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5日星期三

離經叛道


聯儲局周年大會,周五會在風景如畫的Jackson Hole舉行。

金融時報Lex話,唔明點解次次呢啲講世界經濟危機的論壇,都要揀一些最美麗的城市,如果要趁番目前的經濟環境,實際應揀一些更殘破的地區,咁樣先可以突出要解決雙底衰退的迫切性。

先看看金融市場最近的怪現象:

*美國、英國同德國既債券息率,都創出歷史新低。
*日圓匯價急升,兌美元創15年新高。

日圓滙價近日一面倒上升,迫得連財務省都可能六年來、首次會考慮採取單方面干預行動,日本央行亦不排除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擴大量化寬鬆至30萬億日圓。

與日圓上升同一理由,債市急升係由於擔心環球經濟持續放緩,投資者將資金放到風險最低既債市,令到英美同德國既短債息率,先後創出新低。

所以無論是日圓抑或債市,出現強勢原因只係市場擔心美國以至環球經濟出現雙底衰退,中央銀行可以做嘅根本唔多,即使央行擴大量化寬鬆政策,亦唔會扭轉日圓/債市嘅升勢。

出現目前局面,係市場共識雖然全球唔會陷入類似日本九十年代既「迷失十年」衰退,但係經濟只會緩慢復蘇、加上潛在通縮威脅,利率係會長期保持偏低水平,甚至直到2012年。

由於經濟前景不明朗,資金不會選擇投資高風險資產,因此股市不會再出現類似09年的報復性反彈。

好像羅傑斯及末日博士麥嘉華一面大聲呼籲盡快避開美債,理據都不外乎係無一種資產會長期牛市,似乎不了解投資者現時根本毫無選擇。

其實低息維持長時間,已經係市場一早共識,但要資金真正到位推動經濟,包括伯南克在內的中央銀行家,應該做的是令市場相信通脹會重臨,令資金可以透過增加借貸、投入實體經濟。

不過問題是,像伯南克這類央行銀行家,他們的血入面一直流著都係抗通脹的細胞,又怎說服他們如此「離經叛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