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6日星期一

科學怪人

種種跡象顯示,高盛會犧牲被SEC起訴既副總裁圖爾。

在高盛披露更多有關債券交易員圖爾Tourre的資料、當中包括俾女朋友嘅法文電鄱譯成英文。

圖爾在email中向女友炫耀,話自己試過成功在飛去比利時機場途中,賣次按產品比孤兒,同寡婦。

又形容發明呢啲次按相關既衍生工具,就好似製造左個科學怪人,而睇著衍生工具拖跨金融市場,感覺就好似佢調轉槍頭,對付返發明者一樣。

評講話,高盛係刻意將呢的私人電郵披露,目的就係要劃清界線。

而即將到參議院調查委員會作供,高盛,同國會事先已經各自交鋒。

被證監會起訴嘅圖爾Tourre,星期六已經率先被調查委員會盤問。

面對高盛一再重申,次按交易佢地亦有蝕錢。

不過參議院同日披露另一批高盛內部電郵,情況剛好相反。

布蘭克費恩在電郵指,高盛次按有蝕錢,但因為決定沽空,令佢地賺番曬。

仲話,遊戲未完。

而另一名高層知道次按產品被降評級後,亦隨即電郵同事,話似乎我地賺大錢。

面對不利證據,高盛批評,係當局選擇性咁做。

調查委員會傳召高盛作供,亦作出變陣,罕有咁分三節進行,先由圖爾打頭陣,之後到高盛財務總監等高層作證,最後先輪到布蘭克費恩,仲要唔俾佢有助手陪同。

英國金融時報更話,布蘭克費恩當日,唔會有好日子過。

到底高盛呢個四百人的Bond Trading Desk是一個怎樣部門? 華爾街日報有特稿,形容呢個部門情況就一如Michael Lewis 寫的"Liar's Poker"、當中描述八十年代的Solomon Brothers慌唐老千局幾乎完全一樣。(最近讀緊他的新作"The Big Short",寫次按爆煲前由借貸人、放款人以至沽空者的眾生相,同樣非常精彩。)

時間回到07年12月,高盛剛剛發完數以億計美元花紅,在One New York Plaza building 五十樓全層的債券交易部門,數以百計的人圍在十個交易員身旁,大家輸賭到底他們可以食到多少個漢堡包!(當然,紀錄遠不如我地"阿燦"一次過食36個!)

正是這種"有前無後、打死擺就"(Take-No-Prisoners)的態度,令債券交易部門成為高盛最賺錢的王牌部門,但這種朝7晚11的工作,就令圖爾在07年曾經抱怨,說自己當年只有28歲,再做落去肯定會瘋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