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3日星期四

捍衛者

"The Big Short"中有一幕提到,主角之一的Eisman(不錯,正是Meredith Whitney的師傳)作為一個看淡樓市的分析員,很想證實自己判斷樓市爆煲的看法,於是他找來給予這些次按CDO予AAA評級的評級機構討論一番。

Eisman原以為作為評級機構的分析員,既可判斷公司生死、自然個個武功高強。怎料原來出任分析員的、只是黃毛小子,不少更是投考大行分析員失敗、只能到評級機構領取微薄薪酬的畢業生。

作為金融海嘯嘅主要成因之一,評級機構嘅公信力受到質疑,美國國會想要限制評級機構嘅能力,包括要由政府委任機構、去揀選評級機構。

理由係、佢地長時間給予次按產品好高評級,當危機爆破喇、就過快調低呢啲資產嘅評級,連累相關投資幾乎報廢,間接加劇海嘯嘅破壞力。

股神巴菲特話,評級機構係有犯錯,但唔應該負全責。

錯係錯在、市場對樓市過分樂觀,包括佢自己都睇錯市!

有巴菲特出席既國會金融危機調查委員會,被外國傳媒形容氣氛係咁多次以嚟最好。

有議員甚至對股神說:「我媽媽很鍾意看你!」

巴菲特:「HI! Mum」

議員都佩服巴菲特投資眼光,但唔明,巴郡點解要從事衍生工具買賣。

「當然係因為有錢賺!」

調查委員會主題係評級機構喺金融海嘯中有無責任,作為穆迪大股東巴菲特話,有! 但唔應該負全責。

入股穆迪多年,佢補充話其實自己唔知穆迪總部喺邊,當然,亦從來未上過去。

佢之後接受CNN訪問時話,作為投資者,評級機構意見可以聽,但唔可以以信曬!

佢話泡沬形成,源於唔識控制期望,舉例說,見到隔離屋炒樓賺錢,結果自己忍唔著跟風,結果泡沬就愈滾愈大。

巴菲佢原本持有兩成穆迪股份,近一年、已經大幅減持到得番一成三。

減持、係巴菲特認為經過金融海嘯之後、認定穆迪既Business Model,唔再係「防彈衣」,因此如果有早知,佢一早會在60美元水平、盡沽穆迪。

話說回來,巴菲特雖然在高盛及穆迪兩仗之中,充當金融機構的「捍衛者」,但他亦承認,自己可以在危機爆發前、表達更多看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