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

假如我是希臘財長......

歐元區國家、通過嘅救助方案,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形容,係俾希臘嘅保單。

方案唔係隨便啟動,講明只會喺希臘,冇辦法由市場融資,至會出手借貸。

外交消息話,貸款額可以去到220億歐元,差唔多係希臘嚟緊兩個月、到期歐元債劵總額。

但貸款息口冇優惠,而且,其他15個歐元國、只要任何一個、到時唔肯借,希臘就會一個仙都借唔到。

條件咁苛刻,反映出歐元區內部,對係咪幫希臘,意見分歧。

德國同法國領袖在布魯塞爾、歐盟峰會前、一對一會面,討價還價至傾掂。

法國、西班牙同歐洲央行,原本反對、搵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出手,因為咁就等於承認歐元區解決唔到自己問題。

但德國總理默克爾再次發揮強罕本色,唱反調。因為國內主流意見,唔想用自己既錢幫希臘。

拖埋基金組織落水,默克爾就可以向選民交代。

當然,薩爾科齊對普IMF卡恩這個政壇舊死敵,肯定不好受,但鬼叫自己唔爭意,國內地方選舉又敗陣,似乎連佢都無得揀。

最終妥協係一旦貸款,歐元區會承擔三分之二,基金組織負責三分之一。

希臘呢一刻、就算實際冇錢落袋,但起碼有呢個後台,總算挽回部分投資者信心。

但對歐盟嚟講,解決希臘問題,可能帶黎新裂痕。

歐盟為免其他成員,重蹈希臘覆轍,決定賦予歐洲理事會更大權力,監察歐盟整體經濟。

但咁就觸動英國既神經,英國冇加入到歐元區,表明唔會俾歐盟、過問佢地自主經濟決策。

難怪歐洲央行行長特里謝話,如果由基金組織或者任何機構,取代歐元集團牽頭援助希臘,會係一個「Very, very Bad」的決定,認為俾市場非常負面訊息,就係歐元區無力處理本身嘅問題。

正係呢番言論,拖累歐元兌美元曾跌至十個月低位。

不過,特里謝後來見自己失言影響事大,先轉軚歡迎IMF介入,隻字不再提基金組織介入歐元區事務,得到佢嘅「祝福」,歐元先由低位回升。

雖然歐盟同IMF做左咁多嘢,但作為當事人的希臘,似乎唔多領情!

一來貸款無優惠、而且觀介IMF 在98金融風暴經驗,一旦介入國力肯定受損。

因此財長已經表明,無需要外界援助,認為希臘單靠一己之力,一樣可以力挽狂瀾。

事實係點,希臘自己當然心中有數。不過好處是作為一個「有牌爛仔」,其實希臘籌碼多的事,至少歐盟承擔不起解體的後果。

假如我是希臘財長,不用猶疑,肯定第一時間違約,爛帳就爛帳,鬼叫「Too Big to Fail」成為左金科玉律!

總好過要國民要面對75歲先可以退休,到時面對國內反對勢力,肯定仲快落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