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1日星期一

假身

人行一句「增加匯率彈性」,引嚟無限憧憬。

人民幣中間價平開,一個鐘之後,突然急升至6.811兌一美元,下晝再出現一次異動,仲一舉升穿埋6.8,係05年7月匯改以嚟最高,以升幅計係百分之零點四二,亦迫近每日波幅上限。

為左應對金融海嘯,人民幣改同美元掛鈎,近兩年嚟一直保持平穩。直到二十國峰會前夕,至放風會將人民幣鬆綁。

揀呢個時機,表面上係中國向西方示好,願意就匯率問題讓步,但實情係,匯率改革仍然按國情推進。

因為除左內地出口穩定,導致人行要出手嘅主因,仲係資本外流。

內地5月新增外匯金額,就大減54%,得千三億人民幣。反映熱錢流入明顯減少。(這亦解釋了為何早前會出現黑市人民幣匯價仲低過官價。)

看來喺歐洲債務危機同美元發揮避險功能之下,中國甚至有資本外流現象。

配合國情之外,人行亦做到出其不意。

當市場仲討論緊,退市無望,大型對沖基金早喺5月份,就算蝕錢,都要平倉,唔再揸人民幣好倉。

喺反映人民幣匯率預期嘅、遠期不交收合約市場,人民幣更加全部被清盤。

加上中國官員一連串假動作,更加令市場相信人民幣升值無望。人行喺呢個時候出手,可以話係一石二鳥,連投機者從中獲利嘅機會都握殺埋。

所以華爾街日報形容今次人行重新啟動匯改、就好似做左個好靚既假動作,仲話如果國家隊既隊員,有人行官員一半咁叻,中國早就打入左世界盃!

當然,人行亦唔可以無視國際壓力,好似喺中國加入WTO近十年前夕,中國三十人既代表團、竟然要面對各國近一千五百題既提問,就係反映全球對中國匯率同貿易政策既關注。

金融時報Lex都有相同想法,雖然內地唔情願,但胡主席要前往加拿大出席G20峰會,中國點都要想辨法盡番世界公民既責任!
呢招高明之處,仲係主席將呢個金融危機既「波」,由中國踢返到歐美國家既場上。

彭博更形容、奧巴馬同蓋特納唔應該咁快開香檳慶祝,因為導致全球經濟失衡呢個重擔、又再次落喺歐美呢啲高負債既經濟體系。

當然,呢步棋仲有一個高明之處,就係呢個時間將人民幣升值,確實係有利中國減低資產泡沬同通脹風險,而各大行亦第一時間撲出嚟、叫大家快啲「Buy China」!

不過陰謀論家就提到,呢啲都唔係升值理由,你唔見有隻新股國際配售,即刻足額認購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