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星期五

Yes, I Kan!


菅直人喺「國會票」、其實只可以話險勝小澤一郎,咁你知唔知呢場選舉使左幾多錢?

埋單1.8萬億日圓。

今期經濟學人就將日本政府干預,同埋菅直人勝出後、要爭取黨內支持兩件事聯繫起嚟,話呢近二萬億日圓、正係菅直人重新團結黨內既Loyality cost!

經濟學人既標題,就係用左菅直人英文名諧音,「YES I KAN」嚟形容今次入市干預行動。

日圓因為菅直人勝出,而飊升至十五年新高,佢為左表現自己決心,單日就用左近兩萬億日圓進行干預。

用經濟換取政治籌碼,菅直人都相當高明。

雖然事前大家都睇唔好日央行今次單獨干預既成效、但出乎意料係日圓跌勢持續,對沖基金仲開始平左之前日圓好倉,金融時報評論係今次入市成效、遠比零三、零四年入市仲理想,反映佢無論喺控制入市既時間同規模,都係相當之準確!

可能好似任總之前都講過、要干預本身貨幣升值,根本就係一個「Happy Problem」。

加大日圓供應、既唔需要動用外匯儲備,喺日本通縮持續既年代,增加流通量既可擴大量化寬鬆、又唔需要擔心觸發通脹,可以話「一石二鳥」~!

呢個都係點解金融時報用「歌斯拉」復仇記、形容菅直人今次行動,就算干預最終唔成功,但透過入市向市場注入資金,點講都係值得一試!

入市就好似一劑特效藥,短期係收到效用,不過長遠都係要個病人恢後元氣、即係要改革積弱既金融同零售市場。

菅直人今次其實係兵行險著,因為干預就好似同魔鬼交易一樣、等同操控本身貨幣,最終反而幫左中國一把,令佢地減少左嚟緊喺G20面對既壓力!

金融時報既評論版,就睇得更遠,因為喺金融海嘯兩周年、各國經濟復蘇只係啱岩靠穩、雙邊經濟貿易沖突既情況已經愈嚟愈明顯,例如好似係中美匯率戰、中日邊界糾紛,可能下一次雙底衰退,來源再唔係金融市場,而係保護主義抬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