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6日星期四

樓市二、三事

兩日前、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至話,「家家有層樓」唔係政府政策。

呢篇長文可說是近年特區政府最清晰的房屋政策。

可憐的鄭局長,文章出街唔夠兩日,就被老細全面推翻,成為了爛頭卒!

特首話,明白市民憂慮置業難,但係咪要改變樓市政策,包括復建居屋、要有共識,所以會用五個月時間諮詢,留待十月施政報告至公布。

似乎政府有心先「買時間」,再看清楚未來五個月形勢變化,再決定下一步。

難怪既,仲有兩年時間,你想佢點?
////////////////////////////
我們一個月前開始規劃,希望可以針對現行發展商的賣樓手法欠缺監管,作一個較詳細報道。

不過在我們構思以至約政府訪問期間,居然比政府搶先推出九招十二式規範賣樓,結果令部分Story難以繼續發展下去。

但政府所有規管,仍然是靠地產建設商會約束地產商自律,不過市民對地產建設商會嘅運作,知道嘅唔多。

我地問商會點樣監管地產商、以前有冇試過有產商違反指引,以至商會嘅章程同會員資格,過咗接近一個月,全部都未有答案。

商會無網頁,打電話去問,只係話現時有七百幾個會員,但咩人有資格做會員、就唔方便透露。

成立了四十五年,這個自我規管的組織,影響著二百多萬個置業家庭,但完全是以一個私人俱樂部模式運作,會長是由84年到而家,一直連任董事會會長嘅何鴻燊。

佢舊年因病休養,但商會無交代有冇人代任。至於副會長之中的信和大股東黃廷方、同希慎主席利定昌過咗身,商會亦無交代有無成員替任。

為了追查地產建設商會背景,我們試圖由公司註冊、監管組織、以至法定機構等範圍查下去。

結果要找到「社團條例」,先知全港最大孖沙,統統都只係以一個「社團」身分註冊。

由於社團要向警務處註冊,我地又用左半個月、嘗試向警察牌照課,攞商會嘅註冊資料、結果亦都失敗。

最有趣係警察牌照科,對於我地申請要求看公開資料,居然答:「我地仲考慮緊點回覆,至於要考慮啲咩,就係要而家我地要考慮既嘢!」

夠晒玄,死未?!!!
//////////////////////////////////
繼九招12式及市建局後,第3式由地產代理監管局發功。

什麼要講明自己係代表發展商定買家、合理陳述、唔容許提供貸款、以至唔准追車通通都唔係重點。

重點係新規例係代理又未經發展商同意,唔可以向買家發放銷售資料同收訂金,亦唔可以攞走買家嘅身分證同代為碌咭。

要知道,發展商比1-2%佣金代理,不是一個少數目,點解要花咁多錢比佢地?

幫手搵買家? 新樓盤如果有水位,買家自自然然會入市,使咩代理出手。

實情代理最大功能,係幫發展商「散貨」。

代理用一些講啲唔講啲手法、只係比一、兩個單位你揀、又或收起你張身分證同卡,迫到你唔買唔得。呢啲賣樓手法,事實與「層壓式推銷」無疑,基本上分別只係呃你幾萬蚊、同幾百萬之間。

不是嗎,串同代理,只向買家披露極少數資訊。又施展精神折磨,務求令買家在不清醒情況下置業。

如果地監局真係落實呢啲措施,發展商應該唔會再比佣代理,相信好快又會回復抽籤安排。

2 則留言:

匿名 說...

最近, 无论是城市论坛也好, moneycafe也好, 也有部分嘉宾, 主持人强调, 过去十年, 香港的楼价出现了几次回调, 很多人没有把握机会买房, 现在房子贵了却在抱怨买不起. 好像要骂他们诬赖, '输打赢要'一样. 我不会说我的看法肯定是对的, 但是我确实认为这些嘉宾, 主持人缺乏常识, 分析能力低, 自以为是.
在非典型肺炎爆发, 雷曼兄弟倒闭等期间, 经济环境萧条, 或者金融市场恐慌, 房子确实是掉价了. 但是当时很多市民的收入也同时明显减少, 甚至饭碗不保. 本来有了房子的不少也被迫断供, 房子卖不了好价钱, 最后眼巴巴的看着银行来没收. 另外, 银行担心房价会继续下跌, 纷纷收紧按揭贷款条件, 对很多财力有限的年青客户, 要不限额升息, 要不要求稳定收入证明, 要求担保人, 甚至避之则吉, 拒之门外. 经济不境之时, 生活储备金本来就只能增加, 那一般人哪里来钱, 应付格外多的首付?

匿名 說...

香港的人口, 在一年内变化有限, 同时, 住房的数量也改不了多少. 那为什么房价, 房租一年内可以波动几十个百份点? 甚至翻倍? 简单来说, 这是市场内的游资, 市场内的黄牛党在作怪. 那又怎么样? 可以说, 市场内的游资, 黄牛党越是活跃, 房地产市场就越像一个赌场. 波动更大. 踏进了赌场, 一个精神状态正常的人会知道, 无论多聪明, 自己的判断和估计都可以是错的. 正如一个股評家可以错误判断汇丰控股, 中信泰富的股价走势, 让不少股民错过了十年都遇不到一趟的低买机会. 又如一个'美国通'都可以错判形势, 想不到美国国会真的通过了医疗改革方案. 在这种情况下, 负责任的态度是谨慎行事, 想清楚自己的承受能力. 不需要负责任的人往往最会当事后孔明(包括我啊): 这么低你没有买? 我不是说了吗?.......
看到黄福荣举殡, 我有一点感想. 社会里总会有一群人, 可以说是没有份儿去左右社会的制度, 比如说没有份儿去决定房地产市场里面应该有多少黄牛党, 应该怎么适度规范, 只能卖命的满足别人的苛索. 这时有人会选择走到他们跟前, 没有架子, 没有教训, 互相勉励, 共同打拼. 但是同时也会有人选择画清界线, 高喊我对你错, 你活该!
作为观众, 我无时无刻都希望有线电视能够有更高水平的评论节目和节目主持人, 精益求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