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7日星期二

假如我是希臘財長(2)

啟動了安全網,但希臘五年CDS居然迫近800點子,創左新高。

換言之,價值一千萬美元嘅五年期希臘債券,每年嘅「保險金」要俾80萬美元,相當於保額嘅8%以上。

雖然與企業CDS不可直接比較,不過雷曼倒閉前,CDS也只是相近水平。
(話口未完,轉頭已見標普降希臘評級至BB+,即等同垃圾級別,同時葡萄牙評級亦受拖累,歐美股市、油價銅價即時大跌,資金流入美元債券避險。)

而希臘兩年期債息,更躍升至15厘!

試問一個國家,已幾乎沒有舉債能力,又如何償還如此高的利息?

連希臘財長都形容,五月十九號對希臘嚟講係一個好重要嘅日子(死線?),喺呢日要希臘必須要償還到期嘅大約90億歐元債務,雖然貸款需求已經得到滿足,但目前高昂嘅借貸成本,係完全令人無法接受、令希臘無法喺市場融資。

雖然希臘喺上星期五、啟動信貸安全網,向歐盟同基金組織要求緊急貸款450億歐元,不過CDS仍然急升,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德國方面就仲未「首肯」,德國總理默克爾話,德國有責任穩定歐元,但希臘政府必須要共同承擔,除非希臘有令人信服嘅可持續削減財赤計劃,否則德國唔會批出緊急貸款俾希臘。

到底默克爾是否出爾反爾?

默克爾實際是面對一個兩難,不援助希臘等於向外宣布歐元已死,不過國內最新民意調查顥示,有多達86%人民反對向希臘提供84億歐元援助貸款。

面對即將舉行的地方選舉,默克爾如果一意孤行,執政聯盟分分鐘會瓦解,救、即是擺明是政治自殺。

所以金融時報形容默克爾是:"Trying to sell the unsellable"。

其實德國人民的憤怒其實可以理解,想當日為籌備歐元區,德國付出了極大的政治及經濟代價,而家叫左經濟體系有所改善,但反而現在就要向一些不理會財政紀律、甚至要向借高盛做靚盤數的「窮親戚」施予援手,難怪默克爾要面對如斯大政治壓力。

其實希臘真的不抵幫,政府多年來做數、連歐盟都仲要重申、希臘政府的財赤數字不可靠,赤字佔GDP總數原來可能高達14%!

在今次債務危機出現前,當地更醞釀一條新法例,容許多達四百個行業從業員,女姓只要年過五十、男姓年過55,就可以提早退休,享受政府提出的退休保障!

而這些所謂「高風險」行業,連時裝設計師亦包括在內,原因是他們會接觸「高危」的顏料!!!

難怪今時今日,當政府提出要將退休年歲由60延長至63歲時,幾乎觸發全國大擺工!

如果我係希臘財長,肯定即時會毫不猶疑選擇違約、索性唔還錢,橫豎都係要死,不如攬著一齊死,到時先由德國自己拆解,說不定自己會成為國家英雄!

1 則留言:

亞羊 說...

或者現在比88樓更高...

神枱位置...

咩... 咩... 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