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3日星期三

最佳提名

打破全球票房紀錄嘅阿凡達獲提名奧斯卡九項提名,包括最佳電影。

執導嘅占士金馬倫,就憑呢套戲,入圍最佳導演。

事件仲有一個大贏家,就是作為老板的梅鐸。

全靠阿凡達,新聞集團業績轉虧為盈,仲大幅調高全年盈利預測。

第二季度新聞集團賺左二億五千四百萬美元,而舊年同期就係虧損六十四億美元。

多過預期既二十美仙,同時兩年來首次調高派息兩成半。

全賴一套阿凡達,帶來的票房及未來DVD及Blue ray的收入,新聞集團主席梅鐸可以調高左全年盈利預測,估計經營收入會有兩成以上增長。

其中阿凡達雖然只係計兩個星期票房收入,但呢套全球收入超過二十億美元既電影,已經令電影同電視部門盈利增長三倍。

梅鐸稱呼電影及電視部門,包括製作TV's American Idol,是傑出的內容供應商,亦證明消費者願意比錢購買高質素的電子內容。

正是梅鐸的這種思維,令佢決心將WSJ成功收費模式,計劃拓展至旗下其他刊物。

電子書亦成為梅鐸眼中新的財路,梅鐸話,佢地傾向同蘋果既iPad合作,向佢地提供電子書內容,認為收費模式更合理,又話亞馬遜願意同佢地重新談判分帳模式。

不過話說回來,到底阿凡達引申的3D電視是否能夠普及,目前似乎仍是言之尚早,一來以目前市面可參考的3D 顯示屏,42吋都要賣七萬多元,變成電視分分鐘要九萬元以上,加上播放器及軟件並未普及,恐怕要在家中享受3D好處,目前未是時候。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家在新界西北, 每一天都可以看到大批大批的居民乘坐火车,大巴往返市区上班. 我想问, 多运送一个人的燃料, 或者是电力的支出, 每一天是多少钱? 相应又产生了多少温室气体?
到了市区, 我们不难发现, 那里有很多的住房都是空着没有人住的. 咋回事呢? 原因可以有很多, 但是当中少不了的是黄牛党在作怪, 房子不是买来住的, 而是为了赚钱, 要是价钱不好就空着呗, 除了钱以外啥都不管. 市区可以说是经济活动频繁的地方, 工作职位也比较多, 市区的居民往往也不够应付, 还需要市区以外的居民跨区上班来满足. 从逻辑上来说, 市区内空房越多, 被迫跨区上班很可能越会普遍. 这必然意味着巴士公司, 铁路公司要购买要消耗更多的燃料, 电力, 最后香港社会每一天都要直接流失更多的钱到外地, 换取燃油和煤, 空气污染也因此额外严重. 简单的说, 住房黄牛党只顾私利, 在市区空房抬价, 代价可以是香港整个社会损失财富, 损失健康.
那该咋办呢? 我的工资还不如政府高层官员的十分之一, 他们应该比我聪明十倍以上, 不仅率先发现问题, 还会想到万全之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