希臘嘅財政狀況令人憂慮,不過,短期希臘出現流動性短缺同再融資問題嘅機會極低。穆迪指,希臘政府應對措施作用有限,未能夠將長期信貸風險降低,以本身嘅財政實力,亦唔能夠解決問題。

不過穆迪強調,希臘嘅問題,唔代表整個歐元區都面對同樣風險。這點就與肥仔的陰謀論有出入。

說實在,有伯南克喺度,美國雙底衰退似乎機會不大,反而近日開始有聲音話,唔應該對內地經濟過分高估。

內地似退還進的姿態,說真的頗令人難以掌握,正如劉明康今日講,金融危機未過,對內地仍然有影響,一旦內地經濟同外界想象有出入,到時又會引發一場資金大調配。

1 則留言:

亞羊 說...

開大開細.... 國家機密...

買定離手... 劏羊....


咩... 咩... 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