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8日星期三

公審

近十個小時的聆訊。

被認為高盛141年歷史上、高盛面對最嚴厲、最具挑釁的華爾街大行公審。

先由CFO及交易員圖爾(Tourre)出場聆訊近五小時,之後由布蘭克費恩出場。

由當日十時開始,幾乎整個華爾街交易員、全日都只是留意著高盛的聽證會。

到尾市跌幅擴大,先至專心番交易。

參議院多次批評布蘭克費恩,將明知就嚟爆煲次按產品賣俾客戶、兼同佢地對賭,係有違誠信。

好個布蘭克費恩,對著如斯有敵意的「盤問」,仍然沉得著氣,擺一副相當強硬立場。

佢堅持以華爾街大行的原則,告於國會說投資者係相當專業,高盛就算講咩,佢地都唔會關心。
"I don't think our clients care or they should care."

布蘭克費恩一個最強而有力的論點,是銷售員在推銷產品時,根本不知道銀行的Position,即到底坐的盤到底是長或短。

這涉及了華爾街的底線: 客戶交易與銀行坐盤是有很好的"防火牆",客戶是信賴我們。

高盛多個內部電郵,亦成為調查委員盤問重點,有共和黨議員直指,高盛刻意只將圖爾私人電郵公開,係想將責任全部推俾對方。

不過布蘭克費恩幾乎將這些email全數置身事外,推說根本不知情。

如果各位有看聆訊,可以斷定是高盛早已將全部責任推到圖爾身上。

因此在聆訊中,圖爾可說是醜態百出,先在供詞中強調出售比客戶既次按產品,係由獨立顧問公司"ACA"全權揀選出按揭資產既組合,否認與約翰保爾森有關。

隨即他的說法就被委員會反駁,引用他的email,說早就明示過ACA外,約翰保爾森亦有分揀選。結果毫無經驗的圖爾變得陣腳大亂,最後要否認自己的電郵!

華爾街日報引述熟悉證券法例既專家,指圖爾既證供同電郵有前後矛盾,相信陪審員會更傾向相信一啲內部電郵,估計對證監會提出既起訴更為有利。

作為事件主角,喺事件無幾耐,圖爾就被高盛取銷英國既執業資格,仲被公司大量披露同女朋友之間既私人電郵。

有議員問圖爾,知唔知高盛咁做有咩意圖?

圖爾只能回應:"I think, you know, I wish I hadn't sent those."

我都幾有理由相信,圖爾已收「安家費」,肯定事件唔會傷身!

高盛受審,絕對係重頭戲,連一向財經新聞篇幅較少嘅CNN,都大幅報道,連俄羅斯同日本電視台都派攝製隊直播。

國會,硬併高盛,焦點人物事後睇嚟,唔單係布蘭克費恩,而係調查委員會主席萊文(Levin),從政多年嘅佢,已經七十六歲。

從萊文盤問手法,好明顯,佢忠於自己判斷,加埋熟讀一大堆電郵,成為佢最強力武器。

眼見無論布蘭克費恩,定CFO、以至圖爾,都要左翻右翻找資料回應,就知對佢嚟講,全部都係黃毛小子!

盤問完結,紐約時報社論形容,難定高盛錯與否。但高盛行為,就等於佢地將華爾街當係賭場。高盛正正帶出,金融監管要切底改革。

共和黨麥凱恩話,高盛技術上可能無犯法,但行為缺德。

英國金融時報就指,十個鐘盤問,高盛說服唔到外界信佢地無錯。但政界亦攞唔出有力論據,要加強立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