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6日星期六

落閘放狗

QE2一出,誰與爭鋒?

當江湖最後一個淡友都轉軚,反手認為恒指可以有三成以上升幅,而家唔係「牛三」的最後瘋狂仲係咩?

俗話有云:「阻人發達罪大惡極」,不過所有人都識講要控制注碼時,到底何時才是見頂之時? 有何訊號可以留意? 黃元山提出頗有創意的「QE2」盲點觀。

與QE1的全球聯手狂印銀紙不同,當時單是美國就印了1.7萬億美元現鈔,加上歐日以及中國等新興市場,當時總規模高達2.5萬億,但今次美國單獨行動,而且只有區區6000億美元,真的可以有咁大成效?

經濟學人形容,對QE2不應過分樂觀,但同時亦不應少看他的威力,雖然今次六千億的規模比QE1差不多少了一半,不過由QE所創造的1.4萬億美元資產升值財富效應,點都對實體經濟有幫助。

但黃元山提出QE的最大盲點,正是市場未真正觀察到的地緣政治角力的變化。事實上,新興市場早就不滿美國再印銀紙的做法,央行相繼行動對抗資金氾濫,有國家揀「落閘」放止熱錢擁入,亦有國家「放狗」一於對炒家迎頭痛擊。

為了抗衡熱錢,區內多個市場相繼出手。越南突然大幅加息一厘,基本利率加到九厘。

曾表示會研究推出外匯管制措施的南韓再向銀行開刀。今個月內會擴大審查銀行外匯衍生產品交易,匯豐及花旗都受影響。泰國指近期正與區內央行加緊聯絡,討論如果對抗資金氾濫問題。

巴西總統盧拉批評美國發起貨幣戰爭影響深遠,甚至提出可能作出報復(當然大家不會認真看待!)。他將會出席二十四峰會爭議到底。

看看我國又如何應對? 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就坦言,美國量化寬鬆政策對全球都有副作用。他提出,要對過分投機的對沖活動限閘。

中國的做法是希望將短期的投資性資金「放到池子裡」、等資金撤退任由其從池子流走,減少資本異常流動對經濟的衝擊。

周小川有一句說話頗為可圈可點:「讓這些人賺錢大家心裡很不平衡」,是否就是「拉閘放狗」的前奏? 一旦中國收緊銀根大幅加息,現時熾熱的股市樓市又會有何種變化?

沒有留言: