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0日星期日

打籠通

二十國集團峰會下星期召開,中國表示會推進人民幣匯率改革,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

(話說回來,阿爺真係好鬼鐘意趁著周末出席,真係想靜雞雞、無人覺?)

人民銀行指,匯率形成機制改革會堅持以市場供求做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按匯率浮動區間管理。人行又表示,全球經濟逐步復甦,中國亦趨於平穩,有必要進一步推進改革。

有印象大家會記得,人民幣第一次匯改在05年7.21,由當時到08年中,人仔有效匯率實質升值了21%,不過在08年中面對金融海嘯來臨,中央當然不敢怠慢,即時改變一籃子貨幣掛勾的政策,而過去兩年將人民幣緊釘美元表現,雖然相關政策並無明顯說明,但大家人知肚明,知道人仔變成花旗國「傀儡」貨幣。

就好像蓋特納曾經說過,中國又豈會將本身貨幣政策主導權交比番子佬? 問題淨下就是時間。

說到時間,最明顯不過當然是二十國集團峰會、下星期六就在加拿大召開,國家主席胡錦濤已經答允出席。而美國總統奧巴馬致函各國,指匯率彈性對支撐全球的經濟平衡好重要,亦是間接向中國施壓。

內部方面,人民幣升值可以抵銷入口價格升幅,對於中國依賴龐大進口加工的經濟體系,有助減低入口通脹壓力。不要忘記,五月內地CPI已經超左中央定下全年3%的警戒線。

不過要留意,今次人行並無說明升值的時間、亦未有像一些人預期會一次過升值,反映在歐債危機的沖擊下,內地亦不得不有所保留。事實上,由於美元在今次債務中成為資金避風港,亦令人民幣兌歐元升值了15%,加上內地工潮擴散,工資上升以及人民幣升值,均對出口企業做成了不少打擊,內地不可不防。

說到底,今次最大贏家肯定是蓋特納,四月先將操控國名單決定時間押後,到上星期更一改被動立場,成為了強硬派,之後人行就有所動作,這個「打籠通」也做得太過明顯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