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0日星期一

重藥

新加坡再推穩定樓市措施,係舊年以嚟第三次出招。

新加坡當局上晝突然宣布,由即日起,買第二層樓首期,由目前八成,收緊到七成。

另外當局進一步擴大二月方開始徵收的物業徵稅(SSD),任何物業、同土地,三年內轉手,需要交最多3%徵稅,較目前一年內轉手先要俾稅更嚴。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星期日晚發表電視講話,表明當局舊年嚟,兩度調控樓市都唔成功,所以要繼續推措施。

佢話,明年會增加單位供應到二萬二千個,較今年多六千。

亦會收緊外國人到新加坡工作嘅數目,由原定十萬名,調低到八萬名。

新加坡上半年樓價累積升一成一,按升幅計其實與香港幾乎一樣。

其實新加坡與香港的樓價上升問題頗類似,雖然性質不大一樣。

當然人家的熱錢流入情況與我們不同,香港樓市是受惠阿爺政策,大量樓盤係同胞「現兜兜」買入,而且只係「愛擺不愛理」,很多時寧願丟空也懶得放租。

相反,新加坡無中國慨念,熱錢流入是因為很好經濟增長,單計上半年增幅達到17.9%,可能係全球增長最快市場,而全年估計亦會有一成三至一成半增長。

單看一個環球片場同新建賭城的水洩不通景況,大概會明白人家是放了很心機去改造經濟。

另一個推高樓價因素是實質需求,雖然新加坡與香港一樣面對出生率下降、但原來每一年新加坡都引入大量外來移民,去年就增加了十萬人。

鄭汝樺講過,政府的房地產政策並不是鼓勵市民置業,不過李顯龍就表明、新加坡長遠政策是確保市民可以擁有(Own)及有能力供讓(Afford)自己的居所,因為咁樣先可以令市民分享到整個國家增長的成果。

石Sir周末在他的專欄講過,面對樓市斷層,而家先加大供應力度肯定對樓市於事無補,現時急需的是壓抑需求。當然因為出生/ 出身/ 換樓的置業需求無可厚非,但單純的投資/ 投機需求是否要鼓勵? 單單計算一個投資移民計劃可以購買物業,就應該快快取消,因為政策已經不合時宜、甚至可說是與民為敵。

買樓定租樓當然是個人決定,亦要視乎自己財務安排,政府不可以強迫人買樓。但問題係如果有心置業,但就連中產的薪金都苦無能力追上樓價升幅,咁樣變成資產升值的好處,最終只會由一小撮富有階級所壟斷。

在德國,政府是嚴禁炒樓,持有「第二套房」(內地用語,但真的很傳神)的成本是非常之高,轉手亦要徵收巨額的物業增值稅,令投資物業變成無利可圖。可是人家仍然是歐洲第一大國,單是工業一個Sector已經足以支撐整個國家經濟。

當然,要禁止在本港投資物業是非異所思,不過增加炒樓/ 投資物業成本,肯定是民意所歸,到底特首能否在十月時真的做到「民心所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