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5日星期五

When the Mighty Fall

各位如有印象,我地啱啱喺一年前,揀過豐田社長豐田章男做我地風雲人物。

52歲既豐田章男,係豐田創辦人豐田喜一郎既孫子,舊年六月先出任社長,係時隔14年首名重新執掌豐田既家族成員。

豐田章男一上任,就曾指出豐田存在「盲目擴張、無視風險」既弊病,更宣稱豐田已處於生死存亡關頭,只係估唔到、來當時都未係最危險時間!

豐田而家喺全球要回收八百萬部汽車,其中五百三十萬部係喺美國。

事發至今,豐田章男一直沒有正面回應。他唯一一次發言,僅是上周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時在記者追訪下,臨時作出75秒的道歉。

豐田章男去年10月在一次演講中,曾引述企業管理專家「Jim Collins」的著作《How the Mighty Fall》形容豐田面對的問題。該書將企業衰敗分為5個階段﹕驕傲自滿、盲目擴張、無視風險、尋求拯救、最後係變得可有可無甚至係滅亡。

豐田章男認為已過了頭3個階段,現正處於關鍵的第4階段,即「尋求拯救」。

跟據書入面講,到左第四階段既企業,已經係變得「藥石亂投」,希望搵到一粒「SILVER BULLET」,無論係一個新買家、定係一個新既CEO,目的就係要改革。

但吊詭既係、Jim Collins話咁早反而令企業更快衰失本身優良傳統,令到最後翻身機會都無埋!

書入面就以Circuit City 同摩托羅拉做例子,前者曾經被認為係「Good to Great」既優秀企業,結果係08年都要破產收場。

摩托羅拉經過幾年困境,近日公布盈利雖有改善,加上一部Milestone令手機業務有翻身之勢,但管理層對前景仍然悲觀。

真正可以做到起死回生,「How the Mighty Fall」教我地,要翻身唔係胡亂尋找救世主,最重要係記番起自己優良傳統。

佢地以Merck做例子,指佢地99年推出最成功既「抗炎藥」vioxx,03年銷售高達25億美元,期後被揭發引起左十萬個心肌梗塞病例個案,更導致當中三、四成人死亡。

當時既總裁就記起默沙東成立既祖訓: 「Medicine is for the people, not for the profits. The profits follow」,毅然全面回收呢種抗炎藥。

雖然公司係犧牲左短期盈利,不過就令人重建對企業可信任的形像,最後令Merck成為「基業長青」企業。

咁到底豐田係咪可以翻身?

經濟學人就提出,對於汽車行業,其實並非甚麼大驚少怪事情,不過重要的是,豐田過去的售價能夠比其他車廠有更高Premium,就是因為汽車的高質素保證,今次可以說是一鋪清袋!

市場而家更開始以90年代、德國AUDI喺美國發展做參考。

Audi當年又係因為剎車系統問題,要全面回收做例子,結果三年內付運急跌左八成三,幾乎無人肯再買Audi汽車。

結果Audi足足用左七年時間,加上推出受歡迎既A4同A8車款先成功翻身,如果計番要重上高峰時間,前後更係用左十五年。

但對於一個好似豐田章男咁有危機意識既人,最新消息是豐田已同意回收Prius。我的建議是大家對呢間公司唔應該過分悲觀,更加唔好學肥仔走去一注獨沽豐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